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104章 楚吴氏的侄媳妇

第一百零五章楚吴氏的侄媳妇

林氏以前就没有把那些人放在心上,更不用说现在日子过得舒心,她更不在意了。

安慰几人道:“没关系,她们二人就是那样的脾性儿,你们不知道,自是会吃亏。不过,以后记得,把她们当普通村民就好。不用太仇视,但也不用太在意。”

“是,奴婢知道了。”

辽北地区的大雪,停几天,下几天,就这样,停停下下的,地面上的雪已经积了一尺厚。

在外面行走的人越来越少,除了木炭生意,其他的都不太好做。

在镇子上给人做工的村人,也被掌柜的放假回来歇着了。

楚念柒买下的两个铺子挨着,直接打通了,做成了一个粮食杂货铺。

庄子上种植的菜,还有养的鸡鸭鹅,鱼蛋等都放到铺子里卖。而那牛和猪都是不卖的,楚念柒打算留给自家人吃。

空间里种植的粮食和瓜果蔬菜,楚念柒也会定期放到固定的仓库去,让店铺里的掌柜的派人去取,作为高档次的商品售卖。

空间里的作物都被灵气滋养,味道自是外面比不了的。

楚念柒也没打算卖给普通人,这一档次的产品都是供应给镇子上最有钱的那一批人的。

当然,云娘家里的分量都是她专门送去的。

空间里出产的东西,只要不是特别反季又特殊的,楚念柒都会送去一份儿。

而云娘也不是个小气的,她知道现在粮食的珍贵。更何况楚念柒给她送来的一看就是精心培育出来的,比那最上等的粳米都要好吃。

于是,每一次都给林氏母女送去好多布料首饰,知道楚子安三人在读书,还会给他们送文房四宝。

这些事情,楚念柒做的隐晦,没被外人察觉。

空间里的水稻小麦之类的东西,因为有云兽在,他用灵力把那些都收割了,并脱粒放在了一起。

现在空间的空地上,有一座稻米山,一座玉米山,还有鸡蛋山。

云兽好不容易才凝聚灵力醒了过来,着实激动,为了展现自己的能力,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开始收获作物,忙忙碌碌,勤勤恳恳。

而小黑和小红,在云兽眼里,就是灵兽中的鸡肋。

根本看不上它们身上那点子灵力,也不用它们干活。

不过,小黑是个傲娇的,他不想做没用的人,于是捡鸡蛋的事情就被他承包了。用蛇尾卷着鸡蛋,一颗一颗的累积,慢慢的竟然成了鸡蛋山。

而小红才是没心没肺的,云兽不指使他,小黑不搭理他,他就没有干活的自觉。

整天在空间里乱窜,整的空间里的鸡鸭鱼虾和兔子小鹿,都战战兢兢的。玩累了就去吃灵气滋养的鸡蛋,有时候爬到树上吃那些空间种植的果子。

真真是个人憎狗嫌的年纪。

空间的时间流速与外面不一样,现在外面过一天,空间过一个月。楚念柒只有每天晚上才会进空间待着,小红想楚念柒想的厉害,就开始在空间为非作歹,无法无天。

云兽懒得搭理他,只要他不太过分,都不管。

但是绝对不允许他来争宠。

只有楚念柒,看他实在太调皮捣蛋了,才会训斥他几句,然后仅能让他消停几天。

……

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暖棚里的蔬菜及时在灵泉水的浇灌下也不免受冻。如果再继续种下去,就会被人怀疑了。

于是,楚念柒打算过几天把暖棚的蔬菜都拔光之后,种上不怕冻的牧草。

这里离草原很近,只隔着一座大青山,和一个边关城。

这里吃牛羊肉很常见,只是有的百姓还是受不了草原人民的膻腥味儿,很少食用。楚念柒想养一批奶牛和奶羊,暖棚里的草给它们吃,它们产奶,然后加工出去卖。

只是,这里对奶制品的接受度好像没有那么高,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

楚念柒思考着接下来的生活安排,那边楚老太也在想着如何把那一盆肉汤给她侄媳妇儿送去。

现在天寒地冻,雪天不易行走。

汤汤水水的更是不好拿,于是,她把汤留下,剩下的纯肉菜给淘出来,装在了一个小坛子里。

现在谁家都吃不饱,听说镇子上都开始有抢劫的了,她可不敢让肉味儿散出去。

这一坛子肉菜,她谁也不肯让谁送,非要自己一个人去刘家村给她侄媳妇儿送去。

怕被人惦记,她天还没亮就从河下村出发了。

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了刘家村。

这个时候,按着平时村子里早该冒炊烟了,但是现在村里却是一片寂静。

楚老太小心翼翼地来到她娘家,敲了敲大门。

没人应。

她又大声敲了敲,还趴在门缝里喊。

“小珍,小珍,姑来看你们了,快开门。”

门里含含糊糊答应了一声,然后是人窸窸窣窣起床穿衣服的声音。好半晌,楚吴氏的侄子吴铁柱才出来开门。

“姑,你咋来了,这大雪天儿的。”吴铁柱憨憨地开口。

“我咋来了,我来给你们送东西来了呗!小珍怀孕了,都吃不上好的,可不就得我惦记着。”

“嘿嘿,姑,还是你好,快进屋。”

吴家就正房三间小院,旁边没有厢房,只有一个简陋的棚子,装杂物用。

楚吴氏进了屋子也没有缓过来暖意,一大早的寒冷已经深入她的骨子里。炕上梁小珍和她的大女儿还没起来,就盖着被子在炕上坐着。

楚吴氏来了,两人也没下地。

不过,楚吴氏并没有当回事儿,反而特别殷切地询问梁小珍:“小珍啊,你这一胎怀的不容易,你可注意点儿啊,不要下地走动。要是有啥活计都让大丫去干,她都十三了,过了年都十四了,也该干点儿活了。”

“姑,我知道,你就放心吧,我自己注意着呢!其实现在也没啥活计,就是这天头太难了。冷的在屋里都没法待,山上被雪盖着,木柴都不好捡了,也找不到啥吃的。我们平常又冷又饿的,真是难熬死了。”

梁小珍委委屈屈地跟她抱怨,一点儿都没有姑侄的隔阂,亲密无间,甚至比吴铁柱跟楚吴氏的关系还要亲近几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