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八十九章 强行指婚

第四百八十九章强行指婚

那边郭太妃已经被可爱的人间幼崽吸引,这边,林氏母女走后不久,沈家人也被叫到了沈太妃的宫里。

众人纷纷感慨着,这后宫有人就是不一样哈。

然后,突然想到了嫁给荣恩侯府三公子为妻,新婚夜就流产的傅八姑娘。

呵呵,也不一定。

这不管哪里有没有人脉,都的关系好才行啊。

晚风浮动,吹来阵阵花香。

一个圆脸宫女走过来,对着林瑾萱恭敬行礼道:“林姑娘,太妃娘娘有请。”

林瑾萱有些意外,莫非是姑姑和念儿要见自己吗?

不然郭太妃怎么会找自己过去呢?

虽有疑惑,但太妃有请,她怎能推诿。

跟着这领路的宫女走,一路后宫建筑的庄严、肃穆、高贵,都给林瑾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她没来过后宫,但也知道,如今的郭太妃,住在应该是太后所住的永寿宫中。所以,世家私下里都知道,郭太妃无太后之名,却有太后之实。

若非是她不愿意管事,哪还有沈贵妃耀武扬威的机会?

可眼前映入眼帘的,分明是咸福宫三个大字。

林瑾萱是相府出身,相府的小姐,即便不刻意去学,在祖父、父亲、叔伯、兄弟的熏陶下,天生的文盲都该识得几个字了。

更何况,林瑾萱是京中有名的才女。

她不可能认错,所以,就是有人故意巧借郭太妃之名找她了。

“你是不是领错路了?”

那圆脸宫女没了一开始的亲切友好,此时挑起一边的眉毛,眼中含着不屑道:“奴婢就算是不如相府小姐那般博学多才,但在深宫这么久也是识得几条路的。难道沈贵太妃的咸福宫,奴婢还能认错吗?”

“沈太妃?不是郭太妃找我吗?”

“奴婢何时说过是郭太妃?一直都是沈太妃啊!”

到了这里,林瑾萱终于确定,这是有人要搞自己了。

咸福宫里已经出来两个嬷嬷,看那腰身体魄,估计一个能打两个自己。

马上逃走的想法,是被掐灭了。

深吸一口气,这就去吧!

反正今日宫宴,来来往往那么多大臣,她还能弄死自己不成?

她需要警惕的,只是提防她们的算计罢了。

这么想着,林瑾萱跟着那位宫女进了咸福宫的大门。

那两个嬷嬷一看她这么识时务,少了她们发挥的空间,还有点儿失落。

咸福宫正殿,沈太妃高坐在最上端,沈贵妃坐在她左下首,沈贵妃的生母何氏坐在右下首。

这些年来,安平侯府的子孙都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物,所以,对上何氏时,安平侯夫人也得退一射之地。

沈太妃面色庄严,看到林瑾萱的身影,眼底飞快地划过一丝嫌恶。沈贵妃一如既往的端着高贵优雅的姿态,只是眼中根本不曾遮掩的轻蔑与不屑,倒是破坏了这份伪装起来的气质。

其他的沈家人,要么保持着特有的高高在上,要么是眼中快要溢出来的幸灾乐祸。

但不管是哪一种神态,林瑾萱都感觉到了明晃晃的恶意。

呵,这是三堂会审吗?

收起心中的想法,面色无常地向沈太妃与沈贵妃行礼。

这个时候,沈太妃倒是没再为难她了。

毕竟,今日把林瑾萱叫来,就是说服她同意,一会儿好在大殿上给她指婚的。

没错,这半个多月下来,这对姑侄好歹意识到了自己没有给人赐婚的权利。

于是,就在林瑾萱的身上下手。

先把她糊弄好了,到时候只说是她求到了沈太妃面前的就好。

反正,人家本人都同意了,还恬不知耻的亲自去求旨,别人能怎么说呢?

沈太妃二人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火坑让你跳了,污名也得让你担了。

而她们沈家人,自然是两袖清风,高高在上,十指不沾人间烟火。

许是觉得林瑾萱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家中长辈做主,沈太妃连铺垫都省了,直接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林姑娘已经及笄了,不知家中可曾议亲?”

“回太妃娘娘的话,正在议亲。”

“那可有合适的人家?”

沈太妃这话可恶毒,整个大夏谁不知道,两家人若是议亲了,肯定得全都确定好了才能公布的。不然,提前说出来,最后却有了变故,那就是坏了女方家的名声。

不然当初,沈梦想跟宁王议亲的事情也不会被压下不被大多数人知道了。

可现在,她却大喇喇的问出来。

若是林瑾萱是个傻的,嘴一松,直接秃噜了出来,那她前脚出宫门,后脚名声就毁了。

要说沈太妃不是故意的,谁信呢?

林瑾萱垂了一下眼帘,掩饰住眸中的冷色。

继续神色无常道:“婚姻大事,自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瑾萱不知。”

“哦,呵呵。”

沈太妃有些不爽,觉得这个小辈在忤逆自己。

沈贵妃看出了沈太妃的不悦,温柔笑道:“林姑娘长得这么标致,在京中又有盛名,想必追求者甚多,也不知道林姑娘以后会嫁个什么样的人家。”

若是忽略话中的内容,那模样,还真像是林瑾萱的慈和长辈。但若真的慈和,又岂会在她进了正殿这么半天,都不赐个座?

满大殿上,连八岁小娃都有座位,只有她一个站着的。

连拉拢哄骗人都不愿意用点儿心,这点子微末功夫,也来哄骗她?

林瑾萱同样扬起了温柔似水的笑容:“贵妃娘娘说笑了。若说名动京城,谁有贵妃娘娘当年的名盛?贵妃娘娘姿容角色,艳冠京城,听说一个照面就俘获了皇上的心,一宠这么多年。如今京城的姑娘们,可都在羡慕贵妃娘娘呢!”可惜,不如皇后。

沈贵妃脸上的温柔裂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女到底是真的羡慕慨叹,还是在挖苦讽刺她。

不过,若真是挖苦讽刺她,那她的胆子也太大了。

沈贵妃下意识觉得,林瑾萱不知道真相,是真的和其他姑娘一样,羡慕她的地位。

想到这里,她满心的算计都变得苦涩。

女人,若是得不到心爱男人的真心,那可真是痛苦不堪的事情。

即便她屡次提醒自己抽身出局,不再爱他,但有时还是难免苦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