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上门女婿

第四百二十五章上门女婿

气氛有些不对,楚念柒赶紧招呼道:“外祖父,外祖母,你们不要光顾得说话了,吃一些水果茶点吧!我家的水果和茶点都特别好吃。”

周氏和林家的几个孙辈疯狂点头,这一点,他们可以作证。

于是,在楚念柒的示意下,下人又去厨房补充了一堆水果和茶点。

又去方便又碰巧遇到厨房伙计的门房:“……”咋地,那一家子来不是接人的,是来接班的不成?

门房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岗位,心里还在为主家心疼。

唉,现在像他这么为主家巴心巴肺的好门房不多了。

果然,谈生意要在酒桌上谈是有道理的,因为没有什么是美食美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

喝了香气四溢的茶,吃了松软可口的点心和果香浓郁的水果,厅堂内的气氛好多了。

气氛一好,廖氏就忍不住开了口。

“夕儿,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咱们就回家吧!你原来住着的院子,娘还给你留着呢,每日都好好的打扫,就等你回来住呢!”

宁王在旁边看的非常着急,内心大喊不要。媳妇儿要是回家了,他岂不是要独守空房了,他不要!

结果,他今天的运气似乎格外不好,只听他媳妇儿那仿佛天籁一般的嗓音,说出了魔鬼般的话。

“好啊!”

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两个字,这么可恶。

“娘子~”

他下意识的撒娇还没说出口,就被林丞相腰斩在半路。

“宁王殿下啊,你也知道,我们和夕儿分开了多久。您已经霸占了她好几个月了,这最近一段时间,能不能让她回家陪陪我们呢?”至于陪多久,哼哼,那进了丞相府,就是他们说的算了。

宁王下意识就是不愿,什么回家啊,他在的地方,才是夕儿的家呢!要回,那也叫回娘家。

但是,面对岳父大人,和几个虎视眈眈的大舅哥小舅子,他只敢心里逼逼。

而且,林丞相问的客气,但是话里话外都在埋怨他,找到人家女儿不给人家送回去不说。他倒好,背着父母还把婚事给办了。

呵呵,人家能高兴才怪。

宁王也急了,他年轻时候就不讨媳妇儿娘家人喜欢。这当年讨厌他的最小的林轩晨都长大了,他也不年轻了,可依然不讨媳妇儿娘家人喜欢。

最可气的是,林家阻拦他幸福生活的人还多了一辈。

他是防完老的,防小的,还要提防中间那些头大的。

想到这些,宁王只觉未来无望,幸福生活遥遥无期,一时激愤,直接脱口而出道:“那我也去吧!我正好跟夕儿一起陪着二老,在你们身边尽孝,嘿嘿。”

他还知道说完,给自己调节一下气氛。

但不管他怎么嘿嘿,也阻挡不了林家男人对他的死亡凝视。

林丞相:“……..”你看你还要不要点儿脸?

林轩风:“……..”这个男人的脸皮是怎么长那么厚的?

林轩雨:“……..”这么不要脸的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

林轩晨:“……..”哼,这顿揍是跑不了了,我迟早要狠狠揍他一顿!

宁王看他们脸色不对,连忙补充道:“我是夕儿招赘上门的,是上门女婿,反正我不管,我是入赘的,我媳妇儿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说完,就撅着老嘴,坐到椅子上,还趁人不备把楚念柒抢了过来,抱在怀里。

那意思很明显,我跟我闺女在一起,你们要是敢赶我,我肯定不撒手。

林家父子都被他的无赖给气笑了,堂堂一个大男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然后,就听林夕儿咳嗦一声,尴尬道:“咳,爹、大哥、二哥,他说的是真的。”

众人:“…….”狠还是这位狠,不愧是等了心上人十几年的男人。

林丞相差点儿被他气吐血,他可真是出息了,堂堂一个王爷,皇上的弟弟,竟然堂而皇之的要入赘到大臣家。

就这,他当初都敢拉着先皇的牌位去拜堂,他难道都不怕把先皇气活了?

宁王的骚操作实在太多,脸皮又厚,无奈之下,林家人只能妥协。

不妥协怎么地,还能跟他动手撕吧不成,他们的宝贝念儿可是被他“拿”在手里呢!

然后,在林家人迎林夕儿回家的时候,宁王也把自己打包,跟着林家人去了丞相府。

于是,在夏千俞回来的时候,状元府空荡荡的,就剩他一个主人家了。

门房苦兮兮地跟他传话,言语中都是对丞相府的怨怪。

这一家子,怎么回事儿啊,连吃带拿着不说,还带拐骗的,把他们状元府的主家都拐走了。

还没等他吐槽完,就见他们状元府的状元郎,也扭头走了。

丞相府内,林丞相一家子热热闹闹回来,还从状元府带了很多吃食。

正在厅堂里等消息的林春寒听到声音立刻出来,然后就看见了那其乐融融的一家。

她脸上的急切与担忧一下子就僵住了。

果然,来不及了,她的大丫鬟没来得及弄死林夕儿,这一家子还是相认了。

许是太久没见林夕儿了,也或者是林夕儿是她人生中无法攀越的坎儿,更可能是眼前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子气氛太好了,她太羡慕太嫉妒太恨了。一时间,竟然没绷住脸上的表情。

其他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她,一想到林夕儿在状元府跟他们说的,再看到她现在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眼前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把林夕儿当成姐妹过。那些年的柔婉温顺、伏低做小,不过是她的障眼法、保护色。

林家父子四人脸色都很不好看,尤其是林轩晨,眼中的阴郁仿佛要滴成墨了。

林夕儿安抚似的拍了拍她,走上前去。

这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报仇,当然得自己动手才痛快。

“二妹妹,没想到真的是你,我在外面听到那些流言都不敢相信,赶紧回来等你了。”林春寒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赶紧管理好表情。

然而林夕儿却没有跟她演戏敷衍的心情:“林春寒,你没想到吧,我竟然回来了。”

林春寒讪讪一笑:“是没想到。”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以后还有更多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二妹妹,咱们十多年未见,不想竟然生分了,连一声大姐姐都不叫了,大姐姐心里真不好受。”

“哼,你不过是一个庶女,而我是丞相府的嫡女。这府里什么情况,你不会不清楚吧,父亲从来没有承认过你姨娘的存在,你在这里给我摆什么长姐的谱儿?真当我还是当年不知事看不清的小姑娘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