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十章 风波 化险

第二十章风波化险

林氏的话刚落,楚吴氏就风风火火的进门了。

一进门,她就看见西厢房南屋窗下那个新搭好的灶台,然后就是站在西厢房门口的林氏。她依然用那清清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可是楚吴氏却仿佛从里面看到了挑衅,一时之间只觉得邪火上头。她看着林氏的眼神,如能化形,必是两股烈烈火焰射向她,将她烧成灰烬。

林氏面对暴怒的楚吴氏已经司空见惯,应付起来可以说是非常有经验。

没等楚吴氏开口,她就先发制人道:“娘,你带着一大帮人来咱们家干嘛?”

此话一出,楚吴氏也是一愣,随即回头看,可不是,楚家低矮的院墙外,乌泱泱站了好多人。

秋收过后,庄稼人有的去镇上做短工,大多是扛活。

那需要体力好,力气大的强壮男子。可是,庄稼人辛辛苦苦的伺候庄稼,忙忙活活一年,交了赋税,能勉强糊口都不错了。一年到头,大多是吃不饱饭的,怎么长的高大强壮。

去做那扛活的短工的,大多是家里需要银钱,才要挣命去干。就像楚家,有了楚梁这个秀才,不用交赋税,每年官府还会给补贴。但楚梁要继续读书,一大家子就要勒紧裤腰带,给楚梁攒够去省城赶考的费用,所以楚满仓和楚满囤兄弟俩被楚吴氏赶去扛活。

而村里剩下的那些人,家里没有秀才赶考,也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儿,一般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或者男人去扛活,倒是会四处看看哪里需要短工。

此时,没有去做工的男人和一直爱八卦的女人,都聚在了老楚家的院外,想看一看,这本村唯一一家秀才家里,出了什么新鲜事儿。

楚吴氏一看这么多人来看自家人的热闹,当下有些不满,回头瞪了一眼林氏,都是这个婆娘惹得祸。

但是那股子算账的气势却是淡了下来。

而林氏在看到楚吴氏发愣的那一瞬间,就知道楚吴氏也不知道这些人来。看来是被人招过来看热闹的,林氏的目光扫了五郎六郎那兄弟俩,心里也有了猜测。知道是单纯看热闹的就好,当下就放了心,她可不想跟全村的人起冲突。

知道事情好办了之后,林氏瞬间轻松,迅速的按着之前想好的借口道出缘由:“娘,念儿之前受伤,亏损了身体,这段时间我想给她补补,总是用厨房实在故意不去,这就自己搭了个吊灶,到时候挂上小锅,给念儿煮东西也方便。您这是咋了,风风火火的回来?”

林氏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三言两语道出自己搭灶的原因,听着仿佛真的无可厚非。人家孩子需要补,不想占用大厨房有什么错?

这时,人群中也窃窃私语起来。

“要这么说,分灶也没什么不孝啊?真严了说,人家这是孝顺啊,不想麻烦一大家子,自己做饭有什么错啊?”

“是啊,要这么说,林氏可真是孝顺。”

“要我说,林氏还是矫情,一个丫头片子,补什么补啊?”

“说的也是,又不是小子,赔钱货而已,养大了都去人家家里了。”

“不管怎么说,分灶就是不孝。”

……

听到这样的言语,林氏神色不改,只直直地看着说话的两人道:“虽然有人说丫头不如小子值钱,但是在我看来,丫头小子只要养好了一样是宝。一个不孝顺的儿子与一个孝顺的女儿相比,我情愿要女儿。更何况,我只有这一个女儿。他楚家子孙满堂,但我林氏只有这一个宝贝,我不疼着宠着自己的女儿,去给别人养孩子吗?”

人群中有几个是后娘的仿佛得到了知音一样,纷纷附和:“就是,不疼自己的孩子,还替别人养孩子吗?”

这人经常虐待夫家前头媳妇儿生的孩子,让那孩子天天干脏活累活,不给吃饭不说还动辄打骂,绝对是恶毒后母的典型。

她一出言,本来还觉得林氏说的有道理的人立马反对了:“你也是楚家的媳妇儿,养着楚家的孩子天经地义。”

林氏在那妇人开口之时就知道要坏,索性她还能应对,她轻轻柔柔地开口:“孩子没了爹或者娘,养着倒也无妨。爹娘俱在,还要别人来帮着养孩子,这是何道理?我家念儿倒也是父母俱在,可也只是我一个人――”

楚吴氏看有人攻击林氏,她还挺开心,她本来还打算在一旁看热闹的。一听林氏要把自己养楚念柒的事情说了出来,立马不淡定了,赶紧制止:“行了行了,都散了吧,不就是搭个灶的事儿,我楚家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家。”

她可知道林氏那一手绣活绝着呢,一个女人可以养活自己和孩子,有余钱给她,过的还比她们好,那得能卖多少钱啊?

她还想把她留在楚家生钱呢!

最好是传给自家媳妇儿,然后一代代传下去,那就不怕吃糠咽菜了。

可不能在没把林氏拿下之前让村里其他人知道林氏这一手绣活。

于是,她主动赶人。

她这一出口,之前打抱不平的人就显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一时间脸色有些不好看。

倒是有些人,还感慨着说,楚吴氏这个婆婆仁慈,林氏这个儿媳妇也是个孝顺的。

楚家是兴旺之家,怪不得能出一个秀才。

在门里看完了全程的楚念柒听到这些话,很想大喝一声对他们说:“你们眼神太不好了,看到的太表面了,太表面!”

而在正房里听完全程的苏氏母女也颇感失望,本想楚吴氏大闹一场,没想到是雷声大雨点小,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带着一大群人乌泱泱的来了,就这么散场,苏氏都有点儿心疼自己两个儿子跑腿的力气。

楚吴氏本想等人走了,再和林氏算算账的,刚一转头,忽然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肉香,当即肚子配合着唱了一出空城计。

而那些走在后面的村人,显然也闻到了这股味道。

纷纷感慨:“这楚家是发达了,这一闻就是肉香啊!听楚吴氏说,她昨天晚上吃猪肉馅饺子,今天又吃肉,这日子过得真是美啊!”

“是啊,昨天看见林氏前头抱着布,后头背着满满的背篓时我就寻思,这楚家是干了啥,咋突然这么有钱了啊?”

“哎,人家有钱也不告诉咱们,羡慕也没用啊!”

“老楚家怎么总是运气那么好啊?儿子出息,闺女争气,儿媳妇长得又俊俏又孝顺。”

“楚家儿媳妇也不是都好看吧,那死去的刘大花和大房的李红秀就一般人。”

“哦,说的也是,其实方如梅也不咋地,黑黢黢的,瘦巴巴的。”

“嗯嗯,其实那个苏容慧也没那么好看,不就长了一张笑模样,又整日在屋里养着,不干活不见太阳晒,要是咱们那么呆着,也不见得比她差多少。”

“哎,说到底,就是林氏一个人,俊俏的很啊!虽然是嫉妒吧,但是她身段和模样真是没得说。我一个女人见了都呆了,更别说男人了。”

“嗯嗯,我得看好我家男人。”

“我也是。”

“哎呦我去,人家相公是秀才,模样又不差,就你们那相公,人家能看上吗?”

“她相公虽好,可是又不常在家。”

“对哦,你们说的也对,那我也得看好。”

……

一群女人走远了,她们的谈话声还留在空中,楚念柒听着她们从楚家生活状况感慨到楚吴氏的命好,再感慨到楚家运气好,再到楚家媳妇的颜值,然后从一众媳妇集中到林氏的颜值,最后总结为看好自己的相公……

一再歪楼又歪楼,楚念柒不得不感慨女人这种生物的神奇。

听完这八卦,她才突然想起来,楚吴氏进厨房里了。

她“啊”的一声,感觉跑向厨房。

还好还好,林氏拦住了吵着要吃的楚吴氏。

“娘,这骨头汤还没炖好,不能吃,现在掀锅一会儿就不好了。”林氏难得的跟她解释。

“为什么不能吃,都这么香了,我看就是你这个贼婆娘不舍得给我老婆子吃。”

“对,你就是不愿意给奶奶吃。”五郎看着林氏恶狠狠开口,自打楚念柒不再任由他欺负还踹了他之后,他找楚念柒的茬就屡次碰壁,这让他对林氏母女的仇恨值急剧飙升。

跟着六郎也起哄:“对。”他可是馋好久了,闻着好香。

楚念柒进来的时候,就是两拨人对峙的场景,楚吴氏后面跟着五郎六郎,林氏后面跟着二房的孩子和楚子安楚子平。

这俨然成了楚河汉界。

楚念柒不由得无语,贫穷啊,让生活失去了本来的欣喜,剩下最赤裸裸的原始丑恶。她赶紧上前,对林氏说:“娘,可以放萝卜了。”

林氏点了点头,于是赶紧把锅掀开,把菜板子上的萝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