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羡慕的幸福生活

第三百四十九章被羡慕的幸福生活

自从在刑部侍郎的羡慕目光中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幸福后,夏千俞就爱上了这种炫耀的感觉。

日日上衙都让楚念柒给他带两大食盒的吃食,外带一大食盒的饭后水果和果饮。

然后,他渐渐的收到了除刑部侍郎外,一个、两个、三个……小半个刑部的羡慕嫉妒目光。

他每天听着大家对他未婚妻的夸赞,对他的羡慕,只觉得,这种无聊的上朝日子也挺不错的。

这些蠢货也不是一无是处,嗯,起码长了一张嘴。

那些夸奖,他听着听着就深入人心了,自己都忘了,全程,那个别人口中贤惠体贴温柔的小未婚妻,只是装了一下食盒而已。

果然,有些人西装穿着穿着,就绅士了。

有些伪君子,装着装着,就君子了。

有些恩爱,假着假着,就真了。

如今,整个刑部,以夏千俞为主辐射的氛围老和谐了。

虽然每个部门里都有点分派,私下里可能是这个皇子的人,也可能是那个王爷的人。

但是不管是谁的人,面对这等美食的魅力,也是抵挡不住的不是。

只需要一张嘴,说说好听的彩虹屁,就可以吃到如彩虹般美丽的美食。

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苦了刑部侍郎。

以前,就他自己一个人在夏千俞身边吹彩虹屁。

剩下的两个人吃不完的美食他还能拿回家给小闺女解解馋,可是如今,刑部的“狼”太多了,每天上衙都来夏千俞这边转悠一圈。

他根本没的剩了!

这几天,小闺女在家里又被馋哭了。

嬷嬷说,这孩子都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了。

唉,这是做了什么孽哦?一群大人,跟他闺女抢好吃的。

又是一天抢食日,还未开始办公,刑部侍郎抱着一个大食盒,趴在桌子上死活不起来,就怕这群人跟他抢。

今日,他无论如何得给他闺女带回去一份儿吃食,不然小闺女就该饿死了。

可惜,这帮歹人没有一点儿同情心。

非说他拿闺女做筏子,跟他们抢食吃。

到底是谁抢谁啊?

刑部侍郎:“你们还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我闺女在家里都被馋哭了,这好几天都没能好好吃饭了。你们一群大男人,还惦记着这点儿饭,丢不丢人?”

同僚甲破口大骂:“我可去你的吧,你这歹人,自己馋就直说,还拿闺女做筏子。我记着你那闺女才五六岁吧!这么小,你就坏她名声,真不配为人父。”

同僚乙气急败坏:“就是,你这厮,太过阴险狡诈。自己背着我们,偷偷的吃了夏兄多少东西。若不是那天被我们发现,都不知道你这人吃了这么久的独食儿!”

同僚丙意味深长道:“这吃独食可是不行啊,咱们刑部办案这么多年,忘了那些吃独食分配不均引起的祸事吗?”

同僚甲:“对,就是,你还刑部侍郎呢,怎么知错犯错?前几年那个大贪官,不就是因为自己贪的太多,分给下面的人太少,才被人告发举报的吗?”

同僚乙接着补刀:“呵,这算什么?这还是斯文的。你们忘了辽东地区某个山的大当家,就是太贪婪了,抢来的东西总是自己站着大头独份儿,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底下的兄弟给分尸了吗?”

刑部侍郎:“……”我特么就是抢一食盒的吃食,你们要不要这么血腥,这么暴力?

刑部侍郎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他这些同僚什么好了,好歹也是接受过四书五经教育的人了,还是经过科举入仕的洗礼的,怎么做人的层次这么低呢?

他心里腹诽着,抱着食盒的爪子又紧了紧。

同僚丁开口说话了:“陆大哥,你,你好歹把这食盒也给我们分一点儿啊,不能一个人占一个大食盒啊!我,我,我自从吃了夏兄弟带来的饭食,都吃不下家里老母亲做的饭了。我,我好饿啊,你可怜可怜我吧!”

这个小兄弟才二十多岁,来了刑部三年,一直是个没什么上进心也没什么幺蛾子的小透明。

没想到,一个食盒将他炸了出来。

刑部尚书来到刑部的时候,夏千俞的办公小间就是如此的热闹。

刑部尚书还以为他管理下的兔崽子们都非常有上进心,一心报效朝廷,即使没有大案子的时候,也都一起看卷宗,讨论以往那些年的案例,进行分析。

这一刻,他真是老怀甚慰啊!

只觉这江山代有才人才,真是后生可畏啊!

然后,就听到一个小子大喊道:“放手,这个鸡肉卷是我的,你刚刚都吃了一个了。”

“啊,这是我给我闺女留的芙蓉糕,你个大男人怎么爱吃甜的啊?”

刑部尚书:“……”

他现在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只期盼那“鸡肉卷”和“芙蓉糕”是暗号?

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这个热闹的小间。

空气中涌动着美食的香气,可怜刑部尚书五十五岁“高龄”,这一刻万分希望自己的嗅觉失灵。

这帮瘪犊子!!!

上衙时间,在这里抢吃的?

真他娘的出息!

他为官三十多年,也是头一遭看到。

他迈着大步子进来,就要往里挤。

可怜抢食红了眼的刑部小可爱们,竟然没发现这是他们的顶头大boss。旁边的一个官员还以为又来一个抢食吃的呢,一把推过来。

“后来的别挤!”

被推了一个趔趄的刑部尚书:“……后来你妹啊!都给老子住手!”

办公小间一片死寂,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怎么像刑部尚书那个老头子?

好几个官员不敢相信,这个生死存亡、性命攸关的时刻,会出现死亡之声。

赶紧将抢到了手里的吃食塞到嘴里,才回头去看。

最后的那个小子看大家伙都不动弹了,非常迅速的上前抢了一块绿豆糕,赶紧塞到嘴里。

只是,现场一片死寂。

那小子后知后觉,回头看去,哇塞,是活的刑部尚书。

大家都跟石化了似的,一动不动。

刑部尚书气得上前,卷起卷宗就朝那个刚刚推了他,如今还上前抢绿豆糕的小子头上敲去。

边敲边骂:“我让你吃,我让你吃,你个吃僧,为了那一口吃食还敢推我?”

那小子一心急,赶紧跟上司问好:“尚书大人早。”

可是他忘了他嘴里还有没吃完的绿豆糕,这一紧张、一开口,糕点渣子直接喷了刑部尚书一脸。

刑部尚书:“……”他要让这小子从明天开始倒夜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