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三十四章 吃醋

第五百三十四章吃醋

断了腿的孔明宇,身边只有一个小厮在伺候。

原来的宁远伯夫人杨氏给他请了个大夫,但是也不是什么高明的人,根本治不好他的断腿。

他本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每天最烦恼的事情,也不过是勾心斗角,算计一下什么时候能把孔茗辰搞死,然后继承世子之位。

如今断腿,那对他来说,简直是毁天灭地般的痛苦了。

天天痛的嗷嗷叫。

更有趣的是,孔茗辰以病号集中在一起照顾更方便的理由,把孔明宇安排在了他姨娘的隔壁院子。

隔着一座院墙,他姨娘都能听见他痛的嗷嗷叫的声音。

可惜,她只能躺在床上等死,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她转头费力的看着屋门,眼角划过一滴泪。

她心里十分明白,她中的是什么毒。

再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种毒的特性了。

但她现在,也无能为力。

听着儿子的惨叫声,再想想现在的处境,她不禁想到当年小小的孔茗辰离开伯府的时候,回头看向她们的眼神。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莫欺少年穷。

当年稚子年少,无力反击。

如今狼崽长大,便是狠狠还击。

她有些悔了,当年若是不那么心急就好了。

且让那柔嘉县主再活几年又怎么样呢?反正她活着也是痛苦。

延缓这么几年,也许孔茗辰就不会发现,他母亲的死是自己的手笔了。

她当年只是不想当妾,她未婚先孕,想当伯夫人为自己挽尊。

于是,便胆大包天的对皇家县主下手。

虽然她那毒药是她幼年时所得,谁也不知道,事后销毁,便是皇家暗卫估计也查不出什么痕迹来。但是夏侯家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即便没有证据,他们也没让她好过。

不说皇上下旨,让她终生为妾,断了她一辈子的念头。

就是她每次出门,都必有灾殃。

渐渐地,她就只能固守在这伯府后院里。

她真后悔,后悔没晚点儿弄死柔嘉县主,后悔当年没能除了孔茗辰……..

耳边是儿子痛苦的叫声,她想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芳儿想了这么久,却从没有想过,自己害死人家原配嫡妻有什么不对。

她只是觉得成王败寇,就算是死,也是柔嘉活该。

她也从来没想过,她刚刚带着孩子进门的时候,柔嘉县主即便心里不舒服,对待她和孩子也是和善的。

那对她来说碍眼至极的原配从来就不是什么恶毒嫡妻,只是一个温柔到懦弱的女人。

就是这么一个女人,为她的野心献祭。

直到柔嘉死的那一刻,也得不到她的忏悔。

也许孔茗辰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连废话都没有,直接给她最致命的打击。

孔茗辰找了十多年,才在芳儿的家乡找到这种毒。怎么可能让她轻易死去?

他会让她在这种折磨下,后悔活着。

宁远伯府内的情况,传不到外面去,大家也不过是吃了一个假瓜,还津津有味儿。

大概是大仇得报,心结解开,孔茗辰比起平时表面的温润,待人更多了一丝真诚。

这种变化,突出表现在对待楚念柒身上。

以前他只是对楚念柒很好,比其他人要多上一份心的那种好。

现在嘛,那是宠,把楚念柒当成自己亲妹妹的那种宠。

大概是心结散了没事儿干,突然发现世间风景真好看。哎呀这个妹妹可人疼,那他就无下限的宠。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惹得夏千俞乱吃飞醋。

本来大概是觉得新换了一个地方居住,起先还得要点儿脸,夏千俞都是住在他的状元府。

直到连续三次看见孔茗辰带着好吃的好玩的过来找楚念柒,夏千俞的脸当时就绿了。

这货大概是年纪大了,知道了为人处世的分寸,没有像小时候揍宋大头时候的样子,端着男主人的姿态对孔茗辰,客气疏离,装的可像是个人了呢!

孔茗辰当时觉得尴尬极了,虽然王府也不是他家吧,但他好歹也在这里住了十几年了,也算是半个主人了。

夏千俞这个样子,是要闹哪样儿?

然后,再看他隐隐以一种占有的姿态护在楚念柒的身边,孔茗辰瞬间悟了。

唉哟,这位大哥,竟是醋了?把自己当成情敌了?

唉,也是他这几天心情太好,飘了,竟然都不懂看人脸色了。

这么几次下来,竟然还没发现夏千俞的心机,也是他的退步。

找到原因,孔茗辰立刻懂事的告退了。

心里想着,以后宠妹妹,可得把握点儿分寸,起码得在妹夫在场的时候。

夏千俞对孔茗辰的知情知趣很满意,随后又对楚念柒拉着脸道:“你是不是看上别的狗了?”

楚念柒:“…….?”这个男人怕是又开始作了。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你要想说就说清楚。”

“我不说。”

“那你别说了。”

夏千俞:“…….”就不能指望着自家小姑娘会宠他。

夏千俞难过极了,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他想要小媳妇儿宠,想要小媳妇儿疼!

“他都来好几次了,又是给你送吃的,又是给你送玩儿的。”

楚念柒纳闷:“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不赶走他!”夏千俞委屈死了。

楚念柒无语:“我赶走他什么?这里是他家,人家在王府住了好多年了,人家对我好,我还不知好歹,把人家往外赶?你那么能咋不上天呢?”

夏千俞:“我不管,我不想看到他靠近你。”

“拜托,他也没靠近我啊,只不过就是在我的院子里的石桌上喝了几杯茶而已。”

“哼,好吧。”

夏千俞知道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他还不如直接在孔茗辰那边下手呢!

不过今天看来,孔茗辰也是个懂得分寸的家伙,比林家那几个狗东西表哥有眼色多了,不是赶都赶不走的主儿。

这么想着,夏千俞心里舒服多了,又开始新一天的教妻日常。

媳妇儿一天天大了,得好好教她,省的她不知道外面的狗子内心有多险恶。

虽然他自信媳妇儿跑不出他的怀抱,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