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96章 增买下人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九十七章增买下人

楚念柒安顿好三只小兽,就急匆匆回家了。

索性,林氏没有发现她去深山,不然又是一顿唠叨。

自从上次家里有人上门,林氏一直想要买几个下人。

楚念柒没有意见,新房子这么大,活计还不少,她家人又不多。

买下人,既能给林氏减轻负担,还能看家。

于是第二天,母女两人就坐牛车来到镇上。

“娘,我看,我们买完下人,也去买一辆马车吧!”

“好,都听你的。”

二人来到牙行,挑选一番,买了一对老夫妻和他们的小孙子,又买了两个十来岁的机灵又乖巧的小丫头。林氏觉得自己一个和离妇人,总不好出来露面,就又买了两个十六七的丫鬟。

这些人,大多看着都是面黄肌瘦的,皮肤暗沉,一看就是饱经沧桑。

那两个十来岁的小丫鬟,满是惶恐。那一对带着小孙子的老夫妻则是满脸绝望,而那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眼中宛若一潭死水。

这个旱灾下来,牙行里竟是这样的人。

吃不起饭,又没有家族庇护。为了活下去,只能自卖自身。

可是全民干旱,大户人家也会面临庄稼欠收的问题,这个时候,谁还会往家里添人呢?

牙行也要做生意,于是这些被卖进牙行的人,日子也过的不好,只能保证不被饿死罢了。

被林氏买走,不知道会过什么样的日子,可是他们也只能向命运低头。

楚念柒也不安慰他们,日子好不好,还要自己去感受。别人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浮云。

买下这些下人,一共花了三十五两。两个大丫鬟一个八两,两个小丫头一个六两,而那一对带着小孙子的老夫妻,一共才七两。

因为他们老的老,少的少,干不了多少活,纯粹就是费粮食的。但这个牙行老板还算仁义,当初他们卖身时说好了绝对不分开,老板也没有食言。

只是苦了老板,这几个月属于白白养着他们。且那个小孙子,食量忒大,比那两个老人加起来吃的还多。

他实在养不起了!

卖之前,他也说明了这个情况。既想把生意做成,但也不想坑人。

说完之后,老板还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们二人,怕她们翻脸不买。

楚念柒注意到,当牙行老板说起小孙子吃饭多的情况时,两个老人眼里满是绝望。大概是觉得到了穷途末路了,没人肯买他们,最后还不知道被牙行丢弃到哪里。

毕竟,谁也不是圣人,平白无故的养着你。

楚念柒心思一软,就买下了他们。

那一刻,两个老人的眼里都有些泪光闪烁。

楚念柒先带着众人去面馆吃了顿饭,那些被买来的下人显然是没料到主家会这样善良。

现在粮价上涨,平常十文一碗的面,已经是三十文一碗了。

但楚念柒也不含糊,直接给每人上了一碗鸡丝面,又来一盘子酱肉。

楚念柒注意到,他们每个人看到这些吃食眼里都有着不可置信,显然是好久都没吃过这样的吃食了。

两个小丫头年纪还小,一脸激动。那两个大丫鬟倒是稳重的多,赶紧起身谢过主家。有她们带动,其他人也都不敢吃饭了,先给她们行礼感谢。

闹得楚念柒赶紧制止她们,让她们在外面不要这样大张旗鼓。

那两个大丫鬟听过之后,拿起筷子细细地吃,像是在品尝人间美味一般。眼泪掉进碗里,却没有发出哭泣的声音。

而那对老夫妻,却并不先吃,让孙儿吃了大半碗之后,又把各自碗里的面食挑出来往孙子碗里夹。

“爷爷,奶奶,阿宝够吃了,你们自己吃吧,别给我夹了。”

“乖,你现在正在长身体呢!爷爷奶奶都是大人了,吃不了那么多。”

“不,我不要,这一碗面比平时一天吃的都多了。你们平时老是给我省粮食,现在不用了,我吃得饱了。”

小孙子拦着不让夹,两个老人心疼孙子又非要夹。

楚念柒看不下去,又叫来小二。

“给那桌再上一碗面。”

“姑娘,不可,不用的。”两个老人战战兢兢地起身,就要阻拦。

“没关系,一碗面也没有多少银子。现在就是垫垫肚子,你们快吃,回家之后再正儿八经地吃饭。”

两个老人感动地直道谢,那个小孩子,大概有六七岁的模样,红红着脸蛋看楚念柒。似是觉得自己吃得多很羞耻,不敢说话,只站起小身子给楚念柒作了个揖表示感谢。

众人吃饱喝足,林氏付了钱,就带着众人去车行。

又花了四十两,买了一个又大又宽敞的马车。

买了马车,就要有马。

几人又去了牛马市。

众人刚进马市,就被前面的热闹吸引。

林氏几人走上前去,老爷子很是机敏,上前询问:“这位小兄弟,请问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哟,你还不知道吧!这马市这两天的热闹都在这儿了,马市老板昨儿在外面捕捉了一匹野马,给那马下了药带了回来。结果,第二天就被另一匹野马找上门。赖在前面那匹马身边不动,谁上前就踢谁。下药都不管用了,这么多人看热闹,马市的人怕伤了无辜的人,没法下药。可这马已经踢伤了六个人,马市的老板要是卖不出去,可就亏大了。”

楚念柒听到这话,拉着林氏向前挤进去。

这一看,登时火冒三丈。

那匹躺在地上的马,身上皮毛是红棕色,但是却四蹄雪白,有点像蒙古马。本应是威风凛凛的马,此时奄奄一息躺在地上,身上都是鞭伤。而那匹一直站在它身边保护它的马也好不到哪里去,全身朱红色的皮毛身上血流不止。有刀伤,还有钩子勾出来的伤,血肉翻飞,很是狼狈。

可能是一直对抗这些居心叵测的敌人,使它要全神贯注,四面八方的防备。它喘着粗气,俨然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可是还是不离自己的同伴一步,躺在地上的马看到同伴和自己的境况,想站站不起来,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