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处罚

第五百三十二章处罚

可见,也不是所有的士大夫都是有气节,宁折不弯的。

有些人,也很懂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由此可见,人的品行,和身份,可真没有必然的关系。

皇上心意已决,金麟卫传来的调查属实。

沈梦投毒,宁远伯府做帮凶的事情,证据确凿,不容争辩。

沈太傅象征性的说了几句,便似乎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痛心疾首。

皇上也不管他的戏,直接下令对这四人的处决。

不行了,这大殿的味儿太霸道了,他受不了了。

思及此,他瞪了一眼面上仿佛撅着嘴不乐意,实际上上嘴唇已经把鼻子堵住的宁王。

都是这厮,手欠!

最后,沈梦被打入天牢,三日后处决。

宁远伯被掳掉伯爵之位,贬为庶民,宁远伯爵之位,由其嫡子孔茗辰继承。

孔茗辰也成了大夏京城,最年轻的小伯爷了。

事情至此,已经算是落下帷幕。

沈梦进了大牢,即便沈太傅来,也没有任何改变。

这个老父亲,似乎经受不住女儿要被处决的打击,摇摇晃晃的走了。

宁远伯一家子也被侍卫拖出宫去,到了宫外,竟然也没有看到他们的家人或者奴才来迎接。

可见,这是把宁王的瞎话信的有多实。

宁王一看,坏人落马了,他心满意足,马上就要溜了。

“皇兄,臣弟谢皇兄为弟弟做主,皇兄日理万机,臣弟就不打扰了,这就先走了哈。”说完,转身就要走。

“站住!”

宁王的脚步一顿,回头哭丧着脸道:“皇兄~~,怎么了啊?臣弟受不了了,你这儿这味儿有点儿大啊!”

皇上眼皮子一跳,气急败坏道:“你还有脸说!到底是因为谁?朕的养心殿都成了臭脚窝了!”

宁王苦兮兮,他现在多在这里待一秒,都是折磨。

天知道,他们的鼻子可从来没遭过这种罪啊!

“皇兄,那你说怎么办嘛?要不,改天臣弟请你吃龙虾?”

“龙个屁虾,你那小闺女的丽人阁不是卖香水吗?给朕带几箱过来。”

宁王:“……”靠,你趁火打劫吧!

那丽人阁卖的香水,一瓶一寸宽、两寸高,就卖出千两白银的价格。

皇上上来就按箱拿,这不是土匪是什么?

皇家土匪?

你不要以为你带了一个官方的帽子,就可以把强盗之事正名了。

“嘿嘿,皇兄开玩笑了。臣弟知道了,皇兄想要香水送人。但是皇嫂一个人能用多少啊?皇兄怕不是又宠上了哪个宠妃?想要私下赏赐一番?”

皇帝额头上的青筋直冒:“送什么宠妃,朕是要好好清洁一下朕的养心殿!”

“哎呦,知道了知道了,臣弟记住了。”

宁王答应着,赶紧跑走了。

不行,再不走,就得被打劫的更惨。

出了宫门口,发现宁远伯一家子正一瘸一拐的往伯府的方向走呢!

宁远伯夫人并没有扶着宁远伯,反而离他远远的。

之前在大殿里,宁远伯夫人企图向皇上投诚,非常痛快地说出了事情的真相。但是那些事情,都是宁王查出来的。

她说出来的那些,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她本身自己也不知道宁远伯太多的计划,在整件事中,她只是被宁远伯逼迫着,带沈梦进府。

所以,皇上既没有太过惩罚她,也没有奖励她。

她就还是原来的处境,与宁远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是,她似乎又变了心境,一点也没有原来以宁远伯为天的样子。

宁远伯伤成那样,她都不带管一管的。

害的宁远伯一瘸一拐的走,腮帮子都被扯裂了,他还嘟嘟囔囔的骂人。

骂宁远伯夫人,骂孔茗辰,骂夏侯家的那群疯批,也骂沈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之所以跟着沈家后面做事,就是因为他想保住这个伯爵之位啊!

他想让自家三代伯爵升级成世袭罔替的伯爵,可现在,世袭罔替是别想了,到手的伯爵都没了。

虽然伯爵之位是到了他亲儿子手里,跟在自家明明没什么两样。

但宁远伯的心中,就像死了亲爹一样。

这个爵位不是他的了,宁远伯府没在他身上发扬光大,还被皇上官方掳走。

估计,要不是孔茗辰身上流着一半夏侯氏的血,这个爵位是真的到头了。

宁远伯心里那个恨啊!

孔明宇心里也恨,他的目的也是这个伯府爵位。没想到,丢了这么大的脸,竟然竹篮打水一场空。哦不对,应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三人就这么走着,两个伤员,外加一个身娇体弱的女人,根本走不快。

宁王很快就追上了他们,他拉开马车的窗帘子,似乎有些惊讶有些叹息又有可怜道:“哎呀,宁远伯啊,哦不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伯爷了。孔祥玉啊,你们就这么走着呢?怎么不叫个马车啊?哦,这块找不到拉人的马车。”

“怎么不等着你们家的人来接啊?哦,你们这个样儿不快点儿回家在外面等着是挺丢人的。”

“那行吧,本王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慢走吧。啊,不是,你们还是快点儿走吧。你也不穿个袜子,脚上的味儿都快污染整条街了。”

“算了,本王不说了,赶紧走。”

马车扬长而去,带起一阵尘土飞扬。

三个人在原地,“尘满面,鬓如霜”。

脑海里还回荡着宁王那似嘲笑似可怜的风凉话,三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奔腾出一万头草泥马。

宁远伯:“……”老子的袜子到底是怎么没的,你心里没点儿*数吗?

孔明宇:“……”好丢脸,好丢脸,好丢脸!!!

宁远伯夫人:“……”就算不管他俩,起码捎带上我啊!

此时的三人,还不知道他们之所以等不到伯府的人来接应,完全就是因为宁王在背后传了瞎话啊!

等到三人走到伯府的时候,不说暗地里看到这事儿的人有多嘲笑,宁远伯的那只脚都要走烂了。

到了府里,还迎来老夫人和得宠小妾劈头盖脸的责问。

双方一对,诶呀,才知道被人耍了。

一家子背后大骂宁王太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