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二十八章误会解除

第三百二十八章误会解除

“宁王醒了吗?”楚念柒问道。

“嗯,醒了,也把当年的误会说清了。”

“啊,这下子,我娘和宁王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吧!真好!宁王真是厉害,能够坚持找我娘十四年,痴心不改,还真是天下难得的痴情人。”楚念柒有感而发。

夏千俞听的很是不爽:“他那是天下难得的蠢货。如果是我,遇到你的第一面,我就不会错过。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夏千俞这是讽刺宁王在秦州府和林夕儿错过的事情,但是听在楚念柒耳朵里却有些烧耳朵。

这,这怎么突然就表白了呢?

楚念柒有些不知所措,夏千俞却没有放过她。

“念儿,你以后,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楚念柒大囧,虽然她是个成年人了,可是外表好歹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吧!

夏千俞也真是的,也太没个顾忌了。

“我,我还小呢!你说什么呢?”

“嗯,你还小,所以,你以后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楚念柒:“……”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楚念柒扛不住他的追问,只得呐呐点头:“好好好,知道了。”

夏千俞心满意足,手里握着小媳妇儿娇软的小手,只觉得风都是甜的。

夕园内,宁王也觉得空气都是甜的。

做了这么多年的美梦,今日,真是梦想照进现实了。

他竟然有被林氏照顾喝粥的一天,他还能淡定吗?

“夕儿,好甜啊!”宁王看着林氏,温柔地嗓子都能掐出水来。

林氏定了定心神,清冷的声音响起:“这是皮蛋瘦肉粥。”

“嗯,好甜。”

林氏的额角抽了抽,忍了又忍,才没把碗摔了。

算了,自己扎伤的人,跪着也要伺候完。

快点把这一碗粥喂完,她还想听听她走后,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呢!

现在敌人另有其人,林氏倒也不会那么不敢面对了。

只是,“夕儿,我还要”“夕儿,我没吃饱”“夕儿,我肩膀好痛啊”……

宁王一连吃了三碗皮蛋瘦肉粥,在林氏面无表情地目光下,讪讪住了嘴。

“你跟我说说,当年,当年我被掳走,京城里都发生了什么事?”

说到当年,宁王心里也满是怨恨愁苦。

好好一桩婚约,竟然被小人作祟,到头来,一对有情人耽搁了十四年。

这个下午,宁王一直在夕园。

林夕儿也在他的口中,听到了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当年潇洒风流的京城贵公子宁王殿下,是何等的风姿卓绝。

白衣白马,折扇轻摇,不知道就摇动了多少闺中少女的心。

可是,谁也不知道那个意气风发的宁王,早在十六岁的时候,就恋慕上了一个姑娘。

故事的开始,也只不过是人群中的一次回眸,那个清冷的容颜,便住进了他的心里。

一开始,他忘了打听人家是那个府上的姑娘,后来又怕坏了她的名声。

便日日在大街上闲逛,只期待再一次偶然的重逢。

闲逛了半年,他宁王殿下风流潇洒、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名声就出去了。

他素来粗枝大叶,根本不在意这些。

等他知道了人家是哪一家的姑娘,再想走与舅哥们交朋友曲线追人的老路时,已经行不通了。

她的哥哥们防他跟防贼似的,绝不给他一点儿点儿的机会。

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对于男人来说,名声也很重要。

他想要辟谣,可是人家说的也不是谣言,他确实在大街上闲逛了半年,谁看都是无所事事不学无术的纨绔样儿。

后来,沈太傅的儿子却跟他开始交好。

他想,两家都是文臣,先逐渐了解着,以后再近距离交流,也不会什么都不懂。

那个时候,沈太傅和林丞相两府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不可言说。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沈太傅的嫡子,发现了他私下里给林夕儿写的情诗。

他总有一些少年心性儿,爱玩儿爱闹。

想着心爱之人的名字,就私下里偷偷给她起了个爱称。

还为自己给她想了一个新的含义沾沾自喜,却没想到被小人利用。

他就这样,没有结果的暗恋了好几年。

直到她及笄后,美貌惊人,又才名远播,上门求亲之人络绎不绝,他才着急起来。

背着众人,偷偷向皇上求了圣旨。

他怕她也会因为那些名声厌恶他,于是没有让她知道。

有了圣旨,他的心也定了一半儿了。

只是可惜,他未来岳父和大舅哥们似乎还是不怎么待见他。

每次上门找她,他们的眼睛都瞪得铜铃大,就连最小的小舅子也如临大敌一般。

他又不是饿狼!

唉,坏名声害死人。

实在想她想的紧,他便翻了人家女孩子的墙头。

本以为会惹来一通训斥责骂,可是他好多天未见到她,就是打他,他也甘愿了。

那年元宵灯会,他第一次翻了女孩子的墙头。

明明紧张的要死,偏还要做出一副潇洒不羁的样子调笑她。

看着她低头羞涩,闭语不答,他就不停地说话缓解紧张,其实,他还怕突然停下来,会被她听见他心跳的声音。

“喂,未婚妻,跟未婚夫一起出去玩儿吧,外面的灯会可好看了。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就我一个人,我好可怜啊!”

他蛊惑着,诱哄着,让这个规矩了十几年的少女,甘愿跟他疯狂。

他那时想着,她应该也是不讨厌他的吧!

再往好了想一想,也许,大概,可能还会有那么一点儿喜欢吧!

一路上,他极尽全力的呵护她,就怕她有一点儿不自在,或者觉得没有受到尊重。

帮她与其他路人隔离开,看到她紧张疏离,便给她买了一个狐狸面具。

那些小摊子上她但凡多看了一眼的小东西,他都买下来。

那个元宵灯会,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过的最幸福的,他想,等把她娶回了府,他这辈子也就圆满了。

只是没想到,这圆满离他,还有好多好多年。

那天回去,她就病了。

他急坏了,自责不已,那天晚上不该带她出去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