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八十九章 治腿(三)

第一百八十九章治腿(三)

村长从西厢房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自家媳妇从东厢房被扔出来的场景。

一时间,只觉得气血上涌。

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丢脸的媳妇儿!

他咋能不明白,林氏等人要走,跟自己媳妇有着很大的关系。

只是,人都有亲疏远近。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就算明白自家媳妇行为有不当之处,可是内心对着外人也难免怨怼。

只是事已至此,无法转回,那就别再把自己的面子仍在地上让人家踩了,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村长心中怨怼自家婆娘不识趣的时候,也对林氏等人的不近人情不满。

第二天,杜小穗颠颠儿跑过来找楚念柒,说是她二叔已经同意要治腿,不论成功与失败,都不会怪张大夫。

小姑娘兴奋极了,即便没人告诉她一定会成功,可是小姑娘就是有一种诡异的直觉。

所以在张大夫说去一个把楚念柒叫过去的时候,她第一个就出声,把这个活计抢了过来,好第一时间告诉好朋友。

楚念柒没想过小姑娘会主动来找自己,平时这个小姑娘可是只在村尾那一带玩儿啊!

“小穗,你怎么来了?”

不过她能来,楚念柒很高兴,这是把她从林氏和云娘的“毒手”下解救出来的恩人啊。

不然,被两个疯狂的女人像是装扮娃娃一样打扮自己,真的很磨人啊!

看到楚念柒那亮晶晶的眼神,杜小穗的心里感动坏了。

原来好朋友的心中,这么渴望自己来啊。

哎,她就知道她人见人爱!

想到楚念柒内心对自己可能的非常多的欢喜,杜小穗心情颇好的走了过去。

“念念,张大夫说我二叔的腿要开始治疗了,让你过去看着学习。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好,我马上过去。”

楚念柒回了她一句,赶紧把身上穿到一半的鹅黄色小棉袄穿上。

“娘,云姨,我不陪你俩玩儿了,我得走了。”

说完也不待两个人答应,就拉着杜小穗的手跑了。

“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啊?我们怎么是玩儿呢!”

“对啊,我们这分明是意趣!”

“哎,你看这个浅青色给念儿穿会不会太成熟了啊!”

“不过念儿一直没怎么穿过这种颜色,我们试试,也许可以打扮出一款清冷小侠女的样子呢!”

这话一出,两个女人的眼中同时流露出一种向往又痴狂的神色。

楚念柒的神识看到这一幕,吓得小身板一抖。

她发现了,这两个女人,绝对,绝对,把她当成真人版芭比娃娃了。

她知道,大概大多数女人都有打扮娃娃的爱好。

当这种爱好是在一个母亲或是一个非常喜爱孩子的女人身上呈现的时候,那么她就非常有可能对身边的“娃娃”下手。

很不幸,林氏和云娘都有这个癖好。

以前,林氏在楚家的生活艰难,她没办法施展开太多。

但是别忘了,就是在那种生活条件下,林氏还给她闺女一年做好几身衣服呢!

以前楚念柒以为,这是林氏对女儿深沉的爱。

现在,她发现,不止啊!

还有满足她打扮女儿的心。

现在,条件允许了,银钱够花了。

她便释放了自己的天性,打扮娃娃!

这两个女人,就是赶路都不放过。

只要一休息,就讨论这些东西。

从配色到款式,从丝线到布料,从图案到针法……

楚念柒这个时候才深刻的体会到,服装这一块,真是博大精深啊!

不过做人家女儿了,当然得孝顺人家母亲!

林氏也就这点儿爱好了,她尽量满足她好了。

楚念柒想着,反正过不了几年她就长大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她成长路上,会有身高的绊脚石!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就说这两人从村长家出来,要去杜长山家,这一路走的都不顺。

夏千俞难得离开楚念柒身边一会儿,跟着其他人去村里人家买牲畜的草料,他的小未婚妻就被人家拦住了。

“喂,姓楚的,因为你,把我们害惨了你知不知道?”

拦住楚念柒二人的是杜杏花三姐妹,此时愤怒地二妹杜荷花说道。

楚念柒一脸懵逼,我都没和你们说过话,我怎么就害着你们了?

于是,老老实实回答:“不知道。”

谁知道,就是这个答案,可是把杜荷花气坏了。

这是啥意思?

看不起她们啊!

虽然以前在家里,她们没有杜宝生受宠,但是至少还是不错的。爹娘又护着,就算吃不好,却也吃的饱。

现在呢?

因为林氏这一行人,村长媳妇屡次被下了面子,心情不好,老是在家里骂人。

她又不能骂村长,又舍不得骂儿子和孙子,儿媳妇还要干活,骂的狠了会给她撂挑子。

于是,身为赔钱货的孙女,就成了她谩骂的首要人物。

任谁天天被骂都不开心,即使她们是所谓的“赔钱货”!

本来,杜荷花心里对自家奶奶有几分怨怼,只是被杜杏花三言两语点拨后,她就把怒气都归结到了林氏等人的身上。

而所有人中,她最讨厌的,当然是跟她属于同龄人又是女孩子的楚念柒。

她家这边一地鸡毛,楚念柒那边却是一片岁月静好。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两天,那些人在屋子里都在干什么。

其他的人可能在做杂活,可是那两个明显是主子的夫人都在给她做衣服做鞋子。

她可以根据天气场合搭配着衣服鞋子和首饰去穿,而她们,有一件好衣服都要压在箱子底,留着舍不得穿。

对比之下,她真是太惨了,心中也更烦躁了。

同样是人,做人的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啊?

所以,心气极其不顺的杜荷花,终于,在楚念柒落单的这一天,拦住了她。

“都是因为你们这群人,害的我们天天被奶奶骂。你说,你该怎么补偿我们?”

楚念柒:“……”卧槽,这是什么奇葩思想?别以为我没看见你那贪婪的小眼神儿!我看你八成是想要我的首饰才来这一出,只是这借口找的好烂啊!

“你们天天被你奶奶骂,那只能说明两点。”

“什么?”杜荷花不由自主地随着问道。

“要么是你奶奶脑子有病,要么是你们欠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