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一十六章 殿试

第三百一十六章殿试

这几日,夏千俞白天夜晚都在空间里和楚念柒待着,仿佛是要把这两年多的时光弥补回来一样。

平白比别人多出好几年的时光,就是资质普通,也比绝大多数强了。

更何况,夏千俞从小就是被帝师夸赞的文武天才。

再加上,他这些年来,吃喝几乎都是空间出产的东西,更是将他自身各方面的素质大幅度提高。

楚念柒这几天也不怎么出屋,外人还以为她又在研究什么好药呢!

她经常会这样,倒也没有人打扰她。

等外面的时间已经过了五日后,楚念柒便悄悄的把夏千俞送走了。

大夏三年一次科举,每次殿试最终录取一百八十人。

殿试录取分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称状元,第二名称榜眼,第三名称探花,合称三鼎甲。

二甲五十七名,赐进士出身。

三甲一百二十名,赐同进士出身。

一、二、三甲通称进士,进士榜称甲榜,或称甲科,用黄纸书写,故也叫黄甲,还被称作金榜,所以中进士才称为金榜题名。

由皇上亲自主持,丞相、太傅等官员和诸位皇子参与,只考对策。

其实说白了,就是皇帝问你问题,你答就对了。

但是怎么答,答什么,就看你的本事。

皇帝就是在你回答问题的方方面面,考虑你这个人能不能当官,适合当什么官。

太和殿上,皇帝端坐龙椅之上,皇子和大臣分坐大殿两端。

一批批学子从台下走进殿内,一一接受皇帝的策问。

有的学子一辈子仅此一次得见天颜,激动紧张之下,连话都说不利索。

皇上倒也不苛责,只是开始的紧张过去后,还不能顺利进行下去的,那名次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毕竟,心理素质也是为官者必备的品质之一。

若是不小心成为了边关县令,匈奴人一打来,再出现沈江那样的弃城而逃的官员,他的江山也不用守了,直接垮了个屁了。

当然,也不乏遇强则强之人,越是紧张越是冷静,大脑运转的越快。在回答皇帝问题时,口齿伶俐,思路清晰。

运气好的,就能被皇帝记住,然后私下再看看试卷。若是试卷也不错,会试名词靠前,那么这金榜题名的名次,就稳了。

原本只是一场与以往没什么差别的殿试,直到会试头名出现在大殿之上。

看到那个站在众人之中,宛如鹤立鸡群的男子,同一组的学子们叫苦不迭,怎么就和他抽中一组了呢?

气质矜贵不凡,气势十足的男人,从踏入大殿那一刻,端坐在龙椅上的男人,就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不是澈儿吗?”

皇帝看着那个和自己印象中的太子几乎重合了的面容,喃喃道。

太子失踪之时已是十岁,面容虽然稚嫩,但是到底五官已经长成。

眼前的男人,那退去了稚嫩,已经张开了的五官,和当年的太子几乎一模一样。还有那份冷冷的气度,臭臭的、拽拽的表情,眼角眉梢间露出来的别人发现不了的不耐烦的神情,活脱脱就是他的宝贝儿子啊!

夏侯照的眼睛微湿,当下就要走下去认儿子。

突然,与夏千俞的眼神撞在一起,他一下子被儿子的眼神制止了动作。

臭小子,那眼中的神情是在嫌弃谁呢?

不过被夏千俞的眼神提醒,夏侯照这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场合。

哈,现在可是在殿试现场啊!

他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给自己的儿子进行殿试。

不过,这样正好,等他给儿子抬到一个高高的平台上,再公布太子归来的消息,一定会令文武百官大吃一惊的。

到时候,看到这么优秀的太子,他们一定也会支持他的。

夏侯照的心里徒然升起了一股老父亲般的神圣责任感,宝贝儿子回来了,他要给他铺路。

他媳妇儿肯定会高兴,从此,他们一家三口,要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了。

激动地夏侯照,手忙脚乱地就去找夏千俞的试卷。

等拿到试卷了,他才反应过来,哦,他儿子就是那个头名会员“夏俞”嘛!

呵呵,还夏俞,倒是挺会给自己起假名字的。

当今大夏太子,他的皇四子,其名夏侯澈,字千俞,如今正化名夏俞,站在他的面前,殿试。

皇帝的心情,真是十分微妙。

儿子太能干了,好像根本不需要他怎么铺路。

那心中微微的可惜遗憾感,是怎么回事?

其实,认出夏千俞,也就是夏侯澈的人,不止皇帝一人。

身为皇子之师的沈太傅,以及太皇子、二皇子,内心中都不平静。

夏侯澈当年在宫里,也算是出了名的孤僻冷傲。

几乎不与和他差不多的皇子公主相处说话,一开始还同样在皇家学院读书,后来他的聪明才智实在恐怖。

不管是文还是武,都是对其他人造成了碾压式的打击,即使是比他长了好几岁的皇子,也远不如他。

这样一个魔鬼般的存在,简直是皇室所有皇子、世子的噩梦。

甚至当时,有个在皇家书院读书的世子竟然羡慕那些公主郡主,有些后悔没有投胎成女子,这样就不会被夏侯澈碾压到泥里了。

结果,这话被他父王听到,回家就被打了个屁股开花。

夏侯澈九岁的时候,就不愿意去皇家书院了。

而是被皇帝带在身边,亲自教授帝王之术。

有些人做太子,是帝王迫不得已,有些人是挡箭牌,还有些人是磨刀石……

这些人,无疑不过是表面风光,甚至连表面风光都做不到。

可是只有夏侯澈,他幸运到,其他皇子连嫉妒都不敢,只有深深的羡慕和敬畏。

他的母后独得圣宠,十年如一日的恩爱。

他本身文武才华超群,小小年纪,就惊才绝艳。

父皇是真的宠爱他,即使他从不露一个笑脸,皇上也觉得他可爱。

皇上面对他,与其他皇子是不一样的。

别人是皇子,而他,是儿子。

那种从眼睛里,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父爱,是骗不过别人的。

这就是心爱人所生之子的区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