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二十六章倒霉的宁王

第三百二十六章倒霉的宁王

楚念柒深吸了一口气道:“娘,你哪里来的证据啊?”

林氏被她问的一愣:“什,什么证据?”

“没有证据,你怎么来的这些推测啊?都是你自己想的吗?”

林氏被楚念柒问的心一慌,但是转念一想,这是她当年亲耳听到那些贼人说的,不会有错,于是理直气壮道:“虽然现在没有证据,但是以后会找到的。”

夏千俞看林氏这么笃定的表情,就知道,其中肯定有误会,于是不动声色问道:“岳母,为何这般笃定?”

“哼,这都是当年掳走我的那几个贼人说的。他们说,要怪只能怪我所嫁非良人,我若是不失清白,无法退婚,所以才会有这么一遭。只是后来我父兄追的紧,他们没空实施恶行,便将我卖给了过路的人牙子,我才来到了辽州府。不然,我当年早就因为清白被玷污而死。”

提起当年,林氏满眼都是恨意,说话也咬牙切齿。

夏千俞对岳母的遭遇也很是同情,但是他不得不出言提醒。

“可是,宁王并未娶亲,他一直在找你,找了你十四年。”

“什,什么?他并未成亲?”

林氏只觉得大脑一晃,瞬间就不够用了。

他未娶亲,那为何当年要派人来毁她的清白退亲?

他还在找她?

找了她十四年?

“他,他不是应该和沈梦成亲了吗?”

夏千俞注意到了那个名字,又问道:“为何您笃定是沈梦?”

“当年,当年我们一起被掳走,他喊的就是‘梦梦’。”林氏黯然道。

此时消除了误会,林氏对宁王的感观更加复杂了。

“那,也许,就得等他醒来再说了。”

说到这儿,林氏才想起来,那个人还被绑着,伤口也在流血。

“快,念儿,你快给他看看,别让他流血流过去。”

楚念柒:“…..”娘,你现在才着急,是不是晚了一点儿?

心里虽吐槽,但楚念柒却也动作不慢地给宁王解绑,又迅速的处理了一下伤口,才让夏千俞把他放到林夕儿的床上。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应该是一段“孽缘”,不管怎么说,得让他们解开误会才行啊!

可是越等着宁王醒来说清楚误会呢!

他越是醒不来了。

如果不是楚念柒亲自给他检查了伤口,她还以为他是失了多少的血呢!

可是,偏偏,这个宁王在林氏的床上昏睡了一天了,还是不醒过来。

意识到什么的楚念柒对林氏说:“娘,要不你去跟他说说话吧,你就说,他要是再不醒过来,你就再也不理他了。”

这样的话,林氏自然是说不出,但是她也听楚念柒的,去跟宁王说说话。

“之前,是,是我误会你了。但是还有一些事儿,我自己也没弄清楚。你还是快点儿醒过来,咱们一起把误会说清。”

“之前伤了你,是我的不对,你,你要怪,醒来后,我会郑重给你赔罪。”

……

说了一大堆,宁王还是不醒。

林氏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房里没有其他人了。

满脸憋得通红,还是说出了口。

“你,你,你要是,再不醒来,我,我,我就不理你了。”

说完后,林氏觉得自己的脸都冒烟了。

然后,就听见宁王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起。

“不,不要,夕儿,不要不理我。”

林氏一惊,赶紧抬头看去,原来,宁王并没有醒,只是梦呓了而已。

林氏稍稍放下心,却又有些不自在。

刚要起身离去,袖子却被抓住。

抬眼看去,那宁王不知何时,竟然醒了,正瞪着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一见她望过去,瞬间红了眼眶。

一声“夕儿”,道尽了心酸彷徨,让林夕儿这个旁观者听了,都不免红了眼。

“你,你喊我干什么?”

“夕儿,你别不要我。你,你若是,若是嫌我烦,我以后少说话,也少在你面前晃,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他什么时候这个样子过啊?

记忆里的白衣少年,永远意气风发,张扬肆意。

眼下,他退去了骄傲,收敛了张扬。苍白着脸色看她的时候,眼中满是小心翼翼地卑微讨好。

他什么时候,这个样子过啊?

林氏一下子就落了泪,他到底是她少女时期,唯一的情落之处。

“你别哭,你别哭,我不烦你了,你别哭……”

宁王挣扎着坐起来,手忙脚乱地就要给她擦眼泪。

可是一天一宿未进食,情绪又大起大落的他,也是虚弱无比。刚要坐起,差点又摔下去。

“唉,你,你小心点儿。”

宁王惊喜地抬头:“夕儿,你,你在关心我?”

林氏没有回答他,只是上前掖了掖被子。

宁王又瞬间泪目:“值了,值了,就是现在让我立刻死去,也值了。”

不知为何,林氏听不得他说这样的话。

“你,你在说什么胡话?”

“夕儿,你不懂,你不懂我这些年,有多渴望你,我――”

“那好,我问你,你老实回答我。”

林氏深吸一口气,就要把这误会快刀斩乱麻地解决。

宁王挣扎着坐起来,板正了身体,认真严肃地看着林氏,道:“夕儿,你问,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告诉你。”

“我,我们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你这番做派,如果我没有误会,你心里应该是有我的对吗?”

“对,对,我心里都是你,我――”宁王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看,就怕她不要。

“那,那你当年,为何喊着沈梦的名字?”

“沈梦?她谁?”宁王懵逼了一瞬。

林氏气得要死,“你,你再装糊涂!”

宁王恨不得指天发誓,“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你告诉我,给我提个醒,我立马想起来好不好,你给我提个醒。”

“就是沈太傅的嫡幼女。”

“啊,她?可是,我没喊她的名字啊!”

“你再胡说?我都听到了,当年,在山下,你喊着‘梦梦’,你还狡辩!”

说到这里,宁王才恍然大悟。

可是,他悟了,却也要哭了。

“什么啊?我在喊你啊,林下之夕,不就是梦吗?这,这是我私下里偷偷给你娶的小名儿。”

说到最后,宁王还有些羞涩,悄悄地抬眼看了她一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