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杜玉郎(二)

第一百九十六章杜玉郎(二)

村长和他的两个儿子到杜长山家的时候,大房媳妇杜孙氏像是一个泼妇一样在地上撒泼打滚,说什么也要把这野鸡和兔子拿回去。

乡下妇人的保命三件套,一哭二闹三上吊,杜孙氏可是在婆母身上学了个精髓。

可是,这里不是村长家。

没人会惯着她,给她提供上吊的场地。

再说,为了一只野鸡和一只兔子上吊,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杜孙氏觉得眼下还不到那个程度。

于是,她就用了前两招。

村长一家子看的那叫一个眼疼,以前没觉得妇人撒泼打滚的闹有什么不妥,毕竟乡下妇人就是这样的。

可是,现在一看,院子中间是他们的亲人,院子周围安静站着的是别家看着的人。

这种感觉,真滴不好受。

最无语的是,要是他们有个反应有个态度也就罢了。

这些人,除了本村人露出不屑的表情,林氏那群外来人是一点儿表情都没有。

更可恨地是那个最漂亮的小姑娘,捧着一个瘦白瓷瓶,嘴里叼着竹子做的吸管,喝的津津有味,看的……也津津有味。

这群人,看戏的姿态简直不要太明显。

村长觉得他心肝儿都疼了,这群人,他跟她们势不两立!

楚念柒捧着夏千俞递给她的热羊奶,喝的那叫一个欢畅。

啊,果然,空间出品,必属精品!

看见村长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心里不免有同情,哎呀,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被不肖子孙气到。

可怜啊,真可怜!

然后,“啊――”

张嘴,吃下了夏千俞喂过来的一口桂花糕。

好吃!

小夏子的手艺又进步了。

楚念柒被美食眷顾着味蕾,幸福地她眼睛都眯了起来。

视线一转,突然又瞪大了眼睛。

入密传音给夏千俞:“喂喂喂,小夏子,快看,村长身后那个人,不就是今天上午在匪窝里看到的吗?”

夏千俞终于从投喂小未婚妻的事业当中停止,抬起了他尊贵的头颅。

“嗯。”哼,小丫头总是给他起各种外号,不乖乖叫他“阿澈哥哥”。

他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自己选择的小媳妇儿,跪着也要宠下去。

楚念柒没注意到他语气中的冷淡,有些凝重地说:“看来,这村长一家真的不无辜啊!还真跟土匪有关系。我看,咱俩之前的猜测没准儿都是对的。怪不得,他一个小村长还敢对咱们这么多人产生杀意啊!原来是背靠大树啊!看我这回不把他的大树给拔了。”

夏千俞不理小未婚妻的碎碎念,专心致志地投喂她好吃的。

这个小丫头,嘴巴可是刁呢!

一次如果只吃同一种糕点,会吃腻的。

每次投喂至少得是四种不同的糕点和零嘴打底,轮着投喂。

夏千俞的手边放着四个纸包,包着芝麻糖糕、桂花糕、云片糕以及楚念柒偷偷从空间里拿出来偷吃的双莓夹心糕。

这可是把村里的其他孩子馋坏了,嘴角边上挂着晶亮亮的东西。

连身边的大人都有点吼不住啊!拼命的咽口水。

可惜,作为当事人的两人。

一个在关注着杜玉郎等人,一个专心地投喂自己的小未婚妻。

村长来了之后,很快就制住了撒泼的杜孙氏。

村长大儿子上前把她扯了起来,二话不说就要带着她走。

连放在碗里的那二斤猪肉都顾不得了。

眼下的闹剧看起来像是结束了,村长也要转身离去,可是小儿子又不动了。

原来杜玉郎看到了人群中的林氏和云娘,以及她们身后站着的丫鬟。

原本他以为之前在家里看到的清秀小佳人就已经够夺目的了,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看到了芙蓉牡丹般的绝色佳人。

一个清冷绝艳,一个风情万种,看的杜玉郎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长了八只眼睛,轮着看。

村长皱了皱眉,赶紧叫小儿子回去。

听到了村长爹的声音,杜玉郎才回过神来。

只是走的分外不舍,一步三回头的。

看的楚念柒想挖了他的眼睛,这个登徒子!

他的这番姿态,旁人自然也是看到了。

方山等人恨不得上前揍他一顿,就是大东村本村的人也觉得分外丢人。

以前还觉得村长家的小儿子有出息,不像他们是地里刨食儿的,在外面跑,是见过大世面的。

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还不如他们呢!

好歹他们还知道廉耻呢!

这杜玉郎竟然直勾勾地眼盯着人家姑娘瞧,真是不要脸!

经过这一遭,村长家的声誉又下降了一点儿。

不过,更有意思的在后面。

回到家的大房夫妻俩因为没有把分到的猪肉拿回来,被村长媳妇破口大骂。

又吩咐了二房媳妇去杜长山家拿,二房媳妇觉得太丢脸,就把这个活计交给了杜杏花三姐妹。

而她自己,则是安安分分地洗衣服。

这一点自觉性,在大房媳妇的对比下,难得得了村长媳妇一句夸奖。

大房媳妇委屈死了,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她在外面费劲巴力的给家里扒拉肉,回到家还落不下一个好。

真是气死个人。

经过这一闹,大房媳妇也对婆婆有了芥蒂,再也不把她的话当成圣旨了。

回到家的杜玉郎就开始跟村长打听林氏等人的事情。

等知道了林氏有了一个七岁大的女儿后,杜玉郎那叫一个可惜。

不过,这也帮他做了一个选择。

毕竟之前两个美人各有各的美,他一时间还不好选择呢!

“爹,你说她们后天就要搬走?”

“没错。”

“哎呀,爹,你怎能让他们走呢?”

“这又不是我让的,他们跟你娘老是起摩擦,人家要走,我也挡不住啊!”

“行吧,不过这回我可不想放他们走了。那几个女人,说什么我也要留一个。”

“等他们走的时候,通知山上的人,把他们劫走之后,让他们给你留一个不就行了。”

“不,爹,你又不是不知道,山上那群人多么蛮横不讲理。就那几个小娇娘,我敢说,被他们见到了就没我的份儿了。我还想留一个给自己当小妾呢!”

没错,不是媳妇,是小妾。

这个杜玉郎觉得,自己娶媳妇儿得娶有娘家的,有岳家助力的正经婆娘。

像这种没根没底的,不知底细的,他也没打算放人家走。就留在家里,每日伺候他就行。

说好听点是小妾,说不好听点儿实际就是禁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