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三十三章 相府嫡女

第四百三十三章相府嫡女

今日楚梁出城回老家,就是去办吴大丫的婚事的。

他和齐家一开始是要打那个香皂的主意的,但是跟林氏打感情牌没有成功。他们的人想要混进作坊也不容易,威逼利诱那些已经在作坊里做工的工人,一开始还成功了几例,但是很快就被人揪出来开除,并且还被交到了官府。

林家对于觊觎他们方子的人毫不手软,作坊里谁也不敢再有异心。

后来再去收买,竟然被那村子里的人假意答应,最后帮着林家设计,抓住了他们的人。

也不知道那人供没供出来他们,这香皂方子短时间内是拿不到手了。

但是他们也没把宝都压在同一处,想方设法去弄香皂方子的时候,他们也盖了大棚。

但同样是大棚,为何四季果蔬菜店的东西就那么好?

他们的大棚种出来的菜,不仅数量上不行,质量上更次。稀稀疏疏,就跟长了病一样。

这样的菜拿出去,谁敢吃?谁会花钱买?

因为这两件事,齐公子对他颇为失望,还说,再这样下去,齐家可能会放弃他了。

那怎么可以?

京城官场水这么深,没有靠山,他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淹死。

能被赶出京城到个偏远地区当官就是好的了,最怕的就是成了别人的替罪羊,全家都玩儿完。

无奈之下,他又想到了京城中最常见的拉拢方法――联姻。

上次把楚兰儿嫁出去,他就得到了不少好处。

这一次,他又需要联姻连帮他一把。

他的女儿还小,他也舍不得。

正好家里有个吃白饭的,年纪也够了。

于是,这次他就趁着给他娘送养老银子的时候,回家说这件事。

梁小珍本就因为楚梁给楚兰儿找了一个有钱的夫君心痒呢!楚梁一说这个事儿,她立刻就同意了。

原来还觉得楚子富好,但是看过楚兰儿的聘礼后,呵呵,什么能有银子香?

不仅是她,就是吴大丫自己,也淡了对楚子富的心思。

这个男人不喜欢她,还没钱,那她也没必要执着他。

等她以后成了官太太,看他怎么后悔。

母女二人都同意,楚吴氏也不反对,那这件事儿就是成了。

兴奋异常的祖孙三代,甚至都没打听打听,到底是做妻还是做妾。

楚梁办妥了这件事,心里本是挺高兴的。

但在茶楼听到相府嫡女携女儿归来的事情,他心里一直就不安。

于此同时,出门会友的苏容慧也听到了这个八卦。

京城人家的交际,世家有世家的圈子,小官也有小官的交际。

虽然苏容慧挤不上上流的圈子,但是在她能触碰到的圈子里,也有她的交际。

几个夫人讨论的厉害,她也听的起劲儿。

“听说失踪了十五年的相府嫡女被找到了,还带了个女儿回来。你们都知道了吗?”

“嗨,这事满京城都传遍了,这谁不知道啊。听说不仅带了个女儿回来,还打算跟宁王殿下再续前缘呢!”

“啊?宁王殿下什么样儿的人物,要娶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寡妇?”

“怎么不能娶了?难道你不知道宁王殿下这些年都是在等谁吗?”

“我的天啊,这林家女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吗?被宁王殿下倾心!”

几个女人是一阵羡慕一阵酸,虽然不敢相信,但谁都知道,那是大概率事件。

苏容慧笑着温婉道:“几位姐姐说的那位相府嫡女竟然能让堂堂王爷这般倾心,得是什么倾城之姿啊?可惜,妹妹我没有见过。”

苏容慧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林夕儿的脸。她心里想着,这姓林的怎么净出美人儿?也不知道那相府嫡女与林夕儿相比,谁的容貌更胜一筹。

那几位夫人听到她的话,也不免可惜道:“唉,其实我们也没见过。我们这种身份,怎么够得着人家啊!”

“听说,当年那位相府嫡女艳冠京城,才名远播。每每出行都会引起世家公子竞相追逐,只为了见她一面。后来渐渐地,她就不爱出门了,连宴会也不参加。要不是早早的被赐婚给了宁王殿下,那上门提亲的人还不知道要排到哪里呢!”

“我也听说过,而且那位相府嫡女,上有两个异常宠爱妹妹的哥哥,两个哥哥简直把她当娇花一样养。哪个世家公子稍微打听一点他们妹妹,就立马警惕起来。唉,就是可惜,这样的美人遭遇不测。”

“哼,这就代表上天是公平的,有些人福气太大是压不住的,上天自然就会降下灾难让她受了。”一位夫人阴阳怪气道。

一个与她不对付的夫人道:“那也不能这么说吧,人家现在是苦尽甘来了,回到相府,恢复身份,又是身份贵重的相府嫡女了,还有痴情的王爷守候。”

“切,皇家那是什么地方,岂是什么阿猫阿狗可以进去的。一个不洁的女人,还妄想当王妃?就是给宁王爷做妾,都是抬举!”

“呵呵,说的好像你挺懂似的,人家宁王爷娶妻,你有什么资格置喙。在这里大言不惭,还敢贬低相府嫡女。这话你敢去外面说吗?若是让相府的人知道了,你们家老爷的官职我看也是做到头了。”

“你……..”

几人就这样,针对这件事,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

苏容慧用帕子抿了抿自己的嘴角,遮住了扬起的那抹不屑。

哼,这群小官的夫人真是上不得台面,到底是小门小户出身,一股子小家子气。

这个话题也在众位夫人的争吵中落幕,只是不知为何,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等她回到家,看到失魂落魄的楚梁,第一时间,竟是不愿意让楚梁知道这个消息。

也不知道是为何,就是单纯的不愿意讨论。

夫妻二人各怀心事,都试图掩盖自己的心事,反倒是忽略了对方的异样。

下午放学,楚玉儿回来了。

楚梁现在当了官,家里也请了下人。

每日,都是一个车夫去接楚玉儿下学,这让她的虚荣心倍感满足。

哼,楚家那群土包子,现在根本都没办法跟她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