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九十七章 春闱

第二百九十七章春闱

春闱也算是大夏的举国大事,三年一考,有人就此鱼跃龙门,走上官场之路。若是顺顺当当,便能就此平步青云,衣锦还乡,光耀门楣。

有人名落孙山,回乡继续苦读,等待不知何时才能被照亮的未来。

若是今年没有逃荒等意外,廖先生也是准备让楚子安三人下场的。但同时又很心虚,这三人,也就是李拴子还有些读书的天赋,楚子安次之。至于邢阿宝,就算是念书的搭头吧。

廖先生对他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他以后出去别说是他的学生就好。

邢阿宝很好说话,分分钟拍着胸脯答应了。

只是邢阿宝的爷爷奶奶也对自家孩子寄予了厚望,希望自家孩子也能走一走那科举的路子,感受一下争当读书人家属的风光。

廖先生看着人家老头儿老太太殷切的目光,一下子就软了心肠。

唉,不管怎么说,也得考个秀才回来吧!

于是,邢阿宝也被逼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春闱开场,考场外面人山人海。

楚念柒家没有要参加科考的读书人,便没有去凑那个热闹。

只有李拴子,想提前感受一下科考的氛围,带着楚子安和邢阿宝,偷偷地在考场对面的茶楼订了一个包厢。

这包厢,一连订了九天。

人家在对面考试,他在茶楼里写廖先生出给他的考题,美其名曰,他这也算是陪跑考一把。

这是大夏选拔人才的重要手段,无论是世家还是寒门,都极为重视。

第一天和最后一天人是最多的,考场外面的酒楼茶馆都被人包了个圆。街道上也是人山人海,都是来接自家学子的家人。

楚子安调侃李拴子,明明还没上场,却弄得比谁都紧张。

这日,三人比往常较晚来到之前的包厢,等着看对面的考生出考场。

却没想到包厢内已有人声交谈,且还有女声。

楚子安面色不虞的对领路的小二道:“怎么回事儿?我们明明一连订了九日的包厢,今天还没用呢?怎么就被别人占了呢?”

小二也是满脸尴尬,有些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只得低声下气地跟楚子安三人赔不是,道歉。

这门外的动静很快就惊到了里面的人,包厢门被打开,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出来。

“什么人在此喧哗?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贵人吗?没眼色的东西,还不快把那不长眼的带走。”

小厮话虽是对着小二说的,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可真是尖酸刻薄。

本来这件事要是好商好量的,楚子安也就罢这件事掀过去了,就当是自己倒霉。他们三个儿郎还能跟小女子计较不成?

谁知,出来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还话里话外的挤兑他们,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不长眼的骂谁呢?”

“哼,不长眼的骂的就是你!”

听到楚子安说话,那小厮竟然直接嚣张地对上他。

本以为对方会害怕气短,没想到楚子安煞有介事地回答道:“嗯,确实是不长眼的,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后面传来“噗嗤”一声喷笑,那小厮才后半拍地反应过来。

随即脸红脖子粗地怒吼道:“你找死!”

楚子安丝毫不惧:“我找不找死还得另说着,但你找病是真的。这包厢本是我们定了,却是你们用了。若是其中由误会,找来掌柜的说清就好。结果,你倒好,直接上来就赶人,话里话外还侮辱人。怎么?你什么时候能代替王法了?跟你讲道理倒成了找死了。对面都是莘莘学子,要不把这事拿出去让对面的读书人评评理,看看到底是谁找死?”

楚子安掷地有声地话响起,震得小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是一个下人,又没怎么读过书,不懂什么道理,也不会与人辩驳,只知道仗着主家的势力仗势欺人。

如今对方占着理,外面又是那些愤世嫉俗的读书人,一旦这件事被拉出去,不仅他们被读书人唾骂,他们府的名声也会被损伤。

小厮急得满头大汗,却不敢再轻易开口。

身后喷笑地少年这个时候又添油加醋:“说得好,对上恶势力就要迎难而上!”

李拴子回头对那一行人拱了拱手,打了个招呼。

虽然不认识,但是对方没有恶意,屡次出声,自然得打个招呼。

林憬言也拱拱手回应,脸上还带着少年人阳光的笑容。

原来,这一行人正是林丞相家的少爷小姐。

林瑾萱带着三个弟弟来这里等待科考的大哥林憬淮,他们的包厢就在隔壁。

走过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场官司,爱看热闹的林憬言就停下来看了一场勇少年大战恶小厮。

这个时候,掌柜的走了过来,先是客客气气地跟那个小厮拱了拱手,然后客气中带着疏离地对着楚子安道:“这位客官,是我们的疏忽,造成了这种错误。我们会退还您这一天的定金,请多包涵。”

楚子安之前与小厮争吵也只是小怒,现在看到掌柜的态度,不禁大怒。

“你什么意思?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吧,既然明知道是我们先预定的,为什么还把我们的包厢让给旁人?还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这个时候,掌柜的面带倨傲地对楚子安道:“那只能怪您不是官宦人家了,您知道里面的少爷小姐是谁家的吗?”

楚子安气笑了,略带讽刺地说:“哦,谁家的?”

这时,掌柜的还未说话,那个小厮仿佛找到了底气一般高傲道:“是沈太傅和户部尚书齐大人家的公子小姐。”

“哦,那真厉害。”楚子安讽刺道。

明明说的是恭维的话,但小厮却没有听出恭维之意,反而是满满地讽刺。

小厮面红耳赤,想反驳回去,但是又不知该说出什么话。

这个时候,林憬言出声道:“包厢里的人,身份都已经明示了,还不出来吗?”

这话落,包厢的门被打开,里面出现几个身穿光鲜亮丽的少男少女。

首先出来的是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少年,身穿蓝色锦袍,长相俊秀,眉眼风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