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一十一章 隔壁的老头子都馋哭了

第五百一十一章隔壁的老头子都馋哭了

直到他筷子上的肉塞进嘴里,他再也生不出一点儿别的心思。

哇,太好吃了,隔壁的老头子都馋哭了。

老代王这一生,除了爱给人保媒拉纤,就是好一口辣菜。

但京城中能做好辣菜的厨子真没几个,直到珍馐阁的出现。

那里面的菜,真是太符合他的心意了,他成了珍馐阁的忠实粉丝。

他也想过把珍馐阁的厨子请到王府去,但不知道珍馐阁什么背景,里面的人竟然请不动。

他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主儿,凡事讲求你情我愿。

既然人家不愿,他就自己主动来楼里吃。

但如今吃过林丞相小外孙女做的菜,他曾经吹到天上有地下无,人间珍馐值万钱的珍馐阁,简直太逊了。

一直严肃着脸的宗正安王,也没了最开始铺张浪费的心思。

铺什么张?浪什么费?

三十九个菜,真的不多,他还能再多吃几个!

福王也是吃的都没空说话了,他的身家被王妃把持着,零花钱贡献给了名花名鸟。

哪有金钱供他出去胡吃海塞?

有时候他就是馋了路边的两个大包子,那钱还是从他儿子手里抠出来的呢!

外边的朋友都以为他福王殿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竟然餐餐回家吃饭,这是多么顾家的一个好男人啊!

实际上,他只是没钱在外面买单。

要是别人请还好,要是那些狗东西坑他,把账记在了他的府上。

那迎接他的不仅是媳妇儿冷眼,还有接下来一个月一个子儿也没有的岁月。

试问,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买花花鸟鸟了,那还有什么诗情画意,还有什么诗和远方?

有的,只有眼前的苟且!

他福王绝不做这样苟且的男人!

啊,今天这顿饭真香!

宁王看着眼前的三人男人,无语的撇了撇嘴。

这个三个家伙,真给他们夏侯家丢脸。

早知道,他就请皇兄来保媒了。

唉,都怪沈贵妃,身边留什么南疆细作啊?

皇兄忙着南疆细作的事儿去了,把他这个皇弟都忽略了。

这个时候的宁王,倒是忘了自己第一次吃这样的美食时候的样子了。

这张桌子上,只坐着林家的男人,女眷们都在后院吃了。

宁王都已经本人到场了,林氏就不好再出面了。

不然,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就成了个笑话。

应该叫,“自由恋爱,见见家长”了。

酒足饭饱,正是上饭后茶点的时候。

一口金云茶入喉,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老代王深深的感叹:“啊,这相府的日子真是滋润啊!”

福王跟着无意识地点头,是滋润,爽歪歪啊!

宁王谦虚道:“诶?这算什么?都是我那小闺女有本事,她就好琢磨个东西,这些瓜果梨茶的,都是我小闺女自己培育出来的。”

已经听他秀过一遍的福王瞬间清醒,连金云茶都不能勾住他的心魂。

“你小闺女呢?快,快让她出来,跟我们这些叔叔大爷见见啊!”

宁王白他一眼:“见面礼准备好了吗你就要见我小闺女,我小闺女是随便能见的吗?”

老代王也对这个做出一大桌美食的小姑娘感兴趣,想见一见,于是道:“不就是见面礼嘛,本王这里有。”

说着,从腰间抽出一块玉佩出来。

安王也煞有介事地拽下腰间的一块玉佩,羊脂玉的质地,一看就是好料子。

宁王看了满意,抬着腿去找他小闺女去了。

他得好好跟小闺女说说,要是小闺女怕人,不愿意见这三个老男人,他绝对不会让小闺女污了眼睛去。

留在原地毫无动作的福王:“…….”

唉,曾几何时,他也是个伸手就能拽下一块上好玉佩的人啊!

是什么,葬送了他的潇洒不羁,挥金如土?

啊,是道德的扭曲,还是人性的沦丧?

不,通通都不是!

是王妃的抠门!

唉,福王内心叹了无数次气。

把自己腰间的七八个香囊与荷包翻来覆去,覆去翻来,终于在其中一个荷包中找到了几颗种子。

嗯,这几颗种子是他从地毯上一个小贩那里买来的。

听他忽悠,这种子是从一个海外来的洋人那里换来的种子。

但是大夏人没人识货,不知道怎么种。只有他这种资深的花木大家,才能种出来。

他当然只觉心中万丈豪情,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头脑一热,他就倾尽当时身上所有钱财买下了。

没办法,太便宜的种子,配不上他这样的身家。

但是买完之后,他就傻眼了。

除了知道这个种子叫“阔阔子”,也不知道怎么种啊?

不知道步骤,随便拿土一埋,那不是祸害种子,那是在祸害他的血汗钱。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小贩回家也是因为种不出来,才拿出来忽悠这个他们那条街上最有名的冤大头的。

反正回本儿了,他能不能种出来也不关他的事儿了。

能种出来自然最好,种不出来,他只能说,这东西太名贵太娇贵了,唉,真是不好伺候啊!

名花名草就是这个尿性,谁能有治?

福王不知道自己真被人坑蒙的事情,他现在只想用同款台词,同款戏码忽悠一下宁王…….他小闺女。

也不知道这个宁王口中贼拉优秀,实际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会不会上当。

啊呸,什么上当,是会不会独具慧眼,秀外慧中,慧眼识珠!

没错,就是这样!

福王“意淫”的功夫,宁王已经抱着楚念柒来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他人长了个子,楚念柒没长的缘故,她被衬托的更矮了。

如今,才七岁的林憬昀已经跟她差不多高了。

两个人站在一起,竟然没有年龄差,也是醉了。

楚念柒就这样,在同龄不同龄人的衬托中,显得越来越矮,越来越矮。

但明明,她没变啊!

这大概就是衬托的作用吧!

她显得更矮的直接结果就是,大家更爱抱着她了。

尤其是宁王和夏千俞。

有夏千俞在的地方,宁王一般抢不过他。

夏千俞去上朝了,宁王这个无业游民就飘了。

他似乎想要在没有夏千俞的地方找场子,于是几乎抓紧一切可以抱着小闺女的机会抱着小闺女走路。

而现在,在两个老男人一个炫娃对手面前,这就是一个机会。

如此重要的场合,不抱着小闺女登场,实在是太不隆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