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杜玉郎

第一百九十五章杜玉郎

村长把他媳妇与林氏等人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儿给儿子说了一遍,杜玉郎听完有些无语。

同时,在心里庆幸,幸好那事儿没让娘知道,不然肯定得坏事儿。

父子二人在这边筹谋着不为人知的事情,村长媳妇在厨房忙前忙后地给小儿子准备吃食。

在这个家里,她最喜欢最疼爱的就是小儿子和大孙子。

两者相比,小儿子更胜一筹。

毕竟小儿子不常在家,时不时就要出去一段时间。

儿行千里母担忧,村长媳妇虽然是个爱占便宜的无耻蠢妇,但是这不妨碍她有一颗慈母心肠。

每次小儿子一回来,她恨不得把家里的好吃的都给他吃。

这会子家里除了鸡蛋,就剩几大块腊肉了。

而那些红糖,儿子大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吸引力。

突然,村长媳妇想到了今天那群人打的野猪和山鸡兔子。

“老二媳妇,你进来。”

每次小儿子一回来,村长媳妇就要亲自下手做饭,绝对不让别人动手。甚至连进厨房都不行,她就怕她转身的功夫,儿媳妇要偷吃。

二房媳妇温温顺顺地走过来,恭恭敬敬道:“娘,您叫儿媳什么事儿?”

“你去,到杜长山家,把咱家的二斤猪肉领回来,再要一只兔子和野鸡。”

村长媳妇转身就再次进了厨房,一点儿没管她身后的儿媳妇多么震惊。

要?

不是“买”?

怎么要啊?

没根没据的,关系又不咋地,张嘴就要一只鸡一只兔子,她可没那么大脸。

可是婆婆是啥人她还不知道,她想占这个便宜,那就得占上。

你帮她得到了,那是理所应当,没得到那就是你的错。

二房媳妇心里苦啊!

转过身来,手里拿着个碗,一步步慢吞吞地往外走。

这鸡和兔子咋整啊?

一抬头,就看到她大嫂子磕着瓜子扭着四方步家来了。

二房媳妇眼前一亮,几步走过去,对着大房媳妇道:“大嫂,娘让我去杜长山家拿肉,我这里有点脱不开身,还得洗衣服呢!你知道,我要是洗晚了咱们娘……要不你帮我把水烧了,我去拿?”

大房媳妇脸色一变,“算了,我去帮你拿吧!”她才不洗衣服呢!

拿块肉多简单啊,又能在外面游荡一会儿。

等她走出去好几步,二房媳妇好像才突然想起来的样子,大声喊道:“大嫂,别忘了,娘还要野鸡和兔子。”

“知道了知道了。”大房媳妇不耐烦地回答。

听到她的回答,二房媳妇这才满意地回院子。

洗衣服啊!

洗衣服真是太好了!

杜长山家,送走了一波又一波领猪肉的人,两头大野猪也被分的差不多了。

只剩村长家和村长二弟家没领猪肉,剩下的肉就都是林氏等人的了。

厨房里的血肠在众多妇人的帮助下,已经灌好了,厨房里烧着一锅水,正准备煮血肠。

林氏也没让那些妇人白干,每个人走的时候让她们带上一根。

喜得这些妇人眉开眼笑,直夸林氏等人是大善人。

可不是吗,不是大善人咋会给全村人分肉啊。

这些女人得了好处,好听的话不要钱一样往外蹦。

不管这些是真心还是假意,林氏通通受了,反正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

这不,需要这些妇人发挥的地方马上就来了。

村长的大儿媳妇过来拿猪肉,姿态如何高傲就不提了,那后来又让拿野鸡和兔子是怎么回事儿啊?

听到她这样说,简直厌恶死村长一家人的绿英破口大骂。

“你有病吧,分猪肉是我们自愿的,可啥时候说分野鸡和兔子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拿着人家的猪肉不说谢谢,还再舔着脸要别的?”

“你说谁不要脸呢?你才不要脸!我婆婆说了让我来拿,我就得拿回去。”

村长的大儿媳妇因为生了村长家唯一的大孙子,丈夫觉得脸上有光,对她很是爱重。

婆婆公公觉得她对家里有功,两个儿媳妇之间,对她也是多有偏袒。

妯娌是个心有成算的,不会在明面上跟她争锋,多有客气避让。

种种的一切,造成了她嚣张跋扈、无脑棒槌的性格。

她知道,她在家里有这地位,跟婆婆的偏袒分不开,所以平时对婆婆的话,可是奉为圣旨。

二弟妹说了,婆婆来让她拿野鸡和兔子的,那她就得拿回去。

于是,这就歪缠上了。

村长和杜玉郎在家里谈论男人的大事儿呢!

村里报信儿的人又来了,村长现在一见他就头皮发麻。

传信儿的人是村里一个非常爱八卦的男人,为人四十来岁。

他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游走在各种八卦场所第一线,然后给当事人报信儿。

以前大东村没什么热闹,自从林氏那群外来人到了大东村,这村里的热闹事儿是一件接着一件。

他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价值,走起路都是虎虎生风的,整个人年轻了好几岁。

最有意思的是,他吃上了村长家的瓜。

村长看到他脸上掩都掩饰不住的浓浓兴致,特别想跳起来掐死他。

不过,他忍住了。

光天化日之下杀人,他是没那个胆子的。

果然,还未等他开始询问,这个报信儿之人,就噼里啪啦地把整个事情都说了。

“村长,你快去看看吧,你家大儿媳妇在长山家里闹呢!领了猪肉不算,还非要再拿一只野鸡和兔子。还说是她婆婆让拿的,拿不到野鸡和兔子,她就不回去了。”

村长听的是勃然大怒,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把他这些年来经营的好名声都败光了。

媳妇他是舍不得打骂,那么大岁数了,好歹得留几分脸面。

但是没想到蛮不讲理这种事情还待传承的,婆婆失败了儿媳妇继续上。

既然儿媳妇不给自家留脸面,那他就不用客气了。

不是自己的媳妇,打着不心疼。

但是为了保留他最后的一点儿颜面,他把大儿子叫了过来,让他自己去收拾他媳妇。

于是,村长带着自己的大儿子又去了杜长山家。

他心里的苦,无人可说。

杜玉郎想着,到底是何人,总是下自家的脸面,于是也跟着自家老爹和大哥走了一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