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八十五章 治伤(二)

第一百八十五章治伤(二)

“怎么用不了二百两啊,我大孙子可是我们杜家大房的独苗苗,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赔得起吗?要你们二百两还是看你们一副穷酸样,怕你们给不起才说的。”

“可不,我儿子除了看病治伤外,这次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不得吃些人参燕窝的补补啊!”

绿英气得破口大骂:“我呸,多金贵的人儿哦,还人参燕窝?我看你们是借机讹人!真当我们是冤大头了。别以为我没看到他刚刚睁眼又闭上,就那眼珠子转的,那副机灵劲儿,比正常人还快几分呢!而且,他为啥被踢,你们心里没数?还不是想当小偷,偷翻我们的马车才被大黑看到踢走的。这也就是看他小,要是一个大人,大黑早把他踢飞了。”

“你,你血口喷人。我孙子才不稀罕你们的马车呢!”

“呵,不稀罕?不稀罕还往马车跟前凑?你当我们都瞎了是吧?没看到你孙子是在哪里被踢的?”

“你,你个小贱人!”村长媳妇说着,就要扑过来,要抓绿英的头发。

绿英才不怕她,抬起的脚都给她备好了,就等一会儿给她踹飞。

村长一看,这还得了,自家媳妇这老胳膊老腿的,肯定是吃亏啊!

赶紧叫停,“住手,你还嫌不够乱吗?”

“你这老东西,就向着外人说话,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妖精了!”

村长无语,这不是怕你被踢吗?

咋还扯上这没用的了。

泼妇,只有自己对上的时候,才知道头疼。

村长此时深切得感受到了自家媳妇的无理取闹,哄劝不成,恼羞成怒,大吼一声:“够了,还不快找郎中给宝生看看伤,你在这里闹,耽误了我大孙子的伤,看我不休了你。”

终于,村长媳妇老实了。

楚念柒:“……”闹这么一通,什么实际意义都没有,啥劲啊?

这时,林氏冷冽地声音响起:“和我们一起走的张大夫医术不错,你们要是需要,可以把他请来看看。”

村长一听,犹豫了一瞬。

村长媳妇又不干了:“我们才不要,谁知道你们出什么幺蛾子,会不会故意害我大孙子。”

村长媳妇这话一出,林氏也不再多言,村长也歇了心思。

等了好一会儿,村长大儿子终于把村里唯一的赤脚大夫请来了。

“杨大夫,你可来了,快快快,快给我家孙儿看看。”

杨大夫一来,也不多说,赶紧给村长的大孙子把脉。

把了好一会儿道:“没什么大事,就是受了一点儿惊吓,温养几天就好了。至于腹部的淤青,只是表面的,拿跌打损伤的药水揉一揉,过几天就好了。”

这诊断一出来,村长松了一口气,结果村长媳妇又道:“你再好好看看,真的没事儿吗?”

杨大夫:“真的没事儿。”

村长媳妇:“那他怎么还不醒啊?”

“这,咳,他,他这会儿睡着了。”

村长媳妇:“不可能,我大孙子受到惊吓,肯定是晕过去了。”

绿英嗤笑:“这讹人讹出新境界了,为了讹人巴不得自家孙子有事儿啊!”

“你闭嘴,你个小蹄子。”

“小蹄子骂谁呢?”

“小蹄子骂你。”

“对,就是小蹄子在骂我。”

村长媳妇气得脸通红,这时候,红豆神来一笔。

“绿英姐姐,你说的不对,不是小蹄子,是老蹄子。”

绿英:“……”看着红豆那憨直地表情,绿英竟然真的有种自己错了的感觉,真特么诡异。

村长媳妇:“……”

众人:“……”

杨大夫尴尬地咳嗦一声道:“额,你们要不要买跌打损伤的药水?”

被他这么一打岔,村长媳妇才深吸一口气,回过神来。

大声道:“要,多要几瓶,他们付钱。”

杨大夫尴尬极了:“其实,额,两瓶就够了。”

“不行,我们要三瓶,不对,五瓶。”村长媳妇贪婪的嘴脸真是毫不掩饰,看的杨大夫这个卖药的都有些皱眉了。

林氏开口:“三瓶,多少钱。”

“不行,我说五瓶,必须给我买五瓶,还有压惊的药,也得开。”

“你要买五瓶,就自己掏钱。”然后转头对杨大夫说:“大夫,请开药吧!”

“好。”

杨大夫坐下,开了一个压惊的方子,然后道:“这些药,老朽那里正好有,一会儿就让大郎去我家里拿药吧!”

大郎说的就是村长的大儿子。

“好。”

“一共是三百二十文。”

林氏对绿云使了个眼色,然后绿云上前结账。

等杨大夫走了,村长媳妇对着林氏道:“我大孙子这次受到惊吓,你们可得表示表示吧!我们也不要你多了,二十个鸡蛋,五斤肉,两只老母鸡怎么也该有吧!然后再额外给二两银子好了。我也不说那人参燕窝的,你们买不起,我也不强求。”

村长媳妇说完,就一副自己大发慈悲地样子看着林氏等人。

林氏都要气笑了,他自己犯贱手欠地去翻自家马车,她还没跟他们算账,竟然还是蹬鼻子上脸了。

“我说,村长大人平时处事风格就是这样的吗?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还要让被偷鸡的人家负责?”

村长不吱声,显然是支持自己媳妇儿的。

云娘呵笑一声:“哼,这我们想要低调行事,还真以为我们是随便好欺负的了是吧!翻看我们马车的事还没跟你们算呢!付了药钱还来蹬鼻子上脸?要钱没有,要物不可能。实话说了吧,就你们这么讨人厌的家伙儿,我们就是把鸡蛋摔碎了,也不可能给你们吃。”

“你,你这个――”

“说话给我注意点儿,别一口一个贱人的,有些人可不是你能得罪的。把我惹急了,全送到宁远县令的县衙去,让他看看他治下的村民是多么无耻!”

这话一出,村长媳妇变了脸色。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村长竟然无动于衷。

楚念柒很诧异,是他与县令有亲戚,还是背后靠山比县令还大?

所以不将县令放在眼里?

不过,这话对村长也不是全然没有影响,他沉思了几秒钟道:“各位,是贱内不会说话,我家孙子也是不懂事,行为不当之处,还请各位海涵。只是,这孩子确实遭了罪,家里没什么东西能给他补的,如若可以,我们在你们这里买几个鸡蛋成不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