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十八章 白云观

第三十八章白云观

首先,就是这个道观里,道姑的年龄普遍有些年轻,且姿容都是中上之姿。

楚念柒意外,咋地,现在去道观修行对颜值的要求都这么高了吗?

再联想之前她听到的消息,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道观的用途。

楚念柒被带到了地窖里,昏暗阴冷的地窖中,坐着五六个年纪相差不多的小孩儿。看样子大概都是十岁左右,楚念柒算是这里最小的了。

一路走来,楚念柒把这个道观的大致布局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前院是很正常的道观,后面一片菜地。再往后修建了一排房子,从外部看来没有什么特殊,看不出到底是住人的还是放东西。

而这群孩子所处的地窖就在这排房子的后面,很是隐蔽。

彪大和彪二来到这里不像是客人,倒像是主人。不用别人指引,自觉地就把楚念柒带到了地窖。

如一潭死水的地窖,因为楚念柒的到来掀起了一点儿波澜。

彪二对这些孩子说:“这是新来的,比你们都小,不许欺负人听到没,要是死了为你们是问。”

几个小孩儿哆哆嗦嗦、唯唯诺诺地回道:“知道了,大人。”

彪二淫笑着,摸了一把最干净的那个女孩儿的小脸儿。女孩儿却没有表现出厌恶,反而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眉眼之间竟然还有一丝自得。

彪大和彪二踩着梯子上去了,留下被绑着的楚念柒,胸口一阵恶心。

其中一个小女孩儿看到楚念柒被绑着,慢慢挪到她的身边,小声地对她说:“我现在帮你解开绳子。”

小姑娘声音有些沙哑无力,听在楚念柒的耳朵里却是天籁之音。

“好,谢谢你了。我叫楚念柒,你叫什么啊?”

“我叫张小花,这是我弟弟张小木。”女孩儿边给她解绑,边介绍她身边的小男孩儿。那男孩儿听到姐姐的声音,冒出头来看了一眼,与楚念柒的视线一对上,又赶紧移开。

是个羞涩的小男孩儿。

楚念柒的手脚刚恢复自由,就听见前面响起一声清脆的女声:“哼,既然是新来的,那就给你讲一下规矩。以后记着,我是老大,在这里要听我的。”

说话的正是那个刚刚被彪二摸了脸蛋的女孩儿。

楚念柒默了,就他么的六个人,不团结起来逃出来,竟然还搞建设小团体作威作福那一套呢!

但是毕竟她现在年纪小,一看就干不过她,剩下那两个人也明显和她是一伙儿的。且不说现在是自己一个人,就算张小花和张小木和她一伙儿,她也不抱多大希望。毕竟张小木作为在场唯一一个男性,他并没有体现出多大的优势。

他的胆子、他的气势、他的身形……处处都彰显着和对面的差距。

许是看到楚念柒打量对面的女孩儿,张小花凑在她耳边悄声地说:“这是应红,我们都叫她红姐。”

这么一个小地窖,就算小声说话,对面也听得清清楚楚。

应红听到张小花对楚念柒的介绍,唇角微勾,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楚念柒初来乍到,无意结仇,选择夹着尾巴做人,沉默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应红以为她是年纪小,怕了自己。虽然刚刚光线亮的时候,撇到她的脸,俊俏的让她看到就有些不舒服。不过想来是看花了,定是没有自己漂亮的,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更何况,年纪这么小,能干什么呢?随即不再理她。

这个地窖里露出一条缝隙,大概十厘米左右,勉强能看到东西,却看不清。要是让应红看清了楚念柒真正的长相,就不会是现在这一番心理了。

应红身边的两个狗腿子捧着她说话,楚念柒随即也冲着张小花打探起了消息。

“小花姐姐,你们是怎么被绑到这里的啊?”

“大伯母请来仙姑,说我和弟弟身上缠着小鬼儿,晦气冲天,把亲近之人都克死了,不能在家里待着。于是仙姑就把我和弟弟带走了,说到庙里渡化身上的晦气。”

楚念柒一听,悟了,这个马仙姑绑人原来都是差不多一个套路。大多应该都是家里容不下人了,然后这位仙姑上门,就说这人克人,于是就把人带走渡化。

楚念柒猜的不错,这对姐弟父母双亡,不到两个月,就被家中的大伯母用这种方式赶出了家门。

“那小花姐姐,你们被绑来多久了?”

“啊?这个,这个我也不清楚了,记不清了。”张小花有些窘迫。

这时,一个稚嫩又怯弱的声音开口道:“三十六天。”

楚念柒看向说话的张小木,初见这个小男孩儿时,他变现的很怯弱。但是在楚念柒说话的时候,她发现他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她。这个男孩儿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畏惧这个世界,相反,他一直在观察这个世界。

楚念柒心念一动,对着张小木说:“小木哥哥,那你们平时在这个地窖里都干什么啊?”

张小木还没回答,前面出现一个声音,烦躁地开口道:“等死。”

楚念柒吓了一跳,那角落里竟然还躺着一个人,这地窖里的第七个人。

她一出声,地窖整个都安静了。连应红那边都不再说话,只不过脸上的神色不大好看。

楚念柒想,这大概就是没被收服的第三方势力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楚念柒一直在心里默算着时间。

外面,跟着那两个彪哥过来的夏侯澈也在计算着时间。来之前,他就通知了平时一块儿乞讨的小乞丐,让他们领着人去报官。算下来,这一来一回,大概得到晚上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里面是两个肉包子。他拿出一个吃了,脚下的大黄狗伸着舌头看着他,露出垂涎的目光。

夏侯澈踢了他一脚:“去,到晚上再吃吧!”那个小丫头估计还在饿着吧!这般想着,手里的那个肉包子再难入口,又被他放到了怀里。

那边林氏坐着李大爷的牛车,匆忙赶到锦云绣坊。跟云娘说了来龙去脉之后,云娘怒不可遏。

当即让人看着绣坊,她带着令牌随着林氏一起去县城里的官府报案。云娘不仅是个普通的布庄的掌柜的,她的家族势力在京城,她不过是和离后,心情不顺,便跑来这河阳县东阳镇开店铺做生意。

同时又吩咐一个掌柜的协同何大明与楚子贵在镇子上寻找楚念柒和马仙姑的踪迹。这个年代,找人太麻烦,除了找官府之外,自己的努力也同样重要。

这不,楚子安就打听到了马仙姑往镇上来的消息。镇上三教九流的更多,给点钱,总有看到踪迹的人。

一行人赶着马车,来到县衙,凭着云娘的令牌,得到了客客气气的接待。

说到自家女儿被神婆掳走,捕头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现在的拐子这么猖狂了吗?怎么今天竟是报拐子案的,还都和道姑有关。”

“什么,还有别人来报案吗?会不会跟我家念儿关在一起啊?”林氏一脸急色。

一天的神情紧张下,她的神经有些绷紧,一点事情就容易反应过大。

方山在旁边安慰她,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柔。

捕头见了,客气地说:“你们先莫着急,我家县令目前不在,不过我们会尽全力逮捕这些拐子的。你好好安慰安慰你家娘子吧!”

他这话一说,方山羞得脸大红,双手摆的像是风车:“不,不,我,不――”

他这反驳还没说完,终究被林氏打断:“好,求求你们一定要帮我把女儿找回来。”

林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捕头后面的话根本没听清,倒是云娘看了一眼这个容易害羞的男人。

不是说,林氏的男人是个人渣斯文败类吗?这怎么一点都不像啊?看着明明很老实的一个人哟,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这边焦急的等待,那边白云观却是另一番景象。

到了晚上,白日里肃穆的道观立刻变成了另一个模样。像是神情肃穆的修女换下了端庄的道袍,然后变成了一个肆意的荡妇。

灯火通明的后院,各色的男人出入,那一排排后罩房里充斥着各种淫词浪语,好不**。

夏侯澈在外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就在他忍不住想要进去的时候,身后来人了。

“夏哥,我们带人过来了。”是那两个和他一起行动的小乞丐。

“小兄弟,可不要骗人哦,我们管差可是办正事的。”一个管差说道。

“这就是正事,你们进去吧!”夏侯澈回答。

“进去?去哪里?这里就有一座白云观。”

“对,就是白云观。”夏侯澈冷漠回到。

“我说小子,你不要耍我们啊?你不会是说这个白云观是拐子的窝点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