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六十一章 葬礼

第五百六十一章葬礼

韩嬷嬷没说的是,这镯子当年赵丽娘想要,赵老太太都没给。

赵老太太等着韩嬷嬷说完,就眼带希翼的看着廖氏。

廖氏终究没能抵住赵老太太眼中的哀求,把手伸了过去。

赵老太太挣扎着给她戴上了那并不算太贵重,意义却很厚重的镯子。

这大概是她此生作为廖氏婆母的唯一一点温情了。

赵老太太给廖氏戴上镯子,基本就耗光了她全部的力气。

刚刚又听到了赵家得到报应,心口的那团火气也散了。

这会子,竟然感觉到浑身轻飘飘的,一点儿着力点都没有。

她知道,这是大限将至,生命走到尽头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终究是没忍住,往旁边的儿子身上看去。

儿子也不再年轻了,都是当祖父的人了。

他的眼中没有对母亲的不舍和孺慕留念,只有一片平静默然。

赵老太太眼神不好,也就没看清林丞相眼里的复杂。

她吐出人生尽头的最后一口气,心中满是悲哀。

她这一生,糊涂事做的太多,什么都按着自己的心意来。

随心所欲作妖一辈子,到最后,身边人一个都不剩。

真心待她的,被她伤走;留在身边的,别有所图。

儿子有本事,儿媳纯善孝顺。她本应该是京城中,最令人羡慕的老太太。可她这一生,却活成了一个笑话。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大概是因为,人只有在临死前的那一刻,才是一生中最通透的时刻,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而赵老太太想要的,从来没有变化,只不过是用错了方法。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下辈子,也许她会变成另一种模样吧!

赵老太太在无限悔恨与唏嘘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的葬礼,林丞相也并没有要大办的意思。

一切按着寻常的规矩来,没有轻慢敷衍,也没有隆重缅怀。似乎他所做的,只是为人子女的本分,却没有对母亲的情分。

但只有廖氏知道,赵老太太死去的那一晚,林丞相格外沉默。

谁都不是天生铁石心肠的人,母亲这样的存在,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特殊的存在。

区别就在于,有的母亲爱孩子,有的母亲,更爱自己。

但即便母亲伤害了孩子,在孩子的心中,仍然会留着一块专属于母亲的位置。

那里,或是疼痛,或是怨恨,或是思念,或是释然……

千百种的母子/母女情,都会在人死那一刻,烟消云散,留在人间的,大概只剩下不同程度的怀念。

京城众人知道丞相母亲去世的人并不多,毕竟,丞相府也没有大办。

丞相府在京城中并没有多少亲戚,赵家人都被关进大牢里了,林家人远在族地。更何况,林丞相母子断绝了关系,严格来说,赵老太太根本不算是林家媳了,哪有资格让林家宗族的人来悼念呢?

至于京城中的其他人,与那赵老太太更没有多大的情分。如果没有林丞相,谁知道她啊?

不过是人死如灯灭,大家可以看在林丞相的面子上,意思意思会走个过场敷衍一下罢了。

但如今,人家林丞相也没打算要给这位母亲多大的体面,其他人也就当装作不知道了。

但其他人知情知趣,却有人不懂分寸。

赵老太太出殡的那一天,林春寒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竟然来到了丞相府悼念。

她出现的那一刻,整个林家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倏然寂静。

她整个人都变了,过了一个年的功夫,她竟像是老了七八岁,不仅皮肤状态不好,整个人也是憔悴不堪的样子。

这也难怪,这段时间她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本来林丞相不让她登林家门之后,她在婆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夫君接连纳了好几个妾室,婆母还总是阴阳怪气挖苦她。

她自己底气不足,也就忍了。

没想到,生活没有最艰难,只有更艰难。

她的外祖家和姨娘,竟然联合起来害老夫人!

当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她一度以为赵家人都疯了。

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的风光日子到底是靠着谁才得来的吗?

竟然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等她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整个人都无语了。

原来,她的舅家和姨娘,不止是卸磨杀驴,还杀鸡取卵。

为了那区区几万两银子,竟然什么都不顾了。

那个时候的林春寒,还不知道赵家人是得了沈家的消息那样对待赵老太太的。她以为是赵家人眼皮子浅,财迷心窍,干了这样的事情。

一时间,又气又恨。

这件事传开后,她在冯家的日子更加艰难了。

不到半个月,妾室接二连三传出喜讯。

原来,之前她丈夫就算了顺从婆母的心意纳妾,也没敢真的让妾室怀孕。

这件事之后,基本可以确认,林春寒与丞相府的情分已经被赵家人祸害的差不多了。

即便丞相爷还认这个女儿,一想到赵家的事儿,也难免会迁怒她。

更何况,丞相跟这个女儿早就生了嫌隙,更不可能为她出头。

所以,林春寒的夫君便高枕无忧的,让小妾停了避子汤。

家里丈夫冷漠、婆母挤兑、小妾嚣张,林春寒真是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对她伸出了援助之手,就像十几年前一样……

于是,她又来到了林家。

“你来干什么?”林丞相冷声道。

林春寒听到这话,却不自觉地看向林夕儿那边。

这是下意识的对比,已经成了印入骨髓的习惯。

此时,林夕儿已经过了孕吐期,整个人带着一股母性的光辉。身为母亲的柔和,软化了她的清冷绝艳,却让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别样的魅力。

林春寒与她站在一起,更是没得比。

这个世上,最惨烈的对比,大概就是不战而败吧!

不用放在一起对比,只是站在同一场合,别人看一眼,就知道谁过的更幸福。

林春寒深呼吸好几次,才勉强把内心的嫉妒怨恨压下,也维持着淡淡地表情对林丞相道:“祖母过世,我这个做孙女的自然得来悼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