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六十六章 断亲(三)

第四百六十六章断亲(三)

林老夫人签下字的时候,他竟然像是拿走了压在头上的大石头,分外轻松。

众人就这么看着这对岁数不小的母子在他们面前签了断亲书,一场赏荷宴,断了两次亲,也是醉了。

最让众人无语的是,林丞相跟老夫人断亲,竟然没有一个人拦着,连多说一句劝解的话都没有。

甚至,林家那个最下的孙子,大概是还没学会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有好几次咧嘴笑都被人发现了。

众人无语:“……..”

有人不免去看了看那个林老夫人,她这做人到底有多失败啊,一家子就没一个待见她的吗?

然而,在看到她身边跟着的喜形于色的妾室后,不禁又深思了起来。

听说,这个妾室是那林老夫人的娘家侄女啊………

今儿这一套套的,也是让人看的目不暇接,一场宴会下来,竟然都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

断亲书写下,上面不禁交代了原因,还写了财产分割的等事宜。

接下来,就是给林老夫人瓜分财产了。

这时,门外又传来动静。

众人看去,是夏千俞领着宫里的太监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众捧着东西的太监宫女。

夏千俞来了后,什么也没说,只朝着楚念柒走去,默默站在了她身后。

领头的大太监开口道:“相爷,咱家是给贵府千金送赏的。听闻相爷千金回归,今日办宴,皇上、皇后娘娘还有郭老太妃都送来了礼,请相爷派人来收吧!”

大太监态度可和善了,一点儿谱儿都没敢摆。

他大概是不知道这里刚刚经历了什么,脸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楚念柒突然有些替他尴尬,这来的不是时候啊。

人家刚断完亲,你就来送礼?

什么意思啊?

但林丞相没露出太多表情,派人给传旨太监打赏后,就命人收了赏赐。

在场的人都看到了那些赏赐,玉如意一对,夜明珠一对,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头面各一副,还有各种贡缎…….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新回来的相府嫡女,还真是受宠啊!

收完礼,今日的宴会也算告一段落了。

众人除了前头吃些东西,后来什么都没吃。

倒是一会儿一个的大瓜,可是把众人吃撑了。

“今日让大家看笑话了,怠慢之处,是丞相府的过失,花园里的花,大家有喜欢的,每人可以任意挑选,搬走一盆。”

林丞相话落,全场哗然。

任意挑选?每人都能搬走一盆?

这丞相府也太大手笔了吧,要知道花园里的花可有不少名品啊!

一开始大家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看到有人按捺不住,挑选了一盆自己喜欢的让丫鬟搬走,其他人也不端着了。

丞相府的花又大又好看,一看就喜人,没准儿有什么灵气呢!

还别说,这么想的人,真是歪打正着了,这丞相府的花,还真带着一点儿灵气。

把花让客人临走时挑选搬走,是楚念柒一开始就有的打算,林丞相此举也是他们提前说好的。

这一行为,直接就消掉了很多人心中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情绪。

要知道,以前参加宴会,在宴会上发生了什么掉面子的事情,主家都会极力的希望众人闭口不言,事后又拿东西去封口。

但这种事情,是禁不住的。

表面上谁都不说了,但私底下议论的起劲儿,人们更是获得了一种隐匿的兴奋。

然而丞相府做事总是跟别人不一样,大家眼中的丑闻,似乎在他们眼里都不算什么。

什么事儿都不怕被揭露,大喇喇的拿出来解决,坦坦荡荡的让人觉得自己那些龌龊心思都不得见人。

罗玉珠也不是傻子,从小察言观色、耳濡目染的她,很快就看出来了那些人的情绪。

这时,温娇和温兰走过来,若有似无地轻轻开口道:“二姐姐,她真是惺惺作态,在她的院子里连一盆兰花都不肯送人,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又假装大方,真是好心计啊!”

“好了,你别这么说了,她才多大?”

“是啊,这么大点儿就这么多心思了,真是少见。我看她院子里好几株素冠荷鼎呢,她都不舍得拿出来给大家看。院子里这些不值钱的花,倒是任由大家拿走了。”

“唉,好了,别说了,你这个性子啊!”

这两姐妹说完了话后,吩咐丫鬟,一人搬走了一盆名品花。

罗玉珠:“……..”

事后,她把这事儿跟她哥哥罗少阳说了,罗少阳冷哼。

“呵,她们故意在你面前嚼舌根,是想让你做出头鸟呢!幸好你不是个傻的,不然,今天这场合,非得得罪林家。”

“哼,她们以为谁都跟她们那么蠢啊,这种手段我早就见过了。口口声声说着花园里的花不值钱,可我可是看到了,她们二人一人搬了一盆汉宫秋月,一人搬了一盆绯爪芙蓉。可真可笑!”

“庶女就是小家子气,别跟她们一般见识。”

……….

人们都走后,东院西院两院的人也真正的坐下来,好好的讨论一下这“财产分割”的事情。

林老夫人似乎从下午的疯狂中回过神来,端着高傲的姿态道:“哼,知道后悔了?现在后悔也不是不行,不过,得听我的,把那两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赶出去!”

林丞相觉得他娘活了这么大岁数,竟然还做着痴心妄想的美梦。他真的搞不懂,她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就能觉得别人得按着她的心意活?

林家其他人也觉得无语,这么多年了,这位老夫人是从来没看清过自己吧!

好不容易签字断了亲,他们会反悔?

林丞相也没出言讽刺,好歹那么大岁数了,万一气个好歹的,他和儿子们还得守孝。

“赵老太太多虑了,我们请你们来,是来说一下断亲书上的财产分割的事情的。”

听着这个称呼,林老夫人差点没把嘴里的老牙咬掉了。

“你,你叫我什么?”

“赵老太太啊?如今,我们已经断亲,但我是林家子孙,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你,既跟我无母子关系,那么便不再是我林家媳妇,称呼您赵老太太,很合适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