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七十二章 珍珠风波

第三百七十二章珍珠风波

转眼到了除夕,除夕夜这一天,宫里会举办除夕宫宴。正四品以上的官员都可以携家眷出席。

皇上本来也想让夏千俞出席,只是夏千俞不想去。

他现在还没把他小媳妇儿的心俘获,不想有任何意外发生。

但是皇后只要看见他,就肯定能认出来他。

所以,就还是避免吧!

本想打算除夕夜让皇后认子的皇上很是不爽,然后,被儿子用三罐金云茶哄好了。

紧接着,他又收到了宁王也不出席除夕宫宴的消息。

这个混账弟弟,有了媳妇儿忘了哥,留着还有什么用?

这次宫宴,皇后娘娘也会出席。

一直独美于前的沈贵妃听到这个消息后,脸皮都僵了。

皇上真是好算计,以前不说皇后要出席宫宴的事情,等她把宫宴安排的妥妥当当、明明白白的,“临时”决定。

她费心操劳了大半天,皇后只需要大半的美美的就好了。

真是气死她了。

皇后本就比她年轻,长相还是美艳挂的。

虽然沈贵妃很不想承认,可是两个人站在一处,很明显就让人看得出来,她是被艳压的。

带着怨怒,沈贵妃强撑着假笑面具参加了这场宫宴。

皇上坐在上首,皇后在他左边并排而坐,沈贵妃坐在他右边下首位置。

他们三人下方,还坐着几位高位嫔妃。

再往下便是皇子公主,接着便是宗室大臣、王侯将相、勋贵世家。

此番是除夕,讲究的是团圆。

所以,并没有分男女席,而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坐在一起。

这么一搞,就显得没有子女的皇后娘娘有些孤零零的。

皇上隐晦的看了一眼抱着三公主的沈贵妃,怀疑她是故意的。

真是的,没事抱什么孩子来啊。

宫宴开始,皇上说了几句开场白,又勉励大家一番,就可以开始吃了。

接下来就是给皇上皇后娘娘送年礼的环节,这中间,可能还会穿插着几个表演,免得大家看送礼看的疲劳。

有那想要给自家儿女议亲的成家,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让自家儿女展示才艺。借此让儿女声名传播出去,也可以趁机看看别人家的儿子闺女。

若是表演的好的,博得了皇上的喜欢,赏赐一两件御赐之物,那就是锦上添花了。

年年都是如此,只不过近几年贵妃愈发势大,这些人们在准备年礼的时候,竟然还给贵妃准备了一份,在宫宴上献出来。

以往,皇上没找到儿子,也就任此下去了。

毕竟,要想让一个人灭亡,就得让她先疯狂。

他也不愿意用那些手段对付女人,可是他从来不敢小瞧了后宫的女人。既然她们先出手了,也别怪他反击。

年礼一件件送上来,无非都是珠玉摆件、名家字画,无甚新意。

这时,宁远伯府送上来三个长约五寸、宽约一寸的长方形小盒子。

三个盒子略有不同,但是都是华贵非常的设计。

宁远伯爷呈上年礼,谄媚道:“启禀陛下,这是微臣偶然得到的珍珠,眼色华美非常,希望陛下、娘娘能够喜欢。”

皇上其实内心很看不上这个宠妾灭妻的混账,如今他儿子还在王府里住着。偏偏这个欺负了他们夏侯家女儿的玩意儿,没事儿就喜欢在他眼前蹦跶,真是恼人。

“嗯,有心了。”他淡淡地夸了一句。

这时,那宁远伯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似的,只见他打开了三个盒子,露出了里面的珍珠道:“这金色珍珠是呈给陛下的,这粉色珍珠是呈给皇后娘娘的,这紫色珍珠是呈给贵妃娘娘的。”

众人这才看见那盒子里的珍珠,确实眼色新颖漂亮。

且个个浑圆饱满、都有成年人指甲盖大小。

大家见惯了白色、米色的珍珠,倒是这样的珍珠可不多见。在场的女眷们都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只是,有些人听到宁远伯的分配,到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在大夏,这紫色可是象征尊贵的,粉珍珠虽不常见,但是众人都知道,以血喂养珍珠蚌,也会出粉色珍珠,而这紫珍珠才是更加难得的东西。

可如今,宁远伯爷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竟然会这样明晃晃的打皇后娘娘的脸。

在场的,镇国公府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然而,沈家人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超然物外。

沈贵妃脸上终于露出了今晚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此刻,她痛快极了。

倒是皇后娘娘,仿佛看不出这礼物有多扎手似的,依旧面无表情。

宫人就快把那紫珍珠送到沈贵妃的桌子上了,这个时候,皇上突然开口道:“这紫色珍珠,世所罕见,朕还未见过,拿过来给朕瞧瞧。”

皇上发话了,自然没有不应的。

沈贵妃就这样看着,差点儿到手的紫珍珠飘远了,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只听皇上细细看了一眼那紫珍珠,然后发出赞美和慨叹,接着就道:“不过,这紫色与贵妃不相称,倒是更适合皇后。朕做主,你们二人就换了吧!”

沈贵妃脸色一下就变了:“皇上!”

因为震惊,她发出的声音有些尖锐,引得下面坐着的人都看过来,皇上不喜的皱了皱眉。

接着又道:“朕看这粉色实在太嫩,也与贵妃的年龄不相称,那就算了,都留给皇后吧!毕竟,皇后身份尊贵,年纪又轻。过后,朕再补给你一份儿别的年礼。”

沈贵妃刚刚还想着宁远伯不错,帮着她打了皇后的脸。

哪想到,一个转眼的功夫,皇上就帮着皇后打了她的脸,这可是在众多勋贵世家面前啊。

“皇上,这可是宁远伯送给臣妾的年礼啊!”

皇上满脸威严地看着她:“怎么?宁远伯送你的年礼,朕难道不能处置吗?”

别忘了,你是谁的宫妃?

沈贵妃被皇上看的打了一个激灵,瞬间回神。

底下的沈家人与傅家人仿佛交换了脸色一般,这次云淡风轻的变成了镇国公,而沈家人的脸色却很僵硬。

沈贵妃不知想到了什么,委委屈屈道:“是,都听陛下的安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