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十二章 真相 空间灵气暴涨

第三十二章真相空间灵气暴涨

看方氏还不明白,楚念柒就笑话二房的姐姐们:“都这个时候,你们还打算瞒着二伯母不说吗?”

方氏一听,竟然自己三个女儿都有份儿,不免急了:“到底怎么回事儿?赶紧跟我说说啊。”

楚杏儿看瞒不下去了,只得坦白道:“这钱是我和大姐小妹一起攒的,六妹妹教我们认草药,采了草药之后换钱。”

方氏大惊:“这是采什么草药啊?能赚这么多钱?死孩子,你这不是占人家便宜吗?”

说着,就把钱袋子硬要还给林氏。

林氏不收,她推拒着对方氏说:“如姐,这都是她们小孩子之间的事情,我们大人就不要参与了。念儿愿意教是她的事情,我不拦着,只要她们和和睦睦的就好。”

林氏说这话,也无不是在敲打二房的孩子,不要养大了野心,升米恩斗米仇,教多了反而变成了理所应当。她不在乎那些外物,但是她的女儿绝对不能受伤害。二房就算占了这点便宜又怎样,只要关键时刻能护着楚念柒就行。

方氏没有听出来,还是觉得自家占了太大的便宜。楚满囤这些年去扛活,赚了多少钱她心里怎能没数儿呢!三个丫头才几天啊,就攒了这么多钱。

“夕妹,别的都好说,但是这钱我们真不能收。”

“二伯母,这是姐姐们辛辛苦苦上山采药赚来的,你怎么说送出去就送出去啊!”楚念柒站在地上奶呼呼地开口。

听到这话,方氏转头看向自己的三个女儿,见她们都眼睛红红的,眼底是深深的委屈和不甘,她的手瞬间就动不了了。

楚杏儿心直口快,红着眼眶道:“你和爹非要秉承着孝顺,累死累活,当牛做马的给那个老虔婆当奴才,我们不拦着。但是能不能别拉上我们,我们又不是生来就是奴才命,凭什么天天做活伺候祖宗似的对待她们,还吃不上好的,穿不上好的?”

“我们是生来就低人一等吗?为什么我们要这样?”

方氏被楚杏儿说的一怔,瞬间眼眶也红了。

楚月儿性格温吞,即使觉得楚杏儿说的有理,此时也觉得话说重了:“杏儿,你怎么跟娘说话呢?”

楚杏儿似是觉察到自己的话过分,但又心气不顺,拉不下脸,粗暴地抹了一下脸就跑出去了。

见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林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拍了怕方氏的肩膀对她说:“你回屋歇会儿吧,其实,杏儿说的,话糙理不糙。就算伺候楚吴氏是应该的,却也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还是那句话,多想想孩子。”然后给了楚月儿一个眼色,让她去找楚杏儿,又让楚萱儿陪着方氏,才带着楚念柒回了南屋。

今天真是忙碌了一天,林氏心力交瘁,有些疲累,午饭垫一口就上床睡觉了。

楚念柒看到林氏进入了沉睡状态,小心翼翼地进了空间。

进入空间的那一刹那,楚念柒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变了一个模样,那片一亩三分地,曾经在距离地面二十厘米的地方黑色血丝雾缠绕。如今再看,竟然两米多高的地方都是清明的。

楚念柒走进那片土地,能瞬间感受到那空气出人意料的舒服,仿佛灵台都清明了。

楚念柒看着地里那两株人参,终于证实了空间祛除黑色血丝雾的方法。

种植植物可是释放灵气,植物越珍贵,释放的灵气越多。

楚念柒想,如果把这一块地种满了,没准能见度更高了。不知道这整个空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真是期待呢!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楚念柒出了空间,也趴在林氏的身边,甜甜的睡了。

那边北屋,方氏坐在床边,难得对自己过去的糊涂半生进行反思。

楚杏儿今天一番话像是巨锤打在了她的心上,震醒了她一直蒙昧的心灵。

是啊,她嫁进楚家,当牛做马十多年,就因为没有儿子,底气不足,在婆婆妯娌面前连腰板都挺不直。可是她,一没偷二没抢,凭啥就低人一等,伺候婆婆也就罢了,为啥连妯娌都得伺候着?更甚至,她的女儿还要伺候那些人,她的女儿又做错了什么?

不过是人善被人欺!

方氏在这边反思自己,那边楚月儿也在河边找到了哭泣的楚杏儿。

楚杏儿今年九岁,瘦小的身影比楚玉儿高不了多少。

秋天的来临带走了绿色,带来了金黄,送走了丰收,也迎来了萧瑟。

她单薄的小身影站在河边萧条的柳树下,更显得瘦削,看的楚月儿一阵心疼。

她慢慢走过去,干枯瘦削的手搭在楚杏儿的肩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娘也不易,我们拿着人家的钱容易,娘再直起腰就难了。”

楚杏儿终于不再憋着,转过身抱着楚月儿的腰,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姐,姐,呜呜呜,我知道,我知道啊,可,可是我们太难了,太苦了,我想吃肉……”

楚月儿听到这话,叹息了一口,缓缓抱住楚杏儿,眼眶也红了。

是啊,生活太难了,有一点浮萍就忍不住抓住,哪怕知道可能不合适,也不想放手啊!

怪不得人家喜欢占便宜,这占便宜是方便啊!

可是,人不能没有心啊!

罢了,娘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姐妹二人在河边柳树下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朝着楚家走去。

屋内,方氏也被楚萱儿安慰好了。

看着楚杏儿姐妹进来,方氏有一瞬间的不自在,楚杏儿也有些别别扭扭的,母女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楚月儿推了楚杏儿一把,楚杏儿走上前去,对着方氏嗫嚅道:“娘,对,对不起,我……”

“别说了,杏儿,是娘不对,是娘想岔了,这是你们姐妹赚的钱,娘不能做主去留。但是只有一样,得了人家的恩情,就得记在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还了。不要日子久了,把别人的帮助当成理所当然,做那遭人唾弃的白眼狼。”

方氏慈爱地看着三个女儿,严肃认真地说出这番话。

她知道人穷志短,但是自己的女儿却不能长歪。向别人寻求帮助,或者接受别人的帮助都是一种本能,但是不能当成理所应当。

孩子还小,及时提醒她们,才是正当的。

三个丫头听见方氏这样说,都兴奋不已,楚杏儿更是激动地跳了起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尴尬了,抱着方氏就是一顿撒娇。方氏点着她的额头,也憋不住笑了。

这么多年来,自家真是承了林氏许多照顾了,尤其是最近。最明显的,不提那吃穿,而是三个孩子脸上的笑容,也比以前多多了。

母女三人坐在屋里聊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突然楚杏儿脸色一变,对着东厢房就是吐了一口。

“呸,什么人啊?还亲伯伯呢,都不如村里那些人,方叔叔带着那些人上山找了好几个时辰。大伯倒是好,在家里待着,屁股都不抬。”

楚杏儿显然是气急了,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给。

楚萱儿听到这话,显然也十分气愤,皱着眉头,攥紧了自己的小拳头,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想去打人家一顿呢!

楚月儿听到这话,也低下了头,显然也对楚满仓这种行为十分不满。

方氏乍一听到这话,只觉得大房行事实在凉薄。亲侄女在山上丢了,村里人听到了都知道施以援手,作为大伯,他却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要说是没听到这个消息,谁信呢?大房里,也就楚子富和楚子贵是个好的,楚子金年纪小看不出来,但那楚兰儿也不是个好相于的。大房两个大儿子没在家里,如果在家里说不定会一起上山去寻找。

方氏自己的思维刚想完,才意识到楚杏儿说了什么虎狼之词。照着她的脑袋就是一下:“你这个丫头,都多大了,还张口闭口的屁股,那是你大伯,不许这么说。要是被人家听到了,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楚杏儿不服气道:“我说的本来就是。”

“是,你说的是,可是你觉得三婶可能不知道吗?”楚月儿趁自己老娘没发飙之前赶紧开口道。

楚杏儿一听,是这个理儿。

林氏对于楚家的事情不愿意掺和,但是心里却是有一杆秤。

她们想的没错,林氏确实知道了楚满仓的行为。

说不失望是假的,虽然对楚家二房以外的其他人没有报以多大的幻想。但是他们的凉薄还是刺激到她了,不过这样也好,省的以后再打交道的时候她会心软。就是有些可惜楚子富和楚子贵两兄弟,那两个孩子却是个好的。

不想了,眼下听张大夫的话好好给自己的念儿补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孩子小,身体还在发育,从小就补,比长大后要容易。

因为这件事,林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