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最喜欢的死法

第五百五十二章最喜欢的死法

这个太监是他的人,非常听话,办事妥帖,很让人放心。

而这个太监显然确实是个挺上道的人,他不仅自己来了,还带了一个火力全开的帮手。

帮他进行火力输出,意图在沈梵临死前,对她进行一番心灵上的沉重打击。绝对不让她对这人世间,再感受到一丁点儿的温暖,再有一丝留恋。

这不,这边大太监刚催促完,旁边一个嬷嬷就尖声道:“还磨蹭什么?难不成还等着皇上开恩饶了你不成?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

沈梦一脸恼恨地看着他们,这些曾经匍匐在她脚下的蝼蚁,如今到成了高高在上的模样。

她如何忍得?

“你们这些下贱胚子,也配在本宫面前这样说话?”

沈氏?

这个称谓,也是这些奴才配叫的?

那个火力输出的嬷嬷顿时嗤笑一声,不屑道:“哟,还本宫?我说这位娘娘,您怕是做梦还没醒吧?您活着的时候都已经被贬为庶人了,现在您都快死了,还来摆娘娘的谱儿?奴婢劝您,还是省省力气,一会儿等着上吊时候垂死挣扎吧!话说,那不是娘娘您最喜欢的节目吗?当了那么久的看客,今儿也正好参与其中啊!”

沈梦听着这个嬷嬷的嘴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个不停,但还是强压着火气,无动于衷。也不费那力气与她攀扯,只静静坐着不动。

她不信,她不信没有人来救她。

大太监看出了她的意图,顿时心中一凛。

不行,不能再等她了。万一她又出了什么幺蛾子,那岂不是坏事儿了?

他可不能砸了自己做事妥帖的招牌!

“来人,你们几个,都来送一送咱们这位曾经的贵妃娘娘吧!”

大太监说着,其他几个小太监听命走了上去,作势就要送沈梦去上吊。

这个时候,沈梦终于知道慌了。

“住手,你们这些下贱的奴才,不准碰本宫!”

“住手,本宫是二皇子的生母,你们竟然敢这样对我,我皇儿知道了,一定饶不了你们!”

听到这里,几个小太监下意识的住手,面面相觑起来。

讲真,虽然他们不把眼前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但是她说的话,确实让他们忌惮。

大太监看出他们的迟疑,面无表情道:“这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二皇子纯孝,即便是知道,也不能忤逆皇上。咱们也是为主子办事,都别磨蹭了,赶紧的。”

“是。”

但沈梦挣扎不已,让几人无从下手。

那位火力全开的嬷嬷这时候又开始发光发热了,“怎么地,还等着你儿子来救你啊?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她走到沈梦身边,轻声道:“你这么等着熬着,都是为了等着你儿子得偿所愿后把你接出去吧?那你想想,你儿子要争取那位子,是选择忤逆他的父皇,救出你这个劣迹斑斑的母妃呢?还是顺从他的父皇,表示孝心,让你死得其所,在你死后再略作悲伤呢?”

沈梦被她说的一怔,直接愣住了。

那嬷嬷再接再厉,“我看啊,你还是痛痛快快去死,别惹皇上不痛快了。也好让自己死的有价值些,别再让皇上更加厌恶二皇子。”

沈梦沉默好久,她盯着冷宫的门,眼里的光一点点沉寂下去。

她如何不知道那嬷嬷说的是再正确不过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奢望。

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贪恋人世繁华,再正常不过。

她想活着,这没什么不对的。

可是这个世间,似乎不再给她机会了。

那个嬷嬷说得对,已经这个时间了,沈家埋在宫里的暗桩肯定已经把消息传出去了。

这个时间,早就够人来到宫里求情甚至是阻拦了。

但是现在还没来人,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等太监们再来拽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挣扎了。

她可以接受去死,但是她依然没有勇气,自己选择去死。

她想活着的心情,比任何人都强烈。

沈梦最终还是被按进了上吊的圈子里,她与之前那些被她逼的上吊的女人没什么两样。在死之前,都是狰狞扭曲的,都是满心绝望的,都是垂死挣扎的。

不同的是,那些人自己坦然选择去死,要么为了保住想要保住的人,要么为了偿还身上的孽。

而她,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而这样怕死的人,身上的罪孽却是比谁都重。

沈梦的尸体已经掉在上面不动了,但是大太监还是没让他们抬下来。

先吊着吧,保险!

而另一边,被沈梦无限期待的二皇子和沈太傅,确实已经选择放弃了她。

不仅如此,他们还觉得这一次有些冒险。

宫里刚要赐死宫妃,他们就巴巴的往宫里跑,这不是明摆着在向皇上说他们有问题吗?

为了保住那些暗桩,二皇子和沈太傅不约而同的延缓了进宫的速度。

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皇上在发下赐死沈梦的旨意后,就已经在撒网捕人了。

即便他们慢的比乌龟,这些暗桩该抓的还是一个没跑。

等几日后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心疼的脸都扭曲了,这次他们沈家损失大了。

而此时,二皇子在想,这一次进宫该找什么样的理由。

或者,装作不经意从宫人的话语中知道沈梦被赐死的消息。

然后直接去拦下?

展现一下自己的纯孝赤诚之心?

二皇子想的很好,等到去御书房的半路,就找到了知道“消息”的机会。转身就往冷宫跑去,那模样,真真是一个担忧母亲的大孝子!

二皇子对沈梦还是有些母子情意的,只是一直被沈梦要求做这做那,有些烦躁和反骨。

但是此时看到了沈梦被吊在半空中,伸长着舌头的狰狞模样,他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他是想过放弃这个此时已经对他提供不了助力还拖后腿的母亲的,但是从没想过如此直接的面对她的死亡。

亲眼看到血脉至亲的死亡,这种时刻,真的太冲击人心了。

二皇子直接腿软,差点委顿在原地。

他不敢看沈梦的死相,转头怒视大太监,“你们,你们竟然敢杀了我母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