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七章 太子

第五百八十七章太子

至于那个“上面的人”到底是谁?

这些流放的人目前是没有机会知道了。

而反观京城这边,因为太子的横空出世,倒是好一番热闹。

谋逆之事虽然已经尘埃落定,大家各归其位,京城秩序也已然恢复。

但谋逆之事造成的影响,还萦绕在京城上空,使得京城的天空还是阴沉沉、灰蒙蒙的。

本来,那日龙舟宴上,听到皇上高喊的人,都觉得自己是知道了天大的秘密,京城很快就变天了。

但过了半个多月,皇上也没宣布太子的回归。

那些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怕不是皇上故意喊出来吓唬那些人的吧?

等大家都开始自我怀疑的时候,皇上才开始放出风声来。

直到一日早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向众人宣布,夏千俞是流落民间多年的太子。

一时间,即便是早有准备,也是满朝哗然。

不仅京城的世家圈子震动,这样的大瓜落在民间,也是热气腾腾、分量足足、受人欢迎的大瓜啊!

这个新闻的火爆程度,已经可以和宁王苦寻多年的丞相府嫡女回归的消息相提并论,成为目前京城最传奇的两件新闻。

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几乎都是这件事。

然后,众人就发现。

当初丞相府嫡女被山贼掳走,沦落山野十几年。

然后,她收养了同样被贼人掳走流落民间的太子殿下,还使他成为了自己女儿的童养夫?

哦,怎么天下被掳走的人,都跑去一家了?

众人慨叹命运的神奇,同时也在感慨,这位迟到六七年的太子,重新归位,仍是天骄。

在天子心中的地位,无人能及。

有些世家的心思,渐渐开始活络开。

夏千俞长得龙章凤姿、容色绝世的,本人又有能力,还是状元出身,武功又高,可真真是货真价实的品貌俱佳、文韬武略。

他那个模样,往那一站,也勾去了不少春闺少女的心。

他当初只是状元郎时,就有很多人家看中他,企图榜下捉婿。

后来他表现出来的如冷面罗刹一般的形象,倒是吓退了一些人。

而且,当初状元游街的时候,他高调的抱着自己的小未婚妻游城,甚至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是人家的童养夫。

这样厚颜的有主的名草,即便再是风姿卓绝,也让一些人望而却步。

然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即便小树苗落地成了草的模样,也终有一天长成参天大树。

以前的夏千俞能让一部分世家女子放弃,不过是因为身份上的加持不够。

如今他太子的身份一公布,什么冷面罗刹,什么资深童养夫……

那根本不是事儿啊!

什么?

说他那个小未婚妻?

呵呵,可笑,不过是乡下泥腿子的痴心妄想罢了,还真当真了?

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太子殿下能给她个侧妃做,已经是抬举他,报答当初的养育之恩了。

难不成,她还真敢肖想太子妃的位子?

众位闺秀先是心里狠狠地反驳一通,接着后知后觉发现。叫小泥腿子叫习惯了,却忘了,人家现在根本不是什么泥腿子了。

人家是丞相府的表小姐,如今宁王府唯一的千金。

虽说如今宁王妃已经怀孕,不久就要生下孩子。

但楚念柒在宁王府的地位,大家有目共睹。

宁王现在除了他最出名的妻奴的名声,紧随其后的就是女儿奴的名声了。

这样的楚念柒,岂是她们可以比的?

再者说,不靠这些外在的身份,单单凭着她自己,就掌握了京城中最顶级的那一圈夫人小姐的人脉关系。

她的丽人阁,把这些人抓的死死的。

那些想要好皮肤好身材的女人们,谁也不敢得罪她,就差把她供着了。

更别提她那可以养生的四季果蔬菜店,滋味独特美味的畅饮良品店、甜品屋,以及备受文人雅士欢迎的一品茶楼……

老人、孩子、文人、女人…….

真真是囊括了多个受众群体,业务发展广阔啊!

这么想着,这些还想竞争太子妃位置的闺秀们,不由得酸了。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

柠檬树前看大戏,彼此酸涩多又多。

但个中滋味再是不好受,奈何前面的果实太过诱人,总有跃跃欲试,妄想成为最独特的那个人。

这些闺秀们的反应暂且不提,倒是楚念柒,得知夏千俞的身份时,可是吓了一跳。

所以,当初皇上喊的“救你娘”,说的就是他啊!

所以,她这不是捡了一个小乞丐。

而是捡了一个隐藏的大佬啊?

嗯,这个大佬,还是养成系的!

所以,她这是阴差阳错的,让她娘把当朝太子给她撸过来当童养夫了吗?

呵呵,楚念柒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但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的,楚念柒的内心却有一点儿莫名的惶恐茫然。

他是太子了,他跟自己的年纪差那么多。

如今,他都已经可以张罗娶太子妃了。

而自己,还没长大呢!

若是他自己一个人,还能让他等。

可他现在是太子,谁敢让他等?谁又能让他等呢?

更甚至,皇上皇后会让他们的儿子等一个女孩儿长大吗?

最重要的是,平常的男子尚且得约束,才能守着一个妻子。

换成当朝太子,谁能强制他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呢?

而她也不想跟别的女人争风吃醋,去争一个男人的宠爱。

这么想着,楚念柒的脸上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

夏千俞何等敏锐,又是那般的在意楚念柒,岂能放过她脸上的这丝异样?

他知道,他的小姑娘,心里又把他推远了。

夏千俞真是一颗少男心泡在酸水里,对他的皇帝老子又气又怒!

他软化小姑娘的心容易吗?

这么多年了,他好不容易有点儿起色。

呵呵,这下好了。

一朝回到流放前!

夏千俞心情惨淡,一时说话也没了个顾忌。

“念儿,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实在是,在我眼里,太子的身份跟寒门的身份没有什么不同,说了反而会让你多想。我本想着,等父皇母后再生一个儿子,定了太子的位子,我再恢复身份尽人子之孝。但没想到,这么多年,他们还没生。”

楚念柒听他越说越不靠谱儿,最后竟然还略带了一丝委屈之意,也是醉了。

你爹知道你这么想吗?

你这么想,对得起你那些争夺皇位不惜谋逆的兄弟吗?

二皇子听了你这话,恐怕都得哭的咬牙切齿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