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九十五章 公布

第四百九十五章公布

林憬淮这边破案了,沈惊飞那边却是气的要吐血了。

他以为大家的水平都差不多,把自己的诗作放在最后读,还能得一个压轴的优势。没想到,中途出来这么一个意外。

有珠玉在前,他的所谓“压轴”诗作,被衬得像是玻璃碴子,根本压不住啊!

他以为这是林憬淮所作,又是嫉恨林憬淮的才华,又是庆幸当初自己没跟他同届考试,不然,岂不是被衬得渣都不是。

他可是要争状元的啊!

沈太傅也有些心思复杂,这么好的一首诗,应该会是他沈家子孙写的吧。

沈惊飞的水平他还是知道的,这样的诗他不是作不出来,但得超常发挥才行。即兴创作,他真能成吗?

万一是他之前写的,这次是运气好,碰巧诗题契合呢?

但沈太傅之所以是太傅,他就没有那么自欺欺人的习惯。

赶紧看看对面林憬淮的神色,嗯,震惊。

再看看沈惊飞的脸色,嗯,很黑。

看来也不是这两个人,所以,那到底是谁?

沈太傅逐渐露出惊恐的表情,眼神不断的在楚念柒和林瑾萱身上变幻,内心不住祈祷,可千万别是他想的那个样子。

沈惊飞就算不是这首诗的创作者,也最好别是最后一首。

前一首是这样的佳作,后面的得被比成渣渣。

但人生就是这么有意思,怕什么来什么。

高公公已经在读第四首了,沈太傅祖孙神奇一对视,彼此都懂了眼中的意思。

唉,拉票吧!

不能太丢人!

刚刚太监们已经给诸位大臣发了票笺,中意哪一首,就在票笺上写下诗的顺序。

沈太傅几个眼神下去,就能给沈惊飞拉上一些票来。

之前苦苦守在丞相党派的人,如今看老大回归,自觉有了主心骨。

不断的给丞相使眼色:老大,选哪一首,我们听你的。

只是丞相仿佛看不见他们的眼色,自顾自喝酒。

小弟们懵了,这是……什么意思?

让他们自行随便投票?

哦也对,老大家有三个人呢,他们不可能那么倒霉的就投了唯一的敌方吧?

看老大那么笃定,这最好的一首一定是林大公子所作。

投他,没毛病!

一群人打了鸡血似的,投了这一首。

不过,皇上也是鸡贼,每人手里有三票。最多可以投三首你认为好的,当然也可以只投一首。

沈太傅咬碎了一口老牙,气得胸口疼。

皇上端起酒杯笑,哼,别以为他没看见刚刚他给那些狗腿子使眼色。

这么一来,沈太傅的人得都只投沈惊飞一人,才可能缩小差距。

因为最大的是路人盘,他们可不管你党派争不争,他们只投自己认为好的。

很快,投票结果出来了。

第三首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若它不是,才真是暗箱操作了呢!

第二名是第二首诗,若是没有第三首诗,它也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最有意思的是,第一首和第四首诗并列第三名。

沈惊飞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拉票了竟然都不是第二名。

就,很气。

他竟然跟那个泥腿子名次并列?

直到高公公公布人名,沈惊飞再次傻了眼!

“第三名,恭喜沈家公子,恭喜林家长女。”

所有人都惊了,看向楚念柒的方向。

嗯?那个小泥腿子竟然不是第三名!

她竟然还有角逐第二名的实力?

沈惊飞也怒了,林憬淮刚刚还一脸震惊的模样,好像那首诗不是他作的一般。

结果呢?

呵,他是故意装模作样,想要他麻痹大意,然后轻敌,不去拉票吧!

真是卑鄙!

装模作样林憬淮:“…….”他是真冤!

高公公稍微有些尖细的嗓音再次响起:“第二名,恭喜丞相府林大公子。”

众人一度懵了,高公公,你是不是念错了。

高公公以实际行动回答他们,没错。

“第一名,恭喜,丞相府楚姑娘。”

现场一片沉寂,上一秒他们还在惊讶楚念柒会有争夺第二名的可能,下一秒他们就发现人家竟然得了第一名。

众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聚在沈惊飞的身上:“…….”太惨了,好惨一男的!

不仅跟女人并列名次,还被一个小泥腿子踩在脚底下。

哦不,今日过后,谁也不敢叫人家小姑娘小泥腿子了。

你这么叫,岂不是你比小泥腿子还不如?

年轻人不甘不服,年长者却是沉思。

嗯,人家的娃是怎么教的呢?

只有郭太妃是真的惊喜:“哎呦,我的小崽崽啊,你真厉害。”

激动之下一把搂住了楚念柒,连“本宫”都不说了,怀里的猫也掉了。

一直被伺候的猫主子:“……..”是你太飘了,还是我的毛不香了?你为了小崽崽,都放弃撸猫了。

这时,沈若茜柔柔开口道:“听闻楚姑娘和新科状元郎从小一起长大,有状元郎一直在身边教着,果然非同凡响。”

众人的脸色又变了,呦呵,这怕不是状元郎早就写好的诗词,今日恰好赶上了,才夺得魁首吧?

众人脸色一变再变,让一个乡下小泥腿子夺魁,他们是真不服,也不信啊!

这时,罗玉珠仿佛是要响应大家内心的心声,柔柔道:“这,她,她应该是自己作的诗吧!虽然今日夏大人没来,但我相信,楚姑娘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

楚念柒:“……”哇哦,好熟悉的一股白莲味儿。

楚念柒还没做反应,郭太妃就非常干脆的翻了一个白眼。

“呵,本宫就说,你若是赢了比赛,肯定有人嘴欠不自在。这不,这么快就冲出来显了。”这是对楚念柒说的,转身坐下,薅出刚刚落地的胖橘猫。

太妃娘娘的姿态一摆,撸着猫对罗玉珠不屑道:“你干脆说你不信这是小楚的实力,说她是作弊了状元郎的诗作好了,何必这么含蓄?”

罗玉珠泪眼汪汪:“不,不是,娘娘,我没有,我不是…….”

郭太妃慈和道:“好啦,你不要这样,你哭出来对本宫也没用啊!本宫在宫里这么多年,这种类型的哭戏都看腻了。”

作势就要哭出来的罗玉珠:“…….”

非常擅长这种哭戏的沈太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