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七十四章 镇国公府的思量(二)

第三百七十四章镇国公府的思量(二)

镇国公心情很好地回道:“那还不明显吗?陛下当众打那沈家的脸,可不是看重我们家嘛!”

暗色的背景下,洋洋得意的镇国公并未发现怀中的妻子勾出不屑的嘴角。

李氏当然不屑,镇国公府如今的荣耀可是跟她的儿女没有半文钱关系。

大女儿因为当初那该死的先夫人缠绵病榻、迟迟不死,她晚了一年多才能进门。如此,她的孩子也瞒不住了,只能生下来。

后来,要不是她聪明,恐怕还不能进门。

只是,这孩子到底生了下来。

从外室到正室,这名声到底不好。

害的她大女儿从小到大被人嘲笑,最后说亲也不能嫁到那些勋贵公侯世家中。

儿子说亲,虽说好了一点儿,可是跟娶了西凉侯府的嫡长女的世子爷比,实在是逊色太多了。

那个贱人生的儿女倒是出息,一个成了大将军,娶侯府嫡女。一个嫁给皇上,成了皇后,生下的儿子还是太子。

大概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这泼天的富贵,她们到底压不住,遭瘟在那个崽子身上。

如今,女儿实在是岁数到了该议亲了,皇后却又有复宠的趋势了。

这难道不是上天在暗示什么吗?

她本就希望小女儿能嫁到宫中去,如今那个贱人的女儿已经不能生了,她女儿进宫生下孩子,抱到皇后膝下抚养,那不就是嫡子?

只要糊弄好那个贱人生的皇后女儿,好好的抚养她的外孙。

等日后她的外孙登基成为皇帝了,再把皇后处死,她的女儿不就是独一无二的皇太后了嘛?

而她就是当今圣上的亲外祖母,到时候,谁敢不敬她。

她还要把那个贱人从傅家的祖坟里挖出来,说她不守妇道,泼她脏水,让她死后都没有地方埋。

谁让她当初不给自己腾地方呢?

害自己没了名声,女儿低嫁,儿子低娶。

想到这里,李氏的心头一片火热,仿佛已经可以预见她成为皇上的亲外祖母的荣景。

李氏压下心头的火热,赶紧对镇国公道:“国公爷,大姐儿失了太子,这么多年来,也没能再给陛下添上一儿半女,想来是不能再生了。如今在宫里,怕是独木难支,不然,也不可能到现在才复宠。”

李氏说到这里,顿了顿。

镇国公一听,可不是嘛,莞姐儿一个人在宫里,肯定生活的艰难。

李氏:“这么多年来,大姐儿也从不曾派人回家看看,想必定是宫里处境艰难,举步维艰。”

镇国公当然不愿意承认闺女不愿意回来是因为厌恶家里人,子女不孝不仅是子女名声不好,于父母面上也是无光的。

他自认自己是一位好父亲,长子长女都不回来,只是因为事务繁忙,处境艰难。

李氏看他顺着自己的思路走,愈发心满意足,接着道:“唉,这要是在宫里有个帮衬的人,大姐儿也不会那样艰难了。若是大姐儿膝下还能有个儿子,想必陛下还会立为太子的。到时候,咱们家就还是太子外家了,何愁不能起复?”

镇国公眼睛发亮,对啊,太子虽然失踪了,但是还可以再生啊!

莞姐儿生不出来,不是还有别人嘛!

茵姐儿也早就及笄了,是十六还是十七来着,正好可以进宫啊!

到时候,她们姐妹二人独得圣宠,称霸后宫。茵姐儿生下太子,抱在莞姐儿膝下,到时立为太子,这天下何愁没有他们镇国公府的份儿啊?

镇国公越想越激动,也跟刚刚的李氏一样,幻想起了未来的风光。

李氏看他要跑偏,赶紧咳嗦一声提醒他。

这时,镇国公才想起来要跟李氏说的事情:“有茵姐儿啊,芳儿,让茵姐儿入宫去,正好可以帮着她姐姐。茵姐儿也该说亲了,入了宫既能成为皇上的妃子,又能帮着莞姐儿,一举两得。”

李氏的声音有些为难:“老爷,你也说了,莞姐儿是茵姐儿的长姐,莞姐儿会不会不同意啊?再说了,皇上如今都四十五了,我还不希望我们茵姐儿进宫呢!”

镇国公不赞同道:“诶?你这就是妇人之仁了。她们姐妹二人一起服侍一个男人,传出去,不还是娥皇女英一段佳话嘛!至于皇上的年纪,你就更是短视了。年纪大的疼人,咱们茵姐儿年轻娇嫩,更容易得皇上宠爱。你咱俩不就是嘛,当初,我多疼你啊!”

如今的镇国公夫人确实比镇国公小了十多岁,不然,镇国公也不会常来她这正室的房里。

李氏心里一阵得意,面上还娇羞地啐道:“呸,老不修的,讨人厌。”

镇国公哈哈大笑:“这就老不修了?还有更不修的呢!”

两人停止了正经交流,室内出现了另外一种声音。

……

与此同时,城郊外五杨村的林园内,却是一片热闹景象。

这大概是林氏离家之后,过的最欢腾的一个除夕了。

宁王挺大岁数一个人了,比少年郎还能闹腾。

他像是有使不完的精力,还拥有源源不断的快乐。

除夕夜,林园的主子们几乎都在守岁,不过一会儿,几个半大小子要放烟花,宁王竟然也跟着出去了。

看着他们嬉戏逗闹的样子,林氏只觉得心头温软至极。

闹了一通,等守岁结束,众人各回各房了。

倒是念园,楚念柒等了半个时辰后,果然见夏千俞来了,二人又进了空间里。

两人巡视着空间,夏千俞便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叶子玉佩。

那玉佩是帝王级翡翠雕刻而成,通体碧绿,偏偏叶子的每一条脉络都十分生动清晰。

若不细看,还真像是一片巴掌大的树叶。

夏千俞把绿叶玉佩递了过去,“拿着。”

“送我的年礼?”

“嗯。”

楚念柒尴尬了,完了,她没给他准备。

夏千俞瞟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用你给我准备年礼,你收下我送你的礼物就行了。”

楚念柒更尴尬了,这么多年来,她好像是很少给夏千俞准备什么哈。

有点儿心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