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九十章 上学前奏

第三百九十章上学前奏

两家人早已分家,甚至断绝关系。

除了楚子富三兄弟,楚念柒不愿意跟楚家老宅任何人打交道。

所以,即便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几人也没打算去老宅看看。

几人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楚玉儿这时出来,恰好看到了楚念柒远去的背影。

“哼,泥腿子。”

现在的楚玉儿已经长成了十三岁的豆蔻少女,这些年的沉淀已经苏容慧的精心培养,她也终于不再那么冲动急躁。

何况,她现在觉得自己父母双全,父亲在朝为官,她已经成为了官家千金。楚念柒家再有钱,也不过是最下等的商户,跟她无法相提并论。

大夏对商人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歧视,但到底士农工商,商是最末等。

也幸好她们识趣,自己走了,没有凑上来碍眼,不然她一定要讽刺讽刺她们。

楚玉儿看了几眼没兴趣看,就走了。

回到楚家老宅,她眼里闪过厌恶鄙视。

这个农家小院,实在是太邋遢肮脏了。

若不是她娘非要她们来,她才不愿意过来呢!

楚子文和楚子武正在吃席面,丝毫没有理会外界的环境。

楚玉儿白了一眼他们,朝着一直在微笑待客的苏容慧走去。

“娘,我刚刚看到楚念柒那个贱丫头和那一家人了。”

苏容慧嘴边的微笑僵了一瞬,随即迅速回过神来。

“哦,她们来了?是给你大姐姐添妆的吗?林园那么有钱,众所周知,不知道她的添妆得多丰厚呢!”

楚玉儿眼里划过一丝嫉恨:“娘,你说什么呢?人家是空手来的,怎么可能给大姐姐准备了添妆?来院都没进来,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走了。她们这是有钱了,根本不把这些穷亲戚放在眼里。”

苏容慧叹了一口气道:“唉,算了,别说了,不是谁都像你爹一样,即使发达了也不忘乡里的。你也别管那么多了,忘了娘告诫过你的吗?不要管别人的事情,把时间放在修身学艺上,把你的女红和琴艺学好了,才是最实在的。”

楚玉儿像是骄纵的小姑娘不服气一般,“哼”了一声,也不再多说了。

等二人两步之后的梁小珍走了,母女俩对视一眼,意味深长的笑了。

不到半刻钟,就听见不远处李氏的谩骂声。

“真是黑心肝烂肚肠的家伙,那么有钱也扣扣索索的,留着等她死了花吗?她二婚的时候,我儿子还给她送贺礼了呢!我女儿成亲,都不知道来随礼,真是没点儿教养……”

苏容慧听着李氏的骂声,心满意足的笑了。

林氏啊,你和离了就老老实实龟缩着好了,怎么能又成亲呢?

还那么风风光光地嫁了一次,这让她情何以堪?

林氏成亲的事,他们一开始是不知道的。

还是后来初二时候回去拜年,听于家村的人说的。

那些八婆们,七嘴八舌的讲述了林氏成亲时候的盛大场面,以及那风光的六十四台聘礼。

这招婿招的比人家娶亲还高调划算。

也是因此,苏容慧才发现,她一直以来都低估了林氏的财力。

满以为他们如今也不过是个大地主一样的人家,她们如今手里也有两个铺子了,等她妥善经营起来,家里也会起来的。

可是听完那些村民的讲述,他们家的财力,才那些聘礼都赶不上,这如何能让她不窝火?

不过,想到楚梁最近跟齐家一起盘算研究的蔬菜大棚,她又舒了一口气。

大棚里已经种出了蔬菜,他们的铺子肯定能卖出高价的。

城里那个四季果蔬菜店卖的那样红火,供不应求。他们的铺子一出来,肯定会瓜分出一部分市场出来的。

因为楚念柒是在庄子里盖的大棚,苏容慧等人并不知道这四季果蔬菜店是楚念柒家的。

此时,她还做着压倒四季果蔬菜店的春秋大梦。

楚念柒一家才不管他们怎么想呢!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真。

到了京城后,众人直接进了状元府。

其实宁王很想带着林氏娘俩回宁王府住,可是这么一来,估计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带着一对母女回京了。

眼下,还不宜那么高调。

不情不愿进了状元府的大门,但转头又被送闺女上学的兴奋取代。

闺女的小书包里该放啥呢?

快让他好好想想。

嗯,一袋牛肉干、包蔓越莓酸奶条、一罐酸奶酪、一包家里特意做的双莓糕、再来一瓶葡萄汁……

林氏无语:“你是把她当吃货吗?她是去上学的,不是去吃的。”

宁王不理,接着装。

嗯,还有闺女的小手帕,要拿着,手手脏了要擦。

闺女装银票的小荷包,要拿着,有喜欢的东西要买。

装多少银票呢?嗯,两千两,明天一天应该够花了。千万不能被别人比下去,不然闺女该失落了。

还有还有,闺女的小鞭子要拿,万一被人欺负了得狠狠地揍回去。

林氏额角突突跳:“她是去上学的,你给她装那么多东西,你是老妈子吗?”

宁王委委屈屈,瞪着狗狗眼看林氏。

“起开,让我来。”

宁王退位让贤,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林氏。

然后就看到林氏装了一堆…..

小镜子、珠花、小扇子、手链、项链、手镯、戒指…….

宁王:“…….”说好的,不是去上学的吗?

林氏:“小镜子是怕念儿脸上沾了脏东西不知道,随时可以照。珠花可以送给好朋友,用来当交朋友的小礼物。走路多了出汗,可以用这小扇子,又实用又精致。这些首饰,自然是比美用的。千万不能小看了小女孩儿之间的比美,我闺女长的这么美,绝对不能在外物的比试上被她们比下去。”

宁王瞬间觉得言之有理:“夫人说的对,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林氏得意一笑:“这样一来,一个书包背不下,那个绣夕颜花和绣文竹的书包都得背着了。”

宁王:“……”突然觉得这才是他媳妇儿的目的,但是他没有证据,不敢说。

楚念柒放心的把装书包的任务交给他俩,然后第二天就看到装了一堆乱七八糟东西的两个书包。

楚念柒:“……”她深深觉得,这两个人是来捣乱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