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121章 楚月儿成亲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一百二十二章楚月儿成亲

听到这个消息,宋刘氏沉默了良久。

对宋承峰道:“看来,这个换亲还真是换对了。幸好,没把那个楚兰儿娶进来。不然,背后有那样一个娘在,以后家里有点儿啥事儿都是一番闹腾。”

“嗯,月儿是个好的。”

宋刘氏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有些诧异他竟然会评价女人。

她笑了笑,难得开玩笑道:“看来我儿确实长大了,知道怎么分辨好赖女人了。”

“娘,你,你就打趣我。”

“好好好,不说了,明天还得去接亲呢!快去睡吧!娘知道月儿是个好的。”

在宋刘氏挪掖的目光中,宋承峰面红耳赤的去睡觉了。

……

第二日一早,天刚大亮,楚家小院的西厢房就有了动静。

好歹是闺女大喜的日子,方氏今天也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看着比往日精神多了。

两个小女儿也都自己洗脸洗手,大的给小的梳头。她们的衣服也换上了没有补丁的旧衣,这些都是楚兰儿或者楚玉儿不要的。

只有楚萱儿,比楚念柒身材瘦小,穿着楚念柒的旧衣,看起来又新又好看。

两个小姑娘的头上,都戴着一朵粉粉的绢花,看起来更精神可爱了。

只是,那张小脸实在太瘦了,皮肤有些枯黄,让人看着明明是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却一点儿都不水灵。

但就这样,已经比原来好很多了。

楚月儿刚起,就听见楚家的大门被敲响。

方氏赶紧过去开门,怕敲门声把楚家那些人吵醒,楚吴氏又要开骂。

她闺女大喜的日子,她可不想给闺女找不痛快,也不吉利。

打开门一看,竟然是绿云和绿英两个丫头。

她在林宅做活,是知道这两个大丫鬟的。

客气道:“绿云姑娘,绿英姑娘,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我们是奉我家夫人的命令,来给月儿姑娘送东西的。”

“送东西?快进来。”

“我们就不进去了,二夫人拿进去给月儿姑娘吧,别耽误了吉时。”

绿英说完,就把手上的包袱塞到方氏的手里,然后拉着绿云就走了。

方氏不明所以,带着包袱进了屋。

把包袱给了楚月儿,道:“绿云姑娘说是你林姨给你拿过来的,你打开看看吧!”

楚月儿听说后,打开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紧接着,楚杏儿和楚萱儿的吸气声也响起。

方氏还以为是怎么了,这么回头一看,也被那满目的华美的红色吸引了。

“这,这也太贵重了。”

“娘,姐,这,这件嫁衣真是太漂亮了。姐,你穿上肯定是最好看的新娘子。”楚杏儿兴奋道。

“娘,这太贵重了,我们怎么能收下呢?”楚月儿惴惴不安。

方氏沉思一会儿道:“你林姨给你的,你就收着吧,她不差这个,这也是她的心意。”

“姐,你就收着吧,大不了以后,你多孝顺林姨。”

“就是啊,姐,你穿上这个肯定好看。”楚萱儿也跟着劝。

到底是个小姑娘,长这么大都没穿过好看的新衣服,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呢!

眼下,有人送来了新的红嫁衣,她的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楚月儿把心里那点儿不安放下,换上了新嫁衣。

人靠衣装马靠鞍,楚月儿换上新嫁衣,整个人也多了几分少女的娇羞妩媚,青涩撩人。

方氏看的心疼,闺女长这么大都没穿过新衣服,是她这个当娘的没本事。

母女二人感慨着,就听见楚杏儿大呼一声:“娘,快看。”

只见,楚杏儿的手里举起了一个金簪子,做工细致,金光璀璨,是一支云凤纹金簪。

二房的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首饰,一时间都看愣了。

刚刚只顾得惊讶那崭新华美的嫁衣,没注意包袱里还有其他的东西。

这一看,原来还有一个装首饰的盒子,以及一块崭新的红盖头。

方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地落下,“你林姨,是个好的,你,以后,一定要记着这份恩情。”

“我会记得的,娘。”

当然会记着,会牢牢记着一辈子。

这份成亲的体面,是林氏帮她撑起来的。

就是平常,也不会有乡下姑娘出嫁的这么体面,新的嫁衣盖头,还有纯金的簪子。

楚杏儿小声开口:“娘,快别哭了,赶紧给我姐收拾,把头发梳了然后把簪子插上,盖好盖头。要不然,一会儿我奶奶发现了,又该闹着要了。”

“对对对,赶紧收拾。”

她们可不能忘了楚老太这尊大佛。

楚月儿楚家,除了楚家人看重外,其他的人都没当回事儿。

这个时候,谁有能力把喜宴大办啊!

不能大办就没有热闹,没有热闹,谁还看啊?

楚吴氏倒是记着自己和李氏的阴谋呢!

不过,她是万万没想到,林氏会给楚月儿送嫁衣和首饰。她还就以为林氏会随一份很大的礼呢!

她一直等着这份大礼,然而,她却是注定等不到了,因为林氏根本没打算在楚家随礼。

楚兰儿今天起得也挺早的,毕竟今天是她的堂妹嫁给她前未婚夫的日子。

虽然她如愿以偿的换了亲事,没有嫁进那家。可是,她心里总有点空唠唠的,复杂的很。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这一步到底是对是错。

坦白来说,她对宋承峰这个男人还是很有好感的。当年,母亲为她选中了这门亲事,她是很高兴的,还一度欣喜自己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可是,三年巨变,曾经被所有人看好的小伙儿,也从读书人变成了庄稼汉,还是一个丧父的,拖着一个体弱多病的寡母。

她实在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婚姻,光有感情是不行的,还得有银子。

看那二房,例子还不够深刻吗?

二叔和二婶的感情不好吗?可是,一家人过得是什么日子啊?父母都在,活的也如乞丐一般。

她楚兰儿,永远不要过这样的日子。

所以,她不后悔,她绝不后悔。

这样的心态,在楚月儿穿着华美鲜艳的红嫁衣出门的时候,就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