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零一章 谁是叛徒

第二百零一章谁是叛徒

大东村的土匪们都被这一手给吓到了,干了这么多年的坏事儿,他们对危险也有着非常敏感的警觉的。

今天,怕不是要踢到铁板吧?

在众多土匪愣神的功夫,村长媳妇等人已经跑到了村尾。

那是人堆聚集的地方,杜老二和他媳妇已经等在那里了。

刚刚他娘差点被抓的时候,他也是万分焦急的。

可是却没想过上前去救自己的老娘。

村长媳妇四个人,这个时候才敢放松下来,喘一口气。

大房媳妇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呼呼的大口喘气。

这个时候,她才看见站在二房身边的大女儿,一点儿都没有她这般的狼狈。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刚刚跑的时候,都忘了这个大女儿。

刚要发火,对上女儿直直对来的目光,大房媳妇突然有些心虚。

杜杏花心中冷笑一声:呵,这就是她的亲娘啊!多亏她自己想着自己,不然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多么讽刺,女儿跑的时候不叫爹娘,母亲跑的时候也忘了女儿。

周围的人都把心神放在土匪身上,没有注意到这一小片的风波。

那边土匪们嚣张而来,火把就举了不下三十个。

这边为了与土匪对抗,也是不甘示弱,火光把村尾照的大亮。

两个光团之间的黑暗,就像是楚河汉界,把两个势力分割开来,对立抗争。

就是不知,这一局棋,究竟谁胜谁负。

挡在村民前面的,依然是林氏那一行人。

这群土匪,是冲着她们来的,自然没有让别人挡在前面的道理。

林氏让一些老弱妇孺躲在杜长山家的院子里,还有村尾其他处在村民身后的房子,这个时候,都成了她们的避难所。

林氏让云娘也回屋躲着,云娘不从:“我好歹也在外面经历过世面了,这点儿事,我还是不怕的。再说了,这不是有你呢吗?”

说着不怕,云娘的手还是抖的。

只是,她不想做丢下好姐妹离开的人。

楚念柒的神识放出去粗略一看,这群土匪大概来了一百二十多人。

大东村一共二百多户人家,除去女人孩子和老人。

其实,在人数上并不吃亏。

人们见到土匪之所以害怕,首先是在气势上就短了人家一筹。

成天做坏事恶事的,和老实巴交做农活的人,气势上肯定是不同的。

再一个,土匪手上有武器。

大刀和锄头,不管是名字还是外形上,也是差了一大截的。

最后,就是土匪是集结在一起作恶的。

可是老百姓却是分堆跑,从来没想过团结在一起,会产生什么巨大的能量。

楚念柒想,正好,今晚,就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翻身农奴把歌唱!

那些土匪,在最初的震惊之后,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刚刚射箭的陈杰身上,都以为他是头头。

二当家道:“小子,你把我们山寨的人交出来,老子也不为难你,今晚这些人,我们就不动了。”

话虽这么说着,但是二当家的可没想放过这个死小子。

伤了他们几个兄弟,怎么可能放了他?

不过是被他那一手高超的射箭术震到罢了。

他们这群人,也就几个头头有些身手,其他人,那就是臭苍蝇聚在一起,瞎哄哄。

遇到真正的高手,也只有拍死的命。

可是,他们今天晚上除了抢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抓叛徒。

杜玉郎那个蠢材,自以为是的家伙,竟然还敢糊弄他们。

“不知道你说的你们山寨的人都有谁呢?包不包含杜玉郎这个人?”

“当然包括,还有他那个表哥,都是我们山寨的叛徒。”

听到他这么说,人群中瞬间炸开了。

“什么?杜玉郎竟然是土匪?”

“是啊,他怎么是土匪啊?”

“他要是土匪,那咱们每回给土匪送的粮食,是不是有他的份儿?”

“村长呢?杜玉郎是土匪,他怎么说?他到底知道不知道?”

“对了,村长呢?”

这个时候,大家才反应过来,今天晚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村长竟然不见了。

“诸位要找的村长,正在长山大哥家的院子里捆着呢!”

“什么?你竟然把我家老头子给捆了,你个小杂碎,赶紧把我老头子给放了。”

村长媳妇刚刚被自家小儿子是土匪的消息镇住了,此时听到老头子竟然还被捆住了,瞬间炸了。

“哼,为什么要放,他可是带着土匪来偷我们东西的。”

“你放屁,我家老头子才不稀罕你家的东西呢!你赶紧给我放人,少诬赖我家老头子。”

“嗤,是不是诬赖,那群土匪会告诉你真相。”陈杰讽刺道。

陈杰转过头又问道:“这位土匪大哥,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何要称呼我村的杜玉郎是你们山寨的叛徒呢?”

提到杜玉郎,二当家有些不屑,吊儿郎当地开口道:“杜玉郎那个小白脸,看起来人模狗样的,贼点子倒是不少。他糊弄我们山寨的人来抢劫你们村的富人,还打算吃独食儿。每回运到我们山寨的粮食,竟然还敢私自扣下。要钱不要命的家伙,糊弄我们大当家,就是死路一条。”

二当家这话一出,村民们又是炸了一锅。

“什么?每次咱们运的粮食,他们家竟然私吞?”

“怪不得,咱们都饿的这么瘦了,他们家的人倒是不见瘦,原来吃的是咱们的粮食。”

“不要脸的东西,亏我们这么信任你们,竟然这么欺骗大家。”

“平时耀武扬威好像我们欠了你们的,没想到,倒是你们欠我们的!”

“该死的老婆子,要不是你家那口子丧了良心,我小孙子也不会饿的生了病。”

“就是,你这个该死的老婆子,做了多少孽啊?”

几个义愤填膺的女人听到这话,直接上前揪住村长媳妇就是打。

杜马氏自从成了村长媳妇儿后一直就是风光高傲的,何曾这般狼狈过。

面对众怒,她的儿子儿媳妇都不敢来对她施以援手。反而在那里不停的解释,这事儿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不知情的。

而那几个平时在村里当孩子王的孩子们,此时都被吓傻了。

直愣愣的,连哭都不敢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