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四十七章 梅开二度?那就来吧

第三百四十七章梅开二度?那就来吧!

听到宁王说的这些话,说不感动是假的。

其实,她也不是怀疑宁王的心意。只是,要做一个决定,关于终身的决定,难免要慎重的问一问了。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林氏觉得,大概,她前半生吃的苦,都是为了以后的甜吧!

第二日,林氏找到了楚念柒。

“念儿,你正在忙吗?”林氏来到念园,楚念柒正在插花。

“没有,娘,你有什么事吗?”

林氏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深呼吸了几次,羞赧道:“是,是有些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楚念柒猜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东西,乖巧地看着林氏道:“娘,你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女儿永远都支持你。”

林氏心下很感动,看着楚念柒,有些动容道:“念儿,你,你觉得你宁王叔叔怎么样?”

楚念柒:“他很好啊!他对娘好,对我也好。而且,他对娘的心意,天地可鉴。我想,如果要问这个世界上哪个男子最爱娘,那恐怕就是宁王叔叔莫属了。他不仅是一个好夫君,而且还满足了女儿对父亲的所有幻想。”

楚念柒知道林氏的顾虑,她大概心里也是喜欢宁王的,只是怕自己不同意。

可是,她怎么可能不同意呢?

林氏和宁王这对苦命鸳鸯,实在是太应该获得幸福了。

至于那个从来没有尽过父亲责任的亲爹楚梁,呵呵,谁记得他哦!

林氏得到了楚念柒的回答,心下一块大石头落地。

也许,她是该给自己的人生一个交代了。

得到了林氏的点头,宁王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他终于是有媳妇儿的人了!

有名分的!

可是林氏跟他商量,她们现在的身份还不能暴露。

就在村里成亲好了,他依然当他的上门女婿。

如此,既不暴露身份,还有了名分。

宁王哪有不同意的份儿,林氏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之后,宁王便开始张罗成亲事宜。

虽然是在村里办喜宴,但是也不能马虎不是。

这期间,留在秦州府的邢伯赶着马车,送来了几大车的水果。

楚念柒在秦州府也拥有好几个大庄子和田地,庄子里种植果树和药材。

秦州府的珍馐阁开的依然很火爆,目前在京城附近山上种植的果树还未结果。楚念柒自己虽然不缺果子吃,但是她没有拿出来的好时机啊。

邢伯带来的果子,可算是给大家解了馋了。

宁王捧着一串葡萄,吃的尤其香甜。

“这葡萄太好吃了,都赶得上宫里的贡品葡萄了。”

楚子安捧着一个桃子,吃的欢快,听到宁王的赞美,还点头赞同。

“那是,也不看这是谁种出来的。”

宁王疑惑:“你种出来的?”

楚子安:“……不是。”

宁王翻了一个白眼儿:“那你得意什么?”

楚子安:“……”最近就感觉这个男人飘了,他是不是不想当他们爹了。

呵,果然,男人,养着养着就狗了。

这几天刑部有事,夏千俞只有晚上的时候跑回来,到楚念柒的空间里“厮混”。等到天亮的时候,再走。

刑部这两天破了一个大案子,跟邱家有关。

邱家旁支一个女儿,是家中独女。父母感请好,父亲未曾纳妾。硕大家产不能无人继承,便招婿上门。

当年那女婿只是一个寒门书生,靠着邱家供他读书科举,最后考中进士。

可是,这女婿在入仕做官后就对这岳家颇多不满。

不仅对妻子屡屡挑剔,还以妻子生不出儿子为由频频纳妾。

他的岳父岳母年纪也大了,陆续去世后,没了娘家人撑腰的妻子更是百般受他委屈。

好不容易再次怀孕,结果这个男人把他的表妹接到了家中。

还扬言要贬妻为妾,娶那个表妹为妻。

那表妹是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可是她带来的儿子竟然跟她丈夫长得一模一样。那孩子的年龄算着,竟然是他们成亲后的第二年就有了。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在成亲第二年就跟有妇之夫私通。

那妻子的女儿已经十三岁大了,马上就要议亲了,为了女儿她忍了下来。同意那个表妹进门,但是绝不同意被贬为妾室。

男人知道妻子又怀了孕,便也没有计较,毕竟,他也是想要一个嫡子的。

可是,这个表妹,说是书香世家出身的落魄小姐,可是心肠比蛇蝎还歹毒。迫不及待要当这一家的嫡妻主母,净是下毒害了妻子小产。

不仅如此,在害了妻子小产之后,又害的她女儿中毒在床,奄奄一息。

那妻子也是被这样的渣男贱女恶心的透透的,得知女儿活不久之后,索性,直接一包毒药把全府人都毒死了。

最可怕的是,她竟然把她丈夫和丈夫的表妹,都扒光了衣服,又刺了无数刀,仍在了门外。

真是让他们死了都被侮辱。

更绝的是,一把火把丈夫家的祠堂都烧了,让人家祖宗都不得安宁。

谁叫他们祖坟里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孙呢!

夏千俞和刑部、大理寺、顺天府以及五城兵马司的人都去了现场救火,没想到,全府中还有一个活人。

正是那奄奄一息的女儿。

那姑娘叫邱红叶,如今还在仁济堂治病。

具体的毒是什么,还未能查出来。

这件算是伤亡损失比较惨重的事儿,但却找不到惩处的人和说理的地儿。

事件的主人公都死了,找谁赔偿公共财产损失,惩罚谁啊?

不过这件事,倒是引起了京城人的风波讨论。

有人说,“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那表妹为人妻时不守妇道,当了寡妇也不甘寂寞,入府为妾了还不安分,实在是毒妇也!

娶妻不贤祸三代,就是因为有这样的毒妇,才会家宅不宁。

也有人说,这邱家女太刚烈了,怪不得不得丈夫的喜欢。一朝得势,便频繁纳妾。

只有少量人说,这男人狼心狗肺、白眼狼,落魄时得了岳家之势,一朝出人头地便露出人品最恶劣的原型。

这个时代,对男人的宽容度永远比女人强。

即使女人忍气吞声、受尽委屈,可世人还是会找她们的错,认为她们没做好。是她们自己的问题,不能讨丈夫的喜欢。

可是,却没有人苛责那些,既想要当家主母贤良淑德的大度、掌管中馈的本事,又要美妾红袖添香的意趣、缠绵小意的温柔,还时不时的再去外面打打野食,换换口味儿,增添一下生活的乐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