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十七章 采草药

第二十七章采草药

李氏的来意,林氏在清楚不过,无非是从楚吴氏那里听到这里有便宜可赚,也给她家的孩子谋取一点。

李氏为了孩子她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要是谁都打着为了孩子的名头来搜刮她这个冤大头,那岂不是乱了套?

当下,林氏也默不作声。反正这个大嫂平时对她也不好,就是你好她就笑,你坏一点儿,她就立刻变脸。

但是有求于你的时候,她又能立刻恢复笑脸,林氏都怀疑她是没长脑子,还是以为别人没长脑子,不记得她说的那些话,干的那些事。

李氏流了半天泪,也没人哄她,没人劝她,不免有些尴尬。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对林氏说:“三弟妹,我听说你给了二房那五丫头好几套衣服,金儿正小,你把六丫头小时候的衣服也给金儿拿几套吧!”

林氏是真不想给,楚念柒的所有衣服,都是她亲手做的,三四岁的衣服给就给了,更小的,她还想留着呢!

等楚念柒长大了,再回头看,那都是回忆。

可是看到李氏那张讨好的脸,和怀里楚子金那怯怯小小的身影。

林氏的心也硬不下来了,算了,就当是为了孩子。

于是从炕上的棉衣里拿出之前云娘给的那两匹布,用剪子从那细麻布的布匹上,剪下了三米。只要李氏不手残,这至少能给楚子金做两套衣服了。

李氏一看是细麻布,立刻欢欢喜喜的接了过来,在心里换算了下,大概能值二十来文钱呢。

李氏自觉捡了一个大便宜,但是一抬眼看到地上摆着的几双鞋。眼珠子一转,对林氏说:“三弟妹,你看你衣服料子也给了,要不把六丫头穿不下鞋也给金儿拿两双吧!”

真是蹬鼻子上脸!

林氏对她的那点子同情心立刻收起,冷着脸不说话,楚念柒也被她的厚脸皮惊到了,她倒是会得寸进尺。

楚子安气呼呼地说:“妹妹是女孩子,妹妹的鞋子怎么能给男孩子穿?”

李氏讪笑着,看了林氏一眼开口道:“怎么不能啊?咱们乡下不兴那些讲究。”

“听说小子穿带花的鞋和衣服会怕媳妇儿,脑袋上带花也是,大伯母要是不怕七郎弟弟长大成了怕媳妇儿的窝囊废就拿去穿吧!”

李氏听了这话,瞬间打消念头,她才不会让她的金儿成为窝囊废呢!

当下干干笑了两声抱着楚子金走了,出了西厢房的门口,又回头冲着南屋撇撇嘴,在心里骂了一声“小气”。

正房门口,一直关注着西厢房的楚莲儿看到这一切,跑回西屋对苏氏说:“娘,大伯娘在林氏那里拿了几米细麻布走了。”

苏氏冷冷的看窗外,没有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里的帕子被她揪的不成样子,微笑唇的弧度也不能感受到她的亲和了。

楚莲儿以为林氏嘲讽苏氏的话才给了苏氏这么大的刺激,于是安慰道:“娘,虽然你是后进门的,但是爹依然最把你放心上。她最先进门又怎样,不过是不会下蛋的母鸡罢了,到现在也生不出儿子来。”

楚玉儿仍是小声啜泣着捧着自己的手,听到这话,接道:“就是,她们一家子的贱肉,楚子安也是贱种,总有一天,我要还回来。”

楚莲儿没有阻止姐姐的愤怒,反而幽幽开口道:“都怪我,要不是我听到了林氏母女的计划,告诉娘,娘就不会带着我们去,也不会害的姐姐受伤了。”

楚玉儿听到这话,更是怒火中烧,气急败坏地说:“哼,想生弟弟,她做梦,爹根本不喜欢她,她就算生出来也是野种。说不定楚念柒就是野种,你看她那副长相。”

楚玉儿说到这里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是真的。

楚家的孩子虽说长得不差,可是谁像楚念柒那样,小小年纪就一副狐媚子长相,和她娘一样。说不定就是她娘跟别人偷情生下来的野种。

听到这话,苏氏眼睛里划过一缕暗芒,却也没有开口阻止年纪小小的女儿口出恶言恶语。

听着两个女儿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林氏母女施加恶言恶语,苏氏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

西厢房里,林氏给楚念柒和楚子安量尺寸,打算给他们兄妹二人一人做一套秋装。

楚子安以前的衣服也是林氏做的,只不过没有楚念柒那么多罢了,什么时候穿坏什么时候算完。

毕竟楚家的孙子多,做的多了,也不会在楚子安的身上停留。苏氏就曾干出,为了让林氏也给和楚子安一起玩的楚子平做衣服,故意让楚子平冻着的事情。要不是后来生了大病,她还稍稍有点儿对亲儿子的心疼,还不会让楚子平在大冬天穿棉衣。

楚家的大院终于安静,这场因为送衣服而引起的风波,也终于停下来。

楚念柒身体彻底好了之后,就带着楚子安一起上山采摘草药。

林氏看这几天楚念柒的身体确实已经完全好了,便放下心来。每天早晨起早去坐牛车去镇上绣屏风,中午就坐着牛车回来。

下午把楚念柒采回来的草药,按着楚念柒说的方式处理好,放在背篓里,第二天背到镇子上卖到医馆。

每次都能赚一百到七百文不止,这些钱林氏一文不要,都让楚念柒自己存着。楚念柒给林氏留出日常开销花的钱,就自己放起来。趁着没人的时候收到了空间里,这个地方才是最不会被人偷的。

她很想带着二房的孩子一起来,然而二房与楚吴氏没分家。她们一起采药材赚的钱,最后都得进了楚吴氏的口袋,最后便宜苏氏那些人,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但是每天跟着二房的丫头上山挖野菜,看着几个丫头瘦小的身影,她的心里又不好受。于是,她对三个丫头说:“我娘之前教我认了几种草药,我教你们认,每天咱们一起出去挖野菜的时候,你们也可以采草药给我。我拿去给我娘卖,卖了钱之后我分给你们,不过你们不可以告诉别人,尤其是奶奶她们。”

三个丫头听了都兴奋不已,虽然楚吴氏一直在家明令禁止,不可以存私房钱。可是,这个家里哪一房没存呢?且不说,那明眼人都能知道的不会手头空的苏氏。就是大房,楚月儿也曾经看过楚兰儿吃零嘴,那是从集市上买的。

河下村与河上村、河中村五日一集,就在大坪滩上举办,这里都是各个村里的人把自己多余的物件或吃食拿出来卖。

镇子到底离村子远一些,还得坐车,集市就比较近,也方便交易。

三个村子的人便在这里买卖,后来发展到杨家村和刘家村也加入进来。

二房的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太老实,楚满囤和楚满仓一样干活拿工钱,但是楚满囤却从来没想过撒谎扣下私房钱。

那天林氏给他们工钱,是他们第一次存私房钱。

乡下人,赚点现钱都不易,所以,这藏私房钱就显得格外的严重。

楚吴氏还盼着自己的小儿子考中状元,升官发财,她当上官家老夫人呢!自然是可着劲儿的压榨其他两个儿子,不然怎么给小儿子攒银子赶考呢!

所以,这私房钱万万藏不得。

二房人自然也没机会攒私房钱,如今三个孩子得到了这种机会,能不兴奋激动吗?

赶紧忙不迭地向楚念柒保证:“六妹妹,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楚子安已经陪楚念柒采了好几天的草药,这几天卖草药,楚念柒已经赚到了一两多的银子。

楚子安并没有仔细的向楚念柒学认草药,他主要是和楚子平一起保护楚念柒。

这次,五六个孩子一起行动,楚子安也放心了许多。

楚念柒怕她们认不好,就一人教了一种认。

二房三姐妹边挖野菜,边找草药。弄了几出笑话之后,她们也终于熟悉起来,半天下来倒也找了不少。

晚上回家之后,三个丫头都很兴奋,方氏也发现了她们的异常,但是无论她怎么问,姐妹三人也不说,就这么带着对明日的期待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二房姐妹三人,早早的起来等着楚念柒。

楚念柒吃过饭,拿着之前留的糕点分给了几个孩子垫垫肚子,和她们一起上山了,又是半天忙碌,楚子安和楚子平的身上也背着一小捆柴进院。

林氏已经从镇子上回来了,今天的草药卖了两百三十文,楚念柒心里估算着二房三姐妹采的草药价值,然后给她们一人分了十文钱。

三个姐妹简直激动坏了,真想抱着方氏大声宣布这个好消息,可是又想到楚念柒的叮嘱,才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激动。

楚月儿做了一个布袋子,把姐妹三人的钱都放在布袋子里,然后压在了北屋那个破旧柜子的最底下。

楚杏儿看着柜子,对楚月儿说:“大姐,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赚了这么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