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九十二章 又见楚家人

第二百九十二章又见楚家人

听到这些话,方氏脸色也白了。

他们一家子以后还要在五杨村住呢!这要是被坏了名声,背着不孝的帽子,他们以后还怎么过啊?

脊梁骨被人戳的都直不起来。

做了楚吴氏这么多年的儿媳妇造成的阴影,弄得方氏看到楚吴氏的第一面就有些哆嗦。

此时楚吴氏这样说,方氏也说不出话来。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楚满囤身为人子,就算跟他娘断了关系,但当众与他娘对峙,也是做不出来的。

此时,夫妻二人站在院子里,真是说不出道不出。

楚吴氏也是拿捏住了这夫妻俩的性格,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厚颜无耻。

“真是开了眼界了,断绝关系书已经签了,还能张嘴反口,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脸?”宋承峰充当岳父家第一嘴炮大师,全力输出。

楚梁这个时候也站了出来,面色有些不赞同道:“承峰,你毕竟是小辈,长辈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置喙。更何况,我们是亲兄弟,亲兄弟哪有隔夜仇?”

楚念柒“噗嗤”一笑,从楚子安的身后慢慢走出人前。

“只听说话‘夫妻哪有隔夜仇’的,却没听说过亲兄弟没有隔夜仇,今天倒是长了见识了。”

楚子安作为宠妹第一人,自然捧场接话。

“那是,楚家老宅,什么事儿发生不了啊?这叫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兄妹二人一言一语,把楚梁挤兑地面红耳赤。

他也是这时才看到他的这对儿女,原来他们已经长这么大了。

楚子安已经成长为十四岁的少年,而楚念柒虽然个子不高,面容还带着婴儿肥的稚气,可是已经初现以后豆蔻少女的风采。

他们穿的光鲜亮丽,跟这个简陋的房子格格不入。

更与他这个父亲,十分不相称。

楚梁心中涌起一种怪异感,他觉得,这两个人就应该还是自己的儿女。

楚梁怔愣着,一时都忘了要回复楚念柒的话。

倒是楚玉儿,跳出来大骂楚念柒,依然那样骄纵跋扈。

生活的磨难,一点都没有抹去她的棱角,反而让她更加尖锐。

可见,苏氏对她的宠爱和保护,还是很周全的。

楚子富、楚子贵、楚子平三兄弟并没有跟着这一大家子来,剩下的楚子文眉眼间戾气深重,楚子武憨厚的表情中却带着一丝算计。而大房的楚子金对着外界发生的事情,反应依然冷淡,眉眼间带着一丝凉薄。

楚家的孙辈中,只有楚子进,已经六岁了,还被苏氏抱在怀里。

弱小的身体,一点儿也不像六岁的孩子,他至少得比同龄人小三岁的样子。

可见,楚念柒之前施舍出去的一块土灵芝确实不能治愈他,只能让他吊着一口气,孱孱弱弱地成长。

但是那又有什么法子呢?

父母的罪过虽然不连坐,但是谁能那么圣母的对孩子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呢?

如果对付孩子,能让做父母的痛心难过,相信敌人不会心慈手软。毕竟当年苏氏和楚吴氏不就是这样对付她打击林氏的嘛!

所以,她算计起来,也不想犹豫。

如果没有那块土灵芝,楚子进一定就会死了。

可是他死的那样痛苦,苏氏也就是难过一阵子。

只有自己悉心养大,付出了无尽的心血,甚至以牺牲其他孩子的利益来抚养,那么最后她失去儿子的时候,才会痛不欲生。

这是楚念柒离开辽州府游历后,第一次看见楚家老宅的人。

看来,经历过逃荒等事,她们一家子过的并不好。

尤其是苏氏,拖拉着楚子进这个病秧子儿子,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也难怪楚子文眉眼间全是戾气了。

楚念柒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深觉当年给了那一块土灵芝给对了。若不然,她还没长大呢!这些人的痛苦都经历完了,她还有什么好玩儿的?

收了思绪,楚念柒全心面对对面的楚玉儿。

“楚念柒,你竟然这样对我爹说话,真是有娘生没爹养,缺少教养!”

看到楚念柒身上穿的,头上戴的,楚玉儿眼中的嫉妒掩都掩不住,尖酸刻薄的话不要钱的往外蹦。

但是如今的楚念柒可不是原来的楚念柒了,她自觉现在长大一点,可以承担责任了,就不用怕给林氏找麻烦了。

废话不多说,上前就给了她一耳光,又迅速回到原位。

众人都被这一手惊住了,谁也没看清她是怎样动手的,楚玉儿已经倒在了地上。

现场安静了三秒钟,楚吴氏就像是被踩住了脚的鸡,嗷嗷叫唤。

“你个小杂种,还是像以前一样不服管教,我今天就――啊――”

“啪――”

楚吴氏也被一耳光打倒在地,众人抬头一看,竟然是跟在楚念柒身边的小丫鬟。

红豆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小手丫,龇牙咧嘴道:“你个老虔婆,我想打你很久了。我们家夫人小姐已经跟你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一口一个‘小杂种’的叫,谁给你的大脸?别以为你满脸褶子就可以不要脸!”

“噗――”楚念柒喷了,给红豆竖了一根大拇指,“干的不错。”

楚吴氏到底年纪大了,被红豆这个会一些拳脚功夫的小姑娘一巴掌扇在嘴巴子上,好半天都是麻的。

她趴在地上,缓了半天,往外吐了两颗牙,楚家老宅的人才惊醒过来,七手八脚地把她扶起来。

楚念柒却看到,苏氏和李氏的眼中,都明显的流露出快意。

其他的村民没想到,这村里新来的富户竟然这么凶残,一点儿也不多废话,上来就打。

一时间噤若寒蝉,再也不敢随意评论楚满囤家里的事情。

没有了村里人的议论,方氏自己也缓了过来。

这个时候,她站了出来,把在逃荒过程中楚吴氏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通。

“诸位,不是我们不孝顺啊!都说母慈子孝,母不慈,子如何孝?何况我们走的时候已经把粮食留下了,是身无分文走的,把活下去的机会都让了出去,只为一家人能不被拆散。可如今,我们好不容易借钱在这里扎下根来,她又上门来闹,我们是真得不能再妥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