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九十八章 怀疑

第三百九十八章怀疑

“娘,你在看什么?怎么又发呆了?”齐若薇不满的开口道。

她小妹齐若茵也有些疑惑地看向沈梦,母亲平时都是精明的样子,怎么现在像失了魂一样。

如此失态,到底是出现了什么让母亲吃惊的事?

齐若茵也试探的看向母亲一直看的方向,恰在此时,看到夏千俞上马车的风姿,她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那个男子,那个男子好生俊美。

齐若薇无语,本是等妹妹叫醒母亲,结果一起陷进去了。

到底是什么人物?这么大的魅力?

“娘,小妹,你们看什么呢?快点儿回家吧,我都饿了。”

说着,又推了沈梦一下,沈梦这才回过神来:“嗯?哦,回家,回家。”

齐若薇懒得理了,她都要饿死了,也不想管别人。

但是沈梦内心的震动,远比表面的失态来的更大。

那个人,那个人……

是上次她看到的,若说上次的惊鸿一瞥她只觉得是偶然相像。那刚刚她仔仔细细地看了那个男子的身姿背影侧颜,她已经八成确定,那个男子是宁王了。

可是,宁王,他不应该在府中养病吗?

为何出现在青山书院?

还有那个女子,她是谁?

沈梦心底的不安与恐慌越来越大,可是,她还是强迫自己不去往她最不愿意相信的方向去想。

她宁愿,宁愿那个女子,是这世间除了林夕儿的任何人。

只要,绝对不能是林夕儿。

若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那她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到底是还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为了帮他们验证他们的爱情到底有多坚贞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样,她就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

沈梦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的不安渐渐被坚定所取代。

看到这一幕的齐若茵若有所思……

而另一边,回到状元府的楚念柒,则是收到了家里所有人的亲切关怀。

等到再三确认,她在学院一切都好之后,王神医和廖先生才回到自家的院子继续自己的学术研究。

而因为被廖先生布置课业,拘在家里完成的楚子安兄弟三人,也在吃晚饭时出来了。

然后,又是一通热情的关怀。

等到晚上各回各院休息了,楚念柒才算安静下来。

夏千俞偷偷进了她的院子,两个人又进了空间。

夏千俞这才得到机会单独和楚念柒相处,颇有些委屈道:“你,在书院,有没有,有没有厚脸皮的小子纠缠你啊?”

楚念柒:“……青山书院虽然男女学生都收,但是女学和男学也是分开的好不好?都没有机会接触,哪有什么小子纠缠?”

夏千俞的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抿了抿唇道:“嗯,那你以后也记住了,跟外面那些狗男人保持距离。”

楚念柒翻了一个白眼,没理他。

夏千俞怕她生气,没敢继续往下说,装模作样道:“咳,你明天想吃什么,我先去给你做饭,明天中午给你送去。”

楚念柒:“行吧,我要吃福字瓜烧里脊、招积鲍鱼盏、牛乳菱粉香糕、龙井虾仁、梅花豆腐、水晶肘子、螃蟹小饺儿……”

夏千俞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宠溺道:“好好好,都给你做,都给你做。”

得到满意答复,楚念柒又去看了看空间水潭里的那个巨蚌,看它也没什么反应,就去修炼了。

她没注意到的是,那巨蚌的表面泛起一道莹莹蓝光。

另一边,宁王和林氏的房间里,两个人有些忧愁的谈论着今天的事情。

“夕儿,咱们什么时候亮明身份呢?”

林夕儿有些纠结犹豫:“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当下的状态挺好的,我还没想好改变。”

宁王紧紧搂着她:“怎么好了?送自家女儿上学,母亲还得带帷幕,我这个当爹的还要带面具,这怎么好了?我们又不是见不得人,做错事的也不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藏着掖着?”

林夕儿皱眉,有些烦闷道:“你不要逼我,我还没想好。”

宁王:“我不是要逼你,我是心疼你。你不要怕,你还有我,我会护着你和念儿的。皇兄是明君,沈家再势大,也不能耐我何。”

林夕儿转过身子,背对着宁王,喃喃道:“再等等,再等等,你别逼我。”

宁王叹了一口气,从背后抱住她,道:“好,好,我不逼你,你别有负担。别怕,别怕,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有我。”

房内蜡烛吹灭,陷入黑暗,不知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

…….

同样接受家长细心询问的事情,还发生在无数个家庭中。

城内楚梁家。

苏容慧有些紧张又期待的询问楚玉儿:“玉儿,你今日在书院有没有结识到一些官家小姐?”

楚玉儿洋洋得意:“当然了,娘,你别忘了女儿的本事,要想和一个人结交,怎么可能不把她拿下?”

苏容慧放下了心:“娘的好女儿,果然没让娘失望。你要好好和她们相处知道吗,你爹爹以后的官场升迁,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有了用处的。”

楚玉儿:“娘,你就放心吧,女儿怎么可能让你失望。对了娘,我想去青山书院读书,这杏林书院即使再结交,也不过是一些小官之女罢了,哪有在青山书院里读书的人身份贵重?”

苏容慧叹了一口气道:“唉,你以为娘不想让你去青山书院吗?要是可以,娘恨不得把你塞到皇家书院去,好给娘捞个皇子妃回来当当。可是,以你爹现在的官职,就是去杏林书院都是拖了关系的,你可要好好把握。以后,等你爹升官了,娘一定把你弄到青山书院去。”

楚玉儿心满意足地笑了:“娘,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对了,莲儿捎回来的东西,给弟弟用了吗?”

说到楚莲儿,苏容慧脸上浮现一股骄傲的神色。

“用了,那养元丹果真好用,给你弟弟用过后,这几天气色都好了很多。这莲儿,真是有心了,在医仙阁学医这么多年,还不忘惦记家里人,趁着能下山外出历练的功夫还给我们寄东西。”

楚玉儿:“是啊,也幸好我们在这里安顿好就立刻给她去了信儿,要不然她想给我们寄东西,都找不到地方,没准儿都寄错了。”

苏容慧也感叹道:“谁说不是呢?对了,莲儿在信中说,要把进儿服用过养元丹后的效果记录下来,写信给她,她根据这些效果,再给进儿改良方子。”

楚玉儿疑惑:“妹妹这是拿弟弟试药不成?”

苏容慧拉下脸来:“你怎么说你妹妹呢?她一片好心,怎么能这么想她?也幸好她提前说了,要不然娘听了你这话可不是要冤枉她。”

楚玉儿有些讪讪:“怎么了娘?”

苏容慧:“她就是怕咱们误会,已经在信里说了,这已经治好了好几多人的体弱之症。就连医仙阁内长老,都对这药赞不绝口。只是她不放心,怕进儿在娘胎里带出来的弱症跟人家不一样,所以才更谨慎了一些。你说说你,你妹妹一片好心,却要被你这般想。也幸好这里就我们母女二人,若是被人听到,岂不是要多心了。”

楚玉儿赶紧跟着认错:“是是是,娘,是我的不是,我又鲁莽了。”

楚玉儿低下了头,一副抱歉的样子,只是内心是怎么想的,别人就不得而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