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天爷是不是忘了她这只人间幼崽?

第五百五十四章老天爷是不是忘了她这只人间幼崽?

沈太傅和二皇子以为沈梵身死,他们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已经算是很惨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有更惨。

沈梵身死的第二天,宫里传来消息,让沈家来人把沈梵的遗体带走。

她是犯了错的妃子,没有资格葬在妃园寝。

皇帝还留她一具全尸,已经是看在沈家的面子上了。

沈太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直接懵了。

不是,皇上这么打他们沈家的脸吗?

他这是一点儿都不顾忌了吗?

想到自己暗中派出的好几次刺杀都以失败告终,而皇上最近行事对沈家越来越无所顾忌,沈太傅越来越坚定心中的猜测。

以前,他只是抱着宁可错杀一百,也绝不放过一个的想法,才要去除掉夏千俞。

而如今,怕是举全族之力,也得把他除掉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还在因为皇上旨意变得格外情绪化的外孙,只觉得内心一阵疲惫。

唉,要是他的外孙有当年的太子之才,他现在何愁要这么筹谋啊!

二皇子虽然在外面装的温文尔雅,但是这么多年,沈家作为朝中最大的势力世家,沈贵妃在后宫独霸,早就成了他带到骨子里的底气。

他在与别人相处时,不自觉的,就带上一丝矜傲。

大臣们不是傻子,在你处于云端时,你的矜傲是尊贵,是气质,是皇子就该有的姿态。

当你处于低谷时,你的矜傲就是自大,是傲慢,是目中无人。

那么别人谁还惯着你呢?

就连他,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多年,因为最近沈家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发生,都不得不放低姿态了。

二皇子竟然还要维持着他那不自觉端着的姿态,那手底下的大臣不走,还留着等着观望吗?

那一边,大皇子可是个杀人不见血的笑面虎啊!

沈太傅隐晦的跟二皇子提了几句,二皇子表面上答应着,但实际眉眼间却隐隐不耐烦。

沈太傅什么样的人物,岂能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估计是因为现在还用的到他,所以才勉强按捺住内心的不满与烦躁听着的。他这个样子,若是他登位了,真的能把沈家放在重要的位置吗?

沈太傅的心,有些发凉。

但此时心力交瘁,他们还有一堆烂摊子要解决,他也没心思提点他。

祖孙二人勉强又说了几句话,给这次会面画上一个圆满体面的句号,就结束了。

沈梵在宫里身死竟然没有被葬入妃园寝的事情,很快就被京城的世家圈知道。

这些世家圈的人精们听到消息后,一个个都讳莫如深,神色微妙。

以前就跟沈家是对头的人,挑了挑眉,露出一丝快意又兴味的笑。

而那些跟着沈家后面混的人,可就是提心吊胆起来。

要是沈家倒了,他们这些人也没有活路了。

现在的出路就是,要么背叛沈家,向皇上投诚。

可皇上会喜欢他们这样的墙头草吗?

答案是必然的,不喜欢。

以后虽能活命,但很难出头。

再想光耀门楣,更上一层楼,就得等下一轮的皇位争夺战了。

除此之外,另一条路,就是跟着沈家一路走到黑。

沈家生,他们生;沈家死,他们死。

二皇子若是夺得皇位,他们就是有从龙之功的人。

二皇子若是失败,他们就是乱臣贼子。

高收益,高风险。

啊,这道选择题太难了!

这段时间,好多人都睡不着觉了。

都在思考,这道选择题该怎么做。

熟不知,这样的烦恼,沈家也在烦恼。

但是对他们来说,路只有一条。

他们没有向皇上投诚的选项,只有一条路走到黑。

而且,必须要成功。

他们纠结的事情,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动手罢了。

就在京城的气氛越来越诡异之际,新年到来。

与沈家的阴郁沉闷不同,林家和宁王府的气氛却是非常喜庆。

这是宁王府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热闹的庆祝新年。

王府老管家的嘴都要笑裂了。

笑着笑着,老管家的眼睛就湿润起来。

多少年了,他终于看到王爷身边有人陪伴了。

那些借酒消愁的日子,仿佛已经离他很遥远了。

宁王府满府都挂着各种样式的红灯笼,映着宁王灿烂的笑脸,老管家仿佛又看到了十几年前,放荡不羁、洒脱张扬的少年。

只是如今少年长大,男人身边拥着娇妻,还要跟另一个怀里抱着女娃娃的少年斗嘴。

一家子气氛祥和,让人见了,就觉得美好。

“喂,你不要老是抱我小闺女好不好?也让本王一下啦!”宁王对着总是霸占楚念柒的夏千俞不满道。

“你平时在家,难道没有抱过吗?”自己天天有差事要做,回来好不容易跟小丫头待一会儿,他还要抢?

“喂,你莫不是个啥的,念儿平时要么上学,要么也要出去做生意的,每天也很忙的好不好?你不在家的时候,她也不在啊!”

楚念柒:“……”怪我太忙碌?

不过被宁王这么一说,她才意识到,原来,当夏千俞不在王府的时候,她也习惯的出门。

而自己的回家时间,竟然是随着他的下衙时间定的。

这种潜移默化的感觉,可真是恐怖。

就像是润物细无声,当她意识到的时候,春雨已经渗透大地,他也来到她心里。

想到这里,楚念柒歪头看了夏千俞一眼。

少年面庞俊逸,棱角分明,处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淡淡的少年气,又有一丝男人味儿。

莫名就戳中了楚念柒那颗坚如磐石的心,一下子脸有些发烧。

楚念柒怕夏千俞看到她的异样,赶紧低头掩饰。

然后,一低头,就看到自己离地面很遥远的小短腿。

楚念柒:“……”

就,很气!

她已经好久没长过个子了,她这是停止发育了吗?

她才十一岁啊!

想想就好恐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夏千俞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娃娃,然而如今,人家已经长成少年模样,她还是个娃娃?

老天爷是不是忘了,这人世间还有一只需要生长的人类幼崽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