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三十六章 震惊

第三百三十六章震惊

开席不久,文远侯府的世子夫人又把话题递到了这个丽人阁上。

很多人都猜测,到底是哪一家权贵,偷偷开了这家铺子,却不肯公开身份。

直到文远侯世子夫人“不经意”泄露出,这个当朝新科状元家开的铺子。

满场哗然。

都以为这状元郎是寒门出身,没想到家里竟然还有这等本事?

哦,也对,这状元郎不是曾在公开场合说过,他给人家当童养夫吗?

当初打马游街抱着的小姑娘,就是他的小未婚妻了。

想来,这小未婚妻的家里就是商贾吧!

不然,怎么有钱养童养夫,还供人上学呢?

一时间,大家的心思都活络开了。

以前不敢招惹,是因为不知道这背后的真正东家到底是谁?

万一惹了不该惹的人物,那就是给家族招祸。

再者,吞并一个铺子,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现在知道那丽人阁的背后,不过是个寒门出身的状元郎,那……能操作的事情可就多了。

好多女人心头都火热起来,这丽人阁要是成了自家的东西,那岂不是那里面的护肤品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要知道,这丽人阁的东西可不便宜。

这普通皂100文一块,精品皂300文一块,花香牛奶皂500文一块,高级精油皂1两银子一块。

这个价格倒是比前几年在四大商号卖的可是便宜多了,但是架不住其他护肤品贵啊!

200文一盒的雪花膏和三百文一罐的玉兰油,那是平民用的。

这些公卿世家,高门大户的主母,用的自然是高端品。

护肤水80两一瓶,乳液120两一瓶,乳霜也是120两一瓶,这样的三件套套盒需要三百两银子。普通精华液二百两银子一瓶,加上一瓶精华液的四件套套盒就是五百两银子。

而其他的特效精华液,比如祛痘的、祛斑的、美白的、抗衰老的……都要四百或五百两一瓶。

丽人阁的东西,好用是好用,贵也是真贵。

要是用上一次就不买了,贵也就贵吧!

可是这么好用的东西,她们哪舍得放手?

这东西,一看就是要长期购买使用的。

后宅的女人又那么多,这一部分钱,不是付出吗?

文远侯世子夫人想到老爷对她说的话,又看了看在座夫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不断变幻的脸色,心中不由得嗤笑一声。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看着人家东西好就眼热,眼热就眼热呗,还妄图不是自己的东西。

吃相也忒难看!

吃吧,吃吧,看把谁的牙崩坏!

想到这里,心中又不由得窃喜。

还是世子有远见,跟状元郎打了好交情。

如今,她帮着状元郎把这个消息放了出去,他也算是承了自己的一个小情,还怕日后没有机会深交吗?

世子夫人一想到自己屋里放着的那一盒各种功效都有的豪华版精华套盒,那是价值两三千两银子啊!

最重要的,有钱,她都没抢到!

这不,人家给送来了。

哎呀,宴罢,她得回去嘱咐嘱咐闺女,以后见着人家状元郎的小未婚妻,得客气着点儿。

这大概是文远侯府办宴会以来,第一次那么多人心不在焉的。

但是文员侯世子夫人一点儿都不介意,她甚至已经抱好了小板凳,坐等前排吃瓜。就想看看,到底是哪一家的猹先被扎!

跟着太傅夫人一起离场的沈梦脸色也不好看,她是听夫君说过的。

这个状元郎身份可能不一般,而且脾气很不好,连二皇子都多次在他面前下不来台,但是陛下反而从来没有责怪过。

父亲还透露出,不能在明面上轻易招惹他的意思。

然而现在,他们已经知道那丽人阁是状元郎家开的了,又该怎么抉择呢?

夏千俞的计划告诉了楚念柒,不到三日,丽人阁便迎来了第一波有胆人物。

掌柜的跟她说宁远伯上门的时候,她还有些诧异。

随手招了这几天带过来的一个掌柜的,让他代替自己去面对宁远伯。

掌柜的领着宁远伯进了后院会客室,又招呼着人殷勤上茶,礼仪周到而完备。

然而,这场会谈不出半刻钟,就不欢而散。

这当然是必然的,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个高傲自大,一个绝不退让,怎么可能把生意做成呢?

后院,楚念柒的平常的会客室内,那个被推出去跟宁远伯谈判的掌柜的站在房屋正中间,低头跟楚念柒汇报着刚刚的会谈。

“东家,那宁远伯以三万两的价格,要占我们三成的红利,否则,以后京城这片地界,我们的生意便不能安生了。”

“呵,怪不得是个把伯爷做到头的男人,果真是不出意外的愚蠢自大。”

宁远伯曾经本应该是世袭罔替的爵位,可是后来犯事儿,被皇帝重罚,收回世袭罔替的资格。

他要是死了,这宁远伯的头衔也就没了。

所以,楚念柒才说他是把伯爷做到头儿的人。

“说的是呢!咱们丽人阁的吸金能力,外面只要不是眼瞎的人都看得出来。三万两,就想占我们三成的红利,真是痴心妄想!”那掌柜的显然是被宁远伯的狂妄姿态气得不轻。

等楚念柒晚上回家,把这件事跟夏千俞说了后,才知道宁远伯更多的事迹。

说起来,这宁远伯倒还跟她有着拐着弯儿的关系。

宁王的一个堂妹,康郡王府的柔嘉县主嫁给了这个宁远伯。

当时,老宁远伯还在世,手里也有一些兵权。

可惜,老宁远伯子嗣艰难,只得了这么一个嫡子。妻子宝贝的养大,结果养成了这么一个拎不清的性子。

堂堂世家公子,宠妾灭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柔嘉县主是个性子软的,到了这样的人家,就是受了憋屈,也说不出道不出。进门不到三年,竟然就被这后宅的一系列糟污事儿磋磨致死。

原配死后不到半年,宁远伯就扶了爱妾为正妻。

那时候,老宁远伯已经去世,爵位已经由他承袭。

这么快的扶正妾室,也是为了让妾室所生的庶长子袭爵。

那时,老康郡王身体也不好了,快要油尽灯枯。

可是,他忍不了爱女去世不到半年,女婿就扶正妾室的耻辱。

于是,联合当时有气没处撒的宁王整了这个宁远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