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三章 流放途中

第五百八十三章流放途中

她身为温眉的姐姐,她连这点儿体面都不顾吗?

身为她从小到大的死对头,温娇一张嘴,温情就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只是现在,她连反驳都懒得反驳了。

有些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也看不清现状。

别说温眉现在不顾她的体面,就是以前在国公府,温眉也没把她一个隔房的庶姐当回事儿啊!

怎么这会儿还挑上了?

这难道就是那著名的“我穷我有理”“我弱我有理”“我可怜我有理”三大定理?

温情没功夫去体谅她的玻璃心,她现在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美好的事情。

人生如此多娇,阳光正好。

怎能把精力放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温家这次流放离京,也是波折不断。

先是温家二爷的宠妾范氏企图携款带女潜逃被捉,后又有温家大房嫡女失踪。

一共就流放两房人,不是缺了这个,就要少了那个,真真是一波三折。

索性,到了最后,除了失踪人口温兰,其他人全部就位。

一行人出发,每天都有规定要走的路程。

因为温家五年后还能回家,这次的流放是有尽头的,所以,还不是那么让人绝望。

而与之同路的孙家人,可真真是没有尽头的绝望了。

这些人都是养尊处优的主儿,何时受过这样的苦?

当日的路程还没走一半,几乎所有的人就受不住了。

温情收的东西多,她拿不动,都是庞氏帮她拿着。

温二老爷的姨娘范氏倒是也想帮忙,但是温情母女根本没理她。

笑话,把自己的财产放到豺狼的手里,那不是傻吗?

这么走了两天,就到了所有人的极限了。

到了一个小镇上,温情给官差们塞了一些钱,得到准许,在小镇上买了一辆牛车。

这辆牛车,成了炸油锅的那杯水,真是沸腾了锅。

所有犯人都不满起来,凭什么她们可以做牛车,她们不能?

官差直接开怼道:“你们要是上面有人保,手里有钱买,我们兄弟也不管。”

关键是,他们有那个人脉吗?

单看城门口送别的阵仗,就知道没有多少人来趟这趟浑水。

不说别家,就是相比之下情况最好的温家,也不过是几个孩子来送送罢了。

老国公怪两个儿子不知深浅,连累了国公府,根本就不管这两个倒霉玩意儿了。

反正是活了小半辈子的人了,自己干了什么,就自己承担吧。

且又不是没有回京之日,不过几年就回来了,何必弄的跟生死离别一般。

趁着这个机会,要是把两个倒霉儿子的心性改了,他倒是要谢谢皇上帮他教子了。

因此,不是温家有钱,而是温情有钱。

不是温家的人脉关照着温家,而是温情的人脉在照顾着温家。

但是这一点,有些人能看出来,有些人却看不出来。

或者说,看出来了,却故意当看不出来。

这不,牛车赶回来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范氏就对着坐在牛车上的庞氏道:“姐姐,不是妹妹说你,你这当人妻子的,也太不称职了。夫君还在地上走着,你怎么就这么安稳的坐在车上了?”

牛车不大,最多就能坐下五六个人,还得蜷缩着坐。

木板车硌得慌,温情还买了一床被子。

现在牛车上坐着大房夫人和大房最小的嫡子,也就是温柔的嫡亲弟弟,今年才8岁。

还有温家二房夫人庞氏,以及温情。

只坐了四个人,但这是最舒服的状态。

温大夫人坐车的时候,还询问过夫君,对夫君谦让。

但温大老爷好歹也是个男人,怎能让自己的女人走着,他坐着?

其实,他有点儿想让自己的宠妾坐,但没好意思开口。

这毕竟不是他买的牛车,自家夫人和儿子坐上去,已经占了半壁江山了,他没那个脸。

且他自诩不是温二老爷那样的糊涂蛋,即便心疼宠妾,也没到宠妾灭妻的地步。

他还是要脸的。

但到了二房这边,温情母女却是连问都不带问的。

直接把温二老爷那一行人当成了摆设。

这样的情况,从出了敬国侯府的门就开始了。

庞氏一儿一女,儿子今年十六岁,比温情大两岁。

因着温二老爷常年的宠妾灭妻,夫妻二人关系不和,温嘉言便早早成熟。

不过是少年模样,却已长成能顶家的脊梁。

庞氏心疼儿子,想让儿女坐车,但温嘉言却心疼娘亲和妹妹,让二人坐车。

母子三人亲和相守,周身自带着一股风雨同舟的锐不可当。

温二老爷在旁边看着,突然就觉得自己被排挤在一家之外了。

他咳嗦了好几声,也未见嫡子嫡女过来关怀一句,还是庶子庶女听到,到身边问候。

他瞬间就气得心里不平衡,他也不是非要坐那牛车。

他一个壮年男子,难道会跟媳妇儿孩子抢车坐?

他想要的是孩子们的孝心,以及……以及像大嫂对大哥那样的,那样的询问。

温二老爷也说不清自己对庞氏的复杂情感,只觉得她跟自己吵架,他会烦。她要是不理自己,他更烦。

范氏何等人也,她是温二老爷的解语花啊!

二房后院长盛不衰,能跟正妻争锋的宠妾!

若问谁最了解温二老爷,当然是非她莫属了。

她眼中迅速地划过一丝复杂的恨意,接着娇笑开口,便有了刚刚那句话。

庞氏视她为无物,根本不接她的话茬。

范氏闹了个没脸,好不尴尬。

但她如今什么境地,岂会在意那张脸皮?

她的儿子可才六岁,还跟在车后眼巴巴的瞅着呢!

“姐姐,阿成年纪小,占不了多大地方,让他也坐上吧!”

庞氏未理,温情兄妹二人也不吱声。

他们可是记着,这位庶弟,当初在府中的时候,仗着父亲的宠爱是多么嚣张跋扈的。

他们可不是什么圣父圣母,什么人都会撒点儿同情心。

再说了,他亲爹亲姨娘还在呢,用得着他们这些同父异母的兄姐照顾?

现在又不是府中,谁在乎那点子名声?

三人本想着,把他们当空气,让他们自己知难而退,却忽略了无耻之人脸皮厚的程度。

范氏眼见蹭车不成,突然发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