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他们就是想让臣弟打光棍

第四百六十九章他们就是想让臣弟打光棍

“妻子可以有很多个,但母亲只有一个,这是不争的事实。”那刘御史还在不停叫嚣。

林丞相觉得讽刺极了。

“哼,刘御史还是不要提妻子这个词了,你直接说是女人好了,何必侮辱了这个称呼?刘御史如此贬低妻子的时候,是否想过,她也有成为母亲的一天。刘御史如此推崇母亲地位的时候,是否想过,她也有曾是别人妻子的时候?为何同一个人,当人妻子的时候就要做牛做马,当人母亲的时候就能作威作福?这不是大家共同造成的悲哀吗?”

“丞相无论怎么说,都掩盖不了你不孝的事实!”

“本相究竟孝不孝,自由天下人评判。但本相知道,一味的盲目愚孝,总有一天,会造成乱象。这个世界上,有一心一意为孩子的父母,也有不把孩子当回事儿的父母。若是按着刘御史的说法,那可钻的空子可就太大了。是不是敌国奸细想要刺探情报,只要买通了父母就可以了。反正,照着刘御史所说,无不是的父母,对父母要恭顺,否则忤逆就是不孝。那你到时候是顺着父母的意思把国家的机密透露给父母吗?”

“我母亲是不会那样的。”

“呵,你怎么就知道你母亲不会?反正,你虽然只有一个母亲,你母亲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啊!牺牲你一个,成全一大家,很值了。”

“你,现在是谈论丞相与亲母断亲的事情,与在下何干?”

“哼,不是你一味的强调要对父母孝顺吗?孝,是规范我们对父母的态度,能让父母安享晚年的。但却不是为人父母的利器,拿来伤害孩子的。就算为人媳妇儿,也是人,不是当婆婆就能磋磨儿媳妇的。这断亲之事,本就是我的家事。微臣老母一直喊着微臣不孝,那微臣把她的衣食住行都安排妥当,自己离开好了,省的在母亲面前讨嫌,这分明也是为了母亲好。怎么在刘御史的嘴里,倒成了本相的不是?”

“你离开了,不也是剥夺了老夫人的天伦之乐吗?”

“呵呵,要不怎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呢!刘御史根本不了解本相家里的情况,就大放厥词。本相的母亲从来不稀罕什么天伦之乐,倒是劳烦你在这里上蹿下跳了!照你这意思,看你不顺眼的人,惹不起不仅不能躲得起,还就得在人家面前,一直讨嫌一直被人磋磨才是对的呗?”

“丞相大人怎么总是曲解在下的意思?”

“那你倒是说说,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

眼见着林丞相已经把刘御史怼的说不出话来,宁王也出列了。

他已经忍了很久了好不好,要不是怕打断岳父的话,他早就怼人了好吗?

只见他把拳头攥的嘎巴嘎嘣响,一步一步走向刘御史。

“你,你想干什么?”

“哼,干什么?我来替你回答丞相,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看你想挨揍的意思!”

话落,一记老拳出去,直接打的刘御史鼻血狂飙。

直到刘御史已经倒地不起了,皇上才似模似样的阻止了宁王继续发疯。

“好了,宁王,不得无礼。”

众位看完了全程的大臣:“………”他已经无礼完了好吗?现在叫停不觉得晚吗?

皇上却丝毫没有马后炮的自觉,他没有说的是,他其实想揍这个刘御史很久了。

这个道貌岸然的狗东西,终于挨揍了,爽!

沈太傅隐晦地看了一眼上面坐着的天子,又给下头人使了个眼色。

当即,又有朝臣出列。

“陛下,丞相身为百官之首,却立身不正。不提刚刚的不孝之论,就是拿刚刚回京的林家嫡女而言,也是教女无方。明明有夫君,却嫌贫爱富,转头王爷怀抱!她――啊――”

这位官员更惨,还没等说完,就被林轩雨一记老拳KO。

直接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胡言乱语的狗东西,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乱咬!我妹妹早七年前就和离了,如今才回京,怎么来的嫌贫爱富?往人身上泼脏水的时候也打听清楚了!”

林轩风也是沉着脸色,但是前有他父亲怼人,后有宁王揍人,他不能再发作了,得稳住后方,不能被人激怒。

但刚刚那该死的官员,显然不说人话。

幸好林轩雨动手了,不然他恐怕要崩了人设,上前去揍他了。

沈太傅那一派系的官员一看林轩雨在大殿之上动手了,一个个像闻着肉味儿的疯狗,逮着他就疯咬,恨不得立刻让皇上裁决了他。

皇上也很是头痛,这林家人怎么回事儿?

以前挺稳重的啊,现在怎么这么容易冲动呢?

他正不知道如何给林轩雨开脱的时候,只见宁王噗通一下跪下了,然后失声痛哭?

“皇兄!你要给臣弟做主啊!”

皇上当时就懵了,文武百官也懵了。

不是,你咋哭了呢?

你这样一闹,他们还咋说话啊?

但是宁王看起来是委屈的不要不要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开始诉说自己的心酸。

“皇兄啊,你说,臣弟把媳妇儿等回来容易吗?容易吗?”

“臣弟可是等了十五年,找了十五年啊,才把媳妇儿找回来。刚回来,他们就诋毁我媳妇儿!他们这是用心险恶,居心不良啊!”

“他们就是想看我一直凄风苦雨打光棍儿啊!他们这是盼着我断子绝孙、无人养老、无人送终、死后都没人摔盆啊!”

“臣弟苦啊!臣弟心里苦啊!”

一言难尽的皇上:“……..”这个熊孩子,当初让他好好读书他不听。但凡多读点儿书,也不会乱用成语了。

目瞪口呆的文武百官:“……..”他们不是!他们没有!他们冤枉啊!

有大臣一点儿眼色都不懂,竟然上前推销自己的女儿。

“王爷不必烦忧,王爷一表人才,乃是人中龙凤,微臣家中小女也很是爱慕殿下的,若是殿下不嫌弃,小女非常愿意嫁给殿下。”

“我嫌弃啊!我非常嫌弃!我等了这么多年,又不是为了要吃屎的!”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