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四十二章 给我一个媳妇儿,我能把桌子睡成床

第五百四十二章给我一个媳妇儿,我能把桌子睡成床

很快,药抓来了。

在刘嬷嬷的催促下,安胎药很快就熬好,被端了上来。

林氏饮下安胎药后,派人给楚念柒送了个话,让她在自己院子里吃晚饭就好。

林氏没有让人说自己动了胎气的事情,怕太晚了,楚念柒担心。

宁王被夏千俞糊弄的,在城外盯着监工之事,毕竟忙碌。

等他回来时,林氏早就受不得困,睡着了。

他在外间换了衣服,轻手轻脚地到卧室,刚把林氏搂在怀里,林氏就迷迷糊糊地醒了。

“唔,你今天去书房睡吧。”

宁王瞬间委屈:“…….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改还不成吗?”

林氏无语:“别作妖,我今天动了胎气,得好好躺着静养,你毛手毛脚的,伤了宝宝怎么办?”

宁王瞬间又紧张起来:“你动了胎气?怎么弄的?找御医看了吗?御医怎么说?喝药了吗?”

宁王问题太多,林氏懒得回答他,再多说一会儿话,睡意都没了。

“行了,你别说了,我要睡觉,你出去睡吧。”

说完,自己又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宁王抓心抓肺的紧张,但是又不敢扰了林氏的睡意。

轻手轻脚地起来,出了卧室。

绿英在外面守夜,宁王出去便把她们叫来,问道:“今儿王妃为何会动了胎气?”

绿英将今日林氏出门,回来被胖胖扑到,动了胎气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宁王听罢皱眉。

胖胖是个很懒很懒的猫,懒到什么程度?

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那种。

这样一个睡觉连翻身都嫌累得慌的胖猫,今日为何会去花园里?

宁王从小被宫斗浸染的脑子,瞬间就阴谋论起来。

不对劲,这很不对劲。

但他一直在外面办事,也不知道这王府的事情,看来,明日还得详查一番。

他对自己的王府还是挺放心的,出了沈梦投毒那档子事儿后,王府的守卫还是很严格的。

他不觉得,这个时候还会有外人来王府作妖。

如果不是外人,那就是王府内的人。

可是王府内都是一直陪着他的老人,有谁会有这样的坏心思呢?

他不愿意去怀疑,但事关夕儿和他的孩子,不得不谨慎。

但愿这只是他的多疑吧!

宁王这么想着,转身就要回屋睡觉。

突然,院子外面传来动静。

宁王出去一看,竟是刘嬷嬷。

“嬷嬷,你怎么来了?”

刘嬷嬷满脸慈爱:“王爷啊,王妃娘娘动了胎气,得静养。你们年轻人不懂,太妃娘娘又不在王府,嬷嬷我少不得要多唠叨几句。听嬷嬷一句劝,王爷去书房睡吧!”

因着是王爷奶嬷嬷的关系,虽然王爷对她并没有那么亲近,但也多给了一分脸面。正是因着这分脸面,刘嬷嬷每次和王爷说话,都带着一股长辈看小辈的慈爱。

王爷没有阻止,其他人也就那么看着了。

不过这一次,王爷却没有如她的愿。

“不必了,本王在外间睡就好了。”

刘嬷嬷满脸不赞同:“王爷千金贵体,怎么能在外间屈就。听――”

“好了,嬷嬷不要多说了,再絮叨一会儿天都亮了。本王回去睡了,嬷嬷也回去吧!”

笑话,以前没媳妇儿在哪里睡都一样。

现在有媳妇儿了,竟然还讲究上了?

给他抱着媳妇儿,他能把桌子睡出罗汉床的感觉来。

然后,宁王就窝在了床边的脚踏上睡起来,手上还牵着媳妇儿的手。

说是在外间睡,也不过是为了林氏的名声着想。

不然,要是让外人知道他一个王爷为了陪动了胎气的媳妇儿睡在脚踏上,又是事儿。

宁王这边为自己的机智和体贴点了个赞,却不知道外面的刘嬷嬷傻了眼。

刘嬷嬷:不是,你这样,很影响我的计划啊!

但不管刘嬷嬷如何懊恼,宁王回去找媳妇儿的步伐都很坚定。

刘嬷嬷只得回去把满心等着王爷的侄女赶回去。

“姑母,王爷来了吗?”

书房外面,刘嬷嬷的侄女端着参茶等在外面。见到刘嬷嬷,赶紧迎了上去。

刘嬷嬷略有失望道:“回去吧,王爷今日不会来了。”

她侄女马上噘嘴:“哼,狐媚子!怀了身子都不消停,都这样了还霸着王爷。不要脸!”

“好了,少说几句,赶紧回去。”

姑侄二人带着失落的心思走了,没发现暗处某个影子一闪而过。

楚念柒的空间里。

夏千俞一进来,空间一阵波动。

楚念柒正在修炼,看到他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两个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外面虽然是短短几年的时间,但加上空间里的时间,已经是一起度过漫长岁月了。

两个人即便不说什么,彼此的意思也是清楚的,默契十足。

眼下楚念柒修炼正在关键处,不得打扰。

夏千俞明白,就算他现在有话要说,也得等着。

索性,去厨房先做一些吃的。

这段时间都没怎么给小媳妇儿做吃的了。

等夏千俞已经把厨房放美食的架子摆满了,楚念柒才停了下来。

夏千俞颇为上道的在桌子上摆上了美食和饮品,等楚念柒修炼完补充一下这人间美味。

楚念柒先喝了一口葡萄汁,看他一眼,道:“你有什么事要说啊?怎么那么就纠结的样子?”

夏千俞看她一眼,踌躇片刻,道:“今天,我听到了一件事,也不知道算不算个事,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你说说看啊!”

“咳,就是,可能,也许,有个丫鬟觊觎你爹,嫉妒你娘,想爬床取而代之。”

楚念柒:“……”

“谁啊?”

楚念柒这段时间遇到过的人都还挺友好的,真没发现谁有此野心的,就是那么刘嬷嬷貌似是有点儿奇怪。

夏千俞皱眉道:“我也没记着到底是谁,反正就是那个挺能墨迹,长的挺难看的一个老婆子。”

楚念柒:“……”她听见你的介绍也得哭了吧!

“行吧,明天要是见到了你告诉我。”

“嗯。”

两人都不知道林氏今日动了胎气的事,不然肯定能察觉到这其中的异样。

放下这个话题,很快就开始收空间的东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