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十三章 情愫

第二十三章情愫

方山收起了那不得见人的想法,他觊觎着一个有夫之妇,这份心情难堪而甜蜜,隐匿而心酸。

但是他想,她过的好,怎么都行。

他好一段时间没看到她,也没去打听她的夫家,他想,就让这份心酸的欢喜成他一个人的秘密好了。

过了好久,他再次见到她,再见的她眉宇间一股愁闷,眼中还萦绕着淡淡的恨意。他终于知道,她过的不好。

他着急,他愤怒,到底是谁,得到了她,还对她不好。

他四处留心打听,终于知道,她是楚家的媳妇儿,但是那个男人还娶了另外两个平妻。

他愤怒的不能自已,恨不得进了楚家大门把那男人揪出来痛揍一顿。他想让她离开那个火坑,然后他来娶她。可是那个男人终究还是一个秀才,比他一个泥腿子强多了。她那天仙似的人物,怎会看的上自己?

他想了很多,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时不时的在那个大石头缝里添上一些她可能察觉不到多了多少的银钱。

没过多久,再远远看着她的时候,就发现她怀孕了。有了身孕的她,变得不一样了,眉宇间的郁气再也不见,整个人仿佛焕发了新生。

他想,她应该是在愁苦孩子的事情吧,听说她嫁进楚家四年未有孩子,其他两个女人都生了孩子,她应该是因为这个愁苦吧!

现在有了孩子,她整个人都好了,她应该很愿意留在楚家,她应该,很爱那个男人吧!

方山走了,不再打听她的消息,不再隐匿的远远看她,不再,想她。

他想,他做不了什么,至少不给她的名声添麻烦。

他看她一眼,喜欢了四年。

埋葬那份喜欢,也用了四年,可能,还会更久……

林氏在楚念柒的指导下,联合方氏和楚月儿完成了三道菜。

这时,楚吴氏又款款地走来,皮笑肉不笑地对林氏说:“我说,林氏,今儿大家伙儿坐一块儿吃吧,家里好歹来了客人。”

林氏面无表情道:“不了,二哥帮我陪着客人,不需要娘费心了。”

“那怎么行,你二哥一个人能把客陪好吗?”楚吴氏不让步。

“是让大哥二哥上桌,其他人别吃吗?那样不好吧!大山兄弟吃着也不自在。毕竟苏氏可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讲究不见外男。”

楚吴氏被噎的没话了,毕竟要非要讲究,那就是男女不同席,男人上桌,女人想都别想。要是同意林氏说的,那她还吃个屁啊?要是不同意,林氏又搬到西厢房去吃了,她还是吃不到。

想来想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林氏替她做好了选择。

“灶台上我留出来了一些,锅里还有小半锅鸡汤,算是给娘晚上添菜了。”

听到这话,楚吴氏松了口气,留了就行,留了她就能吃饱。

然而在林氏吩咐楚月儿她们把自家要吃的东西都端走之后,她看到了隐藏在林氏背后的那两小碗兔肉和鸡肉炖土豆,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这个林氏,真是过分,那么大点儿的小碗,一人分一口都不够。

这想法过分,一人分一口肯定是够的,但楚吴氏想自己吃的痛快再给别人吃。

把锅掀开,再看那小锅里的鸡汤,也就只有小半锅而已。

楚吴氏先拿了个碗,盛了一碗鸡汤,又捞了两块鸡肉,自己喝了个过瘾。把身边的五郎六郎馋的嗷嗷叫,她也无动于衷。

别看五郎六郎敢抢林氏母女的东西,但是在楚吴氏面前,他们绝对不敢抢东西,孩子年纪不大,却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这个时候,把六郎馋急眼了,也学着当初五郎抢林氏馒头的样子,顺手拿了一块灶台碗里的兔肉。

肉一入口,辣的他哇哇大叫,楚吴氏一看,这还得了,老娘还没吃呢,你这个小兔崽子竟敢偷吃。

拽过六郎的屁股就啪啪两巴掌打了下去,嘴里还叫嚣着:“小兔崽子,让你偷吃,让你偷吃!”

“啊,啊,奶奶,奶奶,奶奶不要打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六郎大哭的声音引来了苏氏和抱着楚子金的李氏,两人一来,就看到六郎手里的肉。

李氏脸色立刻就变了,阴阳怪气道:“弟妹就是会养孩子,本事大着呢,不是抢就是偷。”

苏氏听到这话脸色也不好看,但是此时她没有时间和李氏论长短。

她捂着肚子赶紧走过去,拦着楚吴氏打人的手。

“娘,六郎才多大,做错了事您告诉他,他就改了,何至于动手打呢?要是把他吓着了,以后怎么有出息孝敬您啊?”

这时的苏氏怕是忘了楚念柒被冤枉偷鸡蛋时被楚吴氏打的两天下不来的事情了。

好歹是自己孙子,楚吴氏也不舍得下死手,此时听到苏氏的话,借坡下驴就停了手,却是抢过六郎手里的兔肉,张口就吃,被辣的呛了嗓。

但她好歹知道这是肉,不舍得吐,直直的咽了下去,又赶紧喝凉水冲嗓子。冲完了嗓子又骂林氏不安好心,做菜不好好做,故意害她们。

这边一片混乱,西厢房门口也是尴尬一片。

楚满仓不知道哪里来的脸,在东厢房待了一天,一点没有要给林氏帮忙的意思,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却舔着脸来蹭吃,美其名曰陪客。

林氏不喜欢这个大伯子,也不想给他占去自家的便宜,便拒绝了他。他反而站在西厢房的门前不走,话里话外埋怨林氏和二房,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却不叫着他。

林氏纵有千言万语想要骂给他听,却无奈她一个弟媳不好指责大伯子,楚满囤身为弟弟也不好说什么。

委婉含蓄的已经说尽了,但人家装听不懂,你有什么法子呢?

楚念柒看不下去,直接脆生生地对楚满仓说:“大伯父,我娘是请今天帮我们搭灶台的人吃饭,不是单单请方叔叔吃饭,所以不用作陪,这顿饭是报酬,大伯父没搭灶台,没有报酬。”

“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不过是一顿饭罢了。”楚满仓脸色已经有些不好看了,却还是坚持着站在这里,主要还是,他闻到了酒香,想喝两盅。楚吴氏吝啬,楚家也就逢年过节能喝上那么一小碗,他着实是馋得慌了。

但是楚念柒必定是不能顺他心了,此时小丫头脆生生地开口道:“我娘常说,无功不受禄,大伯父又没有功劳,怎么上赶着要禄呢?”

小丫头仿佛真的不知一般,说出自己的疑惑,却是彻底让楚满仓红了脸:“哼,臭丫头,不过是吃你家一口饭,看你这小气的样儿,谁稀罕?”说着便转身离去,还使劲儿的甩了甩自己的衣袖。

几个大人面面相觑,有些不自在,楚念柒却没看到一般,笑呵呵地说:“好了,这下清静了,我们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吃饭了,每天吃饭都和打仗一样守卫阵地。”

楚念柒这话一出,林氏乐了,方氏和几个丫头也乐了。可不是嘛,一做点儿好吃的,还得护着守着,才能保证这吃的进自己肚子里,一不留神就得被狼叼走。

楚满囤和方山看着各自心爱的女人笑了,心里那点子因为楚满仓带来的不适感也消失了。

方山第一次吃林氏做的饭,确切得说应该是楚念柒做的饭,一时间瞪大了眼睛,没想到竟然这么好吃。

平时在家,他自己一个人吃饭,大多是糊弄过去了。不是烤肉就是煮肉吃,充其量撒上点盐就得了。

他不缺肉吃,但却没吃过什么好吃的。

今天在林氏的家里,算是真真正正吃上了一顿好饭。烙的饼香脆,土豆软糯,野鸡劲道,鸡汤醇香,兔肉辣劲儿够味儿。

方山吃的一时之间都忘了在林氏身边的紧张和无措。

意外的,楚满囤、方山、楚子安和楚杏儿都很喜欢吃辣,对那道麻辣兔肉很是赞赏,剩下的人都不太能吃辣,便吃那道野鸡炖土豆。

一群人吃的欢欢喜喜,楚满囤和方山时不时地对饮一杯。

外面大桌子上的楚家人却是阴云密布,楚吴氏为了占便宜,自己又不热饭。但是这次林氏留的东西没有那么多,只有一小碗的鸡肉炖土豆,一小碗麻辣兔肉,和一盆野鸡汤。

那野鸡汤楚吴氏喝了两碗之后,又往锅里添了点凉水,加了点火热一热,这样看着多也比较方便分。

楚满仓从西厢房碰壁回来后,就阴着脸,看到桌子上就这么一点儿饭,再对比刚刚在西厢房看到的场景,心里更是不痛快。

当下拉着脸子对楚吴氏说:“娘,就这么一点儿饭够谁吃啊?”

楚玉儿随声附和:“就是,够谁吃啊?那个女人也不知道多留一点儿,她们那几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自私自利。”

五郎听到这话,也愤恨地说:“对,贱女人,自私自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