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五十九章 脑补帝

第三百五十九章脑补帝

不得不说,这夏侯氏一族,可真是人才。

从老到少,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能脑补的。

神奇的是,皇帝不愧是皇帝,脑补的初衷还真挺接近,就是结果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可不是嘛,人家是在阳间拜堂成亲,和和美美

他直接把人家脑补完犊子了,到地底下去办事儿,那可不是差了个十万八千里吧!

但是此时,皇上也是有些担心了。那可是他的弟弟啊,他万一想不开,真的自杀了可咋整。

宫里一直吃斋念佛平复心气儿的老太妃,可是一直都等着他成家生子呢!

皇上叫来金麟卫,赶紧去查。

金麟卫是皇上的暗卫,职能很像锦衣卫,但是没有那么变态的程度。

平时给皇上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甚至潜入大臣家中,监察百官。

只不过,这金麟卫是从皇上开始创建的,所以说,还没那么变态。

这边皇上担心弟弟,心急如焚。

那边,被担心的弟弟可是好不快活。

夕园从正午开始,就闭门见人了。

中途叫下人进去上了一桌子饭菜,就下令不准任何人打扰。

外面还有好几个村的宾客呢!

无奈之下,夏千俞就走马上任,招待宾客。

可是,他那一张人神共愤的俊美冷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他是想让人家吃饭啊,还是想让人家滚蛋啊?

好在楚满囤是个靠谱的,他平时跟村民们交往也比较多,此时他帮着招待宾客,村民们也没有多大的不爽。

林园很大,一百桌的席面,摆在前院就放下了。

一百桌人,每桌八人,一下子就能坐下八百人。

席面做的好,众人吃的满嘴流油。

毕竟,就算五杨村的村民现在在林家作坊里做工,可是没有富裕到顿顿荤腥的地步,更何况其他村子的村民了。

而且,这席面上不仅是荤腥多,就是素菜做的也特别好吃,美味十足。

众人几乎没有开口说话的时候,全都在抢食。

小孩子们都不满地跑了,站在家长的身边,等待着家长们的投喂。

众人都沉浸在美食中,楚满囤招待起来也方便许多。

只是,总有不开眼的人找麻烦。

门房出传来吵闹的动静,楚满囤不得不去看。

到了林园门口,才发现是大房一家,还有楚子平,以及杨金花一家子。

这是什么个搭配?

楚满囤心里疑惑,但是面上还是好声好气地跟楚满仓李氏打招呼。

“大哥,大嫂,你们怎么来了?”

李氏翻了一个白眼儿:“怎么地,这地界就只能你来,不能别人来吗?我说老二,你怎么也学起来了那白眼狼的做派,自己飞黄腾达了,就不认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楚子富对于他娘说的这些挖苦话显然很是难堪,皱着眉头,脸上满是尴尬羞恼。

倒是楚子贵,依然快言快语。

“二叔,你别把我娘说的话当真,我们是听说林姨成亲了,特意来给她送新婚贺礼的。”他拿出一个长方形盒子出来,那盒子一看就是做工精良的,可以想象里面的东西得多好。

李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还给林氏那个贱女人买了新婚贺礼?这么好的东西,她这个当娘的都没有呢!

“你个小兔崽子,你还准备了新婚贺礼?那是什么东西?拿来给我看看!”

呵呵,给你看,那还能送出去吗?

楚子贵心中冷笑,根本没理她娘的话头,直接塞给了楚满囤。

“二叔,你赶紧拿回去吧,这是我和大哥三弟我们三个一起准备的,祝林姨这回嫁个好男人,白头偕老,恩爱一生。”

楚子贵这话也是有意思,“这回嫁个好男人”,那不就是暗指上回嫁的不是好男人了嘛。

楚满囤现在跟着林家人做生意,对于人们说话的弦外之音,也是能听出来一些的。

学的多了,脑子也就开明了,自然不像原来那样,像个棒槌一样,顽固不化。

听出来楚子贵话中的未尽之意,楚满囤抱着盒子,有些替楚梁尴尬。

“那个,一会儿我进去就给你们林姨,你们赶紧进来吃席面吧!”

李氏生气刚刚楚子贵不给她面子,她眼珠子一直往楚满囤抱着的盒子上面瞟。

听到这话,很是不满道:“哼,我儿子送了这么贵重的礼,得吃多少顿才能够本儿啊?真是。”

接着又柔声对她领着的楚子金道:“金宝儿,一会儿你可得多吃点儿。”

楚子金没有吱声,只是那双毕竟凉薄的眼睛淡淡地看着那个盒子,不应承,也不拒绝,有点淡淡地理所应当的意味。

楚子贵从小就不喜欢这个弟弟,小时候不明显,长大了,经历过逃荒才知道,那是一种从骨子里带出来的凉薄冷血、冷漠自私。

逃荒时,大哥把自己的口粮省出来给他,他一声谢谢也没有,就那么理所应当的接下来了。

就算他小,可是在所有人都累的时候,他还是接受了母亲让大哥背着他的决定。

农村孩子,谁家六岁的儿郎那么娇气,就是楚萱儿都比他懂事。

可是,他一不感激,二不拒绝。用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楚子贵只觉得满身都是冰凉。

这个弟弟,真是把她母亲那一套继承了个十成十。

不对,这么多年来,他也看出来了,这种骨子里带来的“优良传统”,他的父亲也是功不可没。

他这人天生一身反骨,看不顺眼的人,越是想怎么样,他越会阻拦。

“二叔,你赶紧进去吧,我们就不进去吃了,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说完,楚子贵就拉着楚子富和楚子平跑了。

楚子富本就是个厚道的,当年林氏对他们不错,楚子安也把他们当成兄弟,他本就是来送贺礼的,也没想过吃席面,就怕人家觉得他“意图不轨”。

楚子平是个憨憨的,自己亲爹亲娘带着弟弟妹妹住到城里了,就把他一个人留下,他也没啥感觉。

整天就跟着楚子富和楚子贵干活挣钱,好在楚子安来了这里后,还时不时的找他,给他带点好吃的。

他虽然闻着这席面的味道有些馋,但是他还是忍得住的。

大哥二哥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他可听话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