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六章 人家上面有人,你上面有坟

第五百八十六章人家上面有人,你上面有坟!

这几个官差们押送犯人多少次?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什么面孔的人没见过?

就是再钢铁的直男,也该认识白莲花了。

范氏这种行为,又不是什么顶级白莲花手段,甚至根本不需要这几位官差大哥稍微动脑思考那么一下,就能明白她的行为。

他们对待温绍廉,还稍微带了一点儿顾忌和尊重。

而对待范氏,则是明晃晃的嘲弄和讽刺了。

“你和人家比?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有可比性吗?”

“就是,一个妾室,还妄想跟嫡妻争锋?谁惯得你啊?”

“人家上面有人,你上面有坟!人家闹事有人罩着,你闹事,兄弟们送你去地府!”

几个官差嘴炮一开,浑身的匪气都上来。

把范氏嘲弄了个彻底,差点儿没挖个地缝钻进去。

与此同时,她更恨庞氏母子了。

她们上面有人?

到底是谁?

可以跨过敬国侯府,专门罩着庞氏母子三人?

难道是庞家?

庞家是伯爵之府,按理比不上温家的,难道他们现在势力已经大到这个地步了吗?

一时间,范氏的心里充满嫉恨。

为什么?

为什么庞迎春那个没有男人爱的老女人总是运气那么好?

她这样不懂收拢男人心的女人,凭什么有那样好的家世?

如果自己是伯爵府的姑娘,当然也能为人正妻。

甚至可以把夫君管的服服帖帖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那样的人生,多么美好啊!

可惜,她只是一个商户女。

范氏满心怨怪,连带着对温绍廉也是一腔怨怒。

都是这个男人,不够坚定。

如果当初他对自己痴心不改、忠贞不渝,执意娶自己为妻,她又如何会委屈自己,屈身为妾?

范氏的满腹牢骚无人得知,在实打实的困境面前,所有撒娇卖痴、温柔小意、骄纵不依的争宠手段,都变得矫揉造作。

温绍廉就是再心疼她,也渐渐被源源不断的苦难磨没了。

相反的,一直坚强独立、淡然果敢的庞氏,面对流放路上的种种波折,从来都能机智坚强的应对。

她们母子三人有温情手里的各种必备物资,在艰苦的路上,也生生活出了游玩的味道。

处在一群苦兮兮的人中,简直就是地主级别的人物。

温绍廉看着关系越来越亲密的妻子儿女,心生羡慕。

他很想融入进去,但颇觉没脸。

他不至于因为那些苦难矮了膝头,却在范氏日复一日的抱怨刻薄中,渐渐清醒了脑子。

当花团锦簇的外衣褪去,他的清醒的心灵,还存着多少爱意?

越看清自己的心,温绍廉越茫然无措。

他总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一个大错。

而范氏是何等人物,常年在后院争宠求爱的女人,对之情感一事,如何不敏感?

温绍廉的情感变化,她是最先察觉之人。

也正是因为察觉,她才更加气愤。

这个男人,当真不配得到她全部的爱。

当女人不把心思放在男人身上的时候,那思绪才算是大开呢!

范氏一直觉得自己的女儿比庞氏的女儿要冰雪聪明、玲珑可爱,但是没想到,当她们都身处困境时,反而是有人不断的为温情提供庇护和帮助,对她的女儿却不屑一顾。

她恼那“上面人”的没眼光,同时又止不住内心的贪婪野望。

如果,那“上面人”关注的是她的女儿,那她们母子三人,还用过这些苦日子吗?

如今庞氏所拥有的一切,就都是她的!

这就是当惯了宠妾的后遗症,只要正妻那边有点儿什么好的,都想着据为己有。

这臭毛病,就是给惯得。

一直在宠妾灭妻的环境下生活,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

但凡她有点身为妾室的本分,也不会敢这么作妖。

于是辗转反复几日,在范氏终于按捺不住的时候,她找上了这一次押送她们的官差。

人分形形色色,良莠不齐。

有人本本分分做事,自然有人把贼心色胆隐藏在老实的人皮之下。

那些官差都不敢对温情母子三人不客气,连带着对温家人也算是礼让三分。但是对于其他家族的人,可是没那么好性了。

一路上,其他家族的女眷,都被他们得了不少便宜。

范氏观察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选好了人。

等那个人去小树林方便的时候,范氏悄悄的跟了过去。

那官差也是个阅人无数的,看到范氏这个样子,哪能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当下心里充满鄙夷。

这个范氏他是知道的,那天闹了好大的热闹看,他们哪能不知道这个女人。

正是因为知道,心里才更是鄙夷。

妾室果然是妾室,狐媚子手段,上不得台面。

这种女人,果然跟正妻没法比。

他们这样的身份,家中若是富裕,可能会纳上一两美妾,但一般都不会纳。

想找女人,有的是地方。

何必把这种不安分的女人带到家里呢?

又养不好,还徒增烦恼,出去办差都不安心。

看来,这富贵之家的男人,也不是那么令人羡慕啊!

后院有这样的女人,家里的血脉放心吗?

反正这位官差是不放心的。

不过,不管内心里怎么鄙视范氏,他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送上门的便宜嘛,不要白不要。

如此,两个不怀好意的人,直接一拍即合。

范氏忍着恶心,让那官差上下其手了好一会儿。

才勉强扬起笑脸娇声问道:“官爷,您们前几日说,那个小贱人上面有人罩着,到底是谁啊?”

官差听到这话,脑海里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直接推开她道:“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那些东西,是你该知道的吗?”

那位官差似乎是没了兴致,直接推开范氏离开了,徒留范氏一个人在原地怨怒。

这些该死的官差,她忍着恶心虚与委蛇,最后却什么消息都没得到。

若她还是国公府的宠妾,还会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吗?

范氏没想到,她竟然会有被白嫖的一天!

当真可气!

可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