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零八章 女人啊,说不听

第五百零八章女人啊,说不听

于是,老王爷就怂恿他再办一次婚礼,再成一次亲。

你那么爱林氏,难道不想三媒六聘的风风光光的娶她一次吗?

你不想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娶了林氏吗?

你不想在京城办一次不一样的婚礼吗?

听说你家夕儿嫁过人,难道你不想多办一次婚礼,在这些形式上压倒那个前夫吗?

你不想让你家夕儿知道,你有多爱重她吗?

……..

每日一遍“你不想……”句式,宁王就这样被成功洗脑了。

所以,他当初在御书房提出再办一次婚礼的事情,代王功不可没。

代王成功拿下宁王成亲说媒代理权,腰不疼了,腿不抽了,走路都带风了。

简直比吃了某牌盖中盖还要好!

如果说代王这边是心甘情愿乐意至极的来保媒,那宗正安王爷,可就是宁王好说歹说的才把他劝来的。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对林夕儿有多大的成见,而是宁王这厮忒不是个东西!

没错,上次先皇牌位丢失的起因经过结果,他都已经调查全乎了。

他一个掌管夏侯氏亲族玉蝶、宗庙等事务的宗正,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自家不肖子孙偷走了先人的牌位。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最关键的是,还是当儿子的偷了老子的牌位,拿去见证新人成亲。

他都不知道怎么处罚这个犊子了。

罚的轻了,不长记性,视皇家祖宗基业于无物。

罚的重了,说不定他那皇兄,其实在地底下见证了儿子成亲还挺高兴的。

他横插一杠子,不是讨人嫌吗?

何况,对于先皇这个皇兄他还是挺憷的。

平时笑眯眯的皇兄,折腾起人来,一点儿都不手软。

他就怕他夜晚托梦给他,为啥罚他小儿子。

再给他下个降头,来个头疼脑热,腰酸背痛的,他一把年纪了,可吃不消。

好在,有当今圣上管宁王这个烂摊子。

果然,每个不靠谱的皇弟身后,都一个操心的皇兄擦屁股。

但宁王带给他的心灵创伤不可弥补,他才不要轻易让他如愿。

于是,宁王好说歹说,来把安王说动,走了这一趟。

他好歹算是管理宗室的大家长,他的到来,显示着对林氏的看重。

宁王请到了夏侯氏最德高望重的两位老王爷,心里美滋滋。

安王看着宁王那个傻狍子的样儿,心里也微微欣慰。

夏侯氏年纪最大的大龄剩男,终于降价处理出去了。

他也算了了一个心愿了。

至于福王,他完全就是来加三看热闹的。

他跟宁王是一样的性格,年轻时经常一起走狗斗鸡,是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

这些年,兄弟的苦,他是看在眼里的。

以前,他的府里还有几个妾室。

后来,宁王告诫他,说这感情里都是有因果的。

他当年就是不注重名声,被京中那些女人坏了名声,遭到岳父大人和舅哥的嫌弃,才迟迟没能定亲成亲。

要是早把林夕儿娶到手了,哪还有后来那么多事儿啊!

所以,他也别太浪。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万一哪天,他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找不到心爱的人,他就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别以为那些莺莺燕燕真的会陪他白头到老生死契阔,他要不是王爷试试,谁还跟他温柔小意?

给他吓坏了,这个王妃是他自己选的,他打心眼里喜欢。

就是从来没有觉得其他女人跟这个有什么冲突,一直以为他心里有她就好了。

这就像,王妃是他的饭,绝对不能少。其他女人就是他的菜,时不时换换口味儿。

既然有菜,为何不吃呢?

他就是这么想的。

但听完宁王的话,他吓得够呛。

他心里有王妃,不想失去他的饭。

于是回府后,一晚上没睡着觉,抱着他的正妃说了一晚上的情话。

烦的福王妃那是恨不得直接把他打包,亲自送到妾室那里。

福王一听媳妇儿的想法,那是整颗心都要凉了。

他的饭,不要他。

第二天,就把所有妾室都打发了。

好在京中人都知道他是个纨绔子弟,没啥前途,没人愿意嫁给他做妾,他到现在还没有侧妃。

妾室不上玉碟,打发起来也容易。

一时之间,福王府后院干干净净。

但福王妃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这个男人,当初嫁他的时候就知道是个纨绔子弟。

纨绔子弟的其中一个特点是什么,那就是心血来潮,想一出是一出。

他现在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突然对她说了那些甜言蜜语,还打发了其他女人。

但谁知道他以后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福王妃可清醒了呢!

直到宁王找了林氏多少年,福王就一直守了福王妃多少年。

如今,两个儿子都有了。

福王妃也在福王的感化中,一日比一日温柔体贴。

福王得到了爱情的滋润,愈发觉得宁王说的有理,于是更爱跟他唠叨了。

但他一个有儿有妻、婚姻美满的人,见面就跟一个找不到媳妇儿思念心上人如狂的光棍说婚姻里的二三事,太有炫耀的嫌疑了。

宁王忍了他那么多年,如今媳妇儿回来了,还带了个小闺女。

宁王终于也有的“唠叨”了。

两个爱凡尔赛的男人聚到一起,结果可想而知。

福王(苦恼状):“我家王妃昨天又给我做了一个香囊,说是里面有驱蚊的香料。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戴什么香囊啊,这不有损我的风仪吗?”

宁王撇了一眼他腰间挂着的六七个香囊:“……..”你下次吐槽的时候能少挂两个吗?拜托你专业一点,收一收嘴角疯狂上扬的笑。

宁王不经意间弹了弹衣袖:“谁说不是呢!女人就爱唠叨,我家夕儿也是。我都跟她说了,我的衣服多了去了,一天换三套都不带重样儿的。可她不听,非得亲手给我做衣服,拦都拦不住。这不,这身衣服就是她亲自选丝,亲自派人织锦,亲自选择配色,亲自设计图案,亲自裁剪,亲自绣样,做出来的。唉,还跟她的是情侣款。唉,女人啊,说不听!”

福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