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七十九章 重新归来的前妻(二)

第三百七十九章重新归来的前妻(二)

到了屋里,程氏就甩开他的手:“你到底要说什么?”

杨大牛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解释,只绊绊磕磕道:“我,我,我不是想让她留下来,只是那个孩子,我,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我儿子。”

程氏看着他道:“把他们留下,就是对我侮辱。你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不逼迫你更改。只是,我要做的事情,你也别阻止。”

杨大牛看着心意已决的程氏,顿时心慌不已。

他不由得想到了刚刚程氏说的话,他已经辜负她两次了。

对啊,他已经辜负了她前半生,嫁给自己后,金花还一直给她委屈受。他娶她,是想让她享福的,不能一直让她受委屈啊!

“秀英,你别走,我这就出去,把他们赶走。”

程氏气急:“你现在出去,村里人不都觉得是我把她们赶走的吗?”

杨大牛也是一急,对啊,这样,秀英的名声该不好了。

杨大牛眼巴巴的看着程氏道:“那你说,你说什么做,我都听你的。”

程氏翻了一个白眼,现在她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其实,她看中的也就是他的态度而已,既然他愿意为了自己,可以把可能是自己亲生的儿子赶走。那她身为他的妻子,也不能太让他为难。

“算了,让他们住下吧,不过,我可不伺候他们。”

杨大牛感动不已,果然秀英是善良的。

“好好好,绝对不让你伺候他们。”

程氏没好气道:“不过,我可有一个条件。”

杨大牛没有不从的:“你说。”

程氏:“等你确认了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不管是不是,你都得让他们走。”

杨大牛本也没有想让他们留,目前留下只是暂时之举。

就算是自己亲儿子,那么大了,他要做的,也是教他如何养家,或者出钱帮他成家立业。

也没想着这么大了,他还养着他的。

此时听程氏这么说,自是没有不应的。

只是,他们把人想的太简单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既然已经到了他们家,不把他们扒下一层皮来,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于是,杨大牛一家,从这一天开始,过上了鸡飞狗跳的日子。

杨大牛愁的头发都快秃了,还不到元宵节,已经请了四回大夫上门,就是想暗中看看这乔铁蛋是不是他儿子的。

虽然每次徐翠兰都骂的很激烈,但是也改变不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杨大牛家的“热闹”日日上演。

程氏和蒋海山每日都要去上工,一天到晚,也就晚上会回家住。蒋海山更甚,好几天才回来一次。

毕竟,从城里到五杨村,坐马车还有两个时辰的时间呢!

这可苦了蒋海燕,她本就是个胆小懦弱的,母亲和兄长不在家,简直算是把她自己一个人丢在了狼窝里。

于是,她便也日日出门,难为她大冬天的,背着小箩筐,企图上山捡些干柴。

毕竟,她也不能日日都去别人家里做绣活啊!

她朋友本来就不多,脸皮又薄。

却是没想到,都已经避无可避了,祸患还是找上门来。

蒋海燕背着背篓,一心捡柴,没有发现,背后一匹饿狼来袭。

“啊――”

突然,她被一股大力搂抱住,然后倒在地上。

“啊,救命啊,你谁啊,救命啊――”

“啪――”

一个耳光打断了她的呼救,“臭婊子,叫个屁,小爷我稀罕你是你的福气。”

这人一出声,蒋海燕才知道,竟然是一直在家里住着的乔铁蛋。

“你,你,你放开我,你不是杨大叔的儿子吗?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乔铁蛋不屑地笑了,手攥着她的手没停。

“是他儿子怎么样,不是他儿子又怎么样?反咱俩又没有血缘关系,我就是看上你了。赶紧让小爷我爽一回,不然我弄死你!”

蒋海燕绝望了,她来的这座山脚下捡柴,离林园很远。因为林园附近的山头都被林家买下了,她才来这边的。

离的远就证明,很少有人来,那就没有多少机会得救。

她还没有嫁人,清白就要被这个畜生玷污了吗?

乔铁蛋骑在她的身上,看着她这副绝望的样子,心中很是得意。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从小家风不正,什么都知道了。

他十三岁就尝过了女人的滋味儿,来到杨家看到蒋海燕小白花的样子,心里就直痒痒。

“不抵抗了吧,不抵抗就对了,让小爷我好好疼疼你――”

“嘭――”

话音刚落,他就被人从背后击中了脑袋,然后被人又踹到一边。

楚子富放下手中的大木头,赶紧去把蒋海燕扶起来。

“蒋姑娘,你,你没事吧?”

蒋海燕没想到,这一次,自己竟然真的幸运地得到了救助。一时间,委屈悲愤袭来,她直接趴到楚子富的怀里哭了起来。

楚子富满腔的怒火,都被她的眼泪冲走了,只剩下手足无措和满满的心疼。

“蒋姑娘,别怕了,他已经晕倒了,不会再来伤害你了。”

这时,徐翠兰竟然找了过来。

她其实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但是如果程氏的女儿被她儿子祸害了,她乐见其成。娶了她能白得一个儿媳妇,先伺候自己和儿子,等儿子长大了再休了她。不娶的话,这个哑巴亏,程氏也是吃定了。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凌虐她的女儿,她心里就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

她本打算等过了一段时间再来看,估计她儿子已然得手了。

哪想到,再来看的时候,她儿子人事不省的趴在地上,旁边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抱着蒋海燕。

“你们这对狗男女,奸夫**,你们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她的声音太大,眼下又是正月,没有什么活计。

没在林家作坊做工的人都出来看了,结果,就看到这么一幕。

冬日里没什么乐子终日无聊的人们,一下子就燃起了体内的八卦因子。

“天啊,这是什么情况?”

“就是啊,怎么回事儿啊?”

“那是杨大牛家新回来的儿子?怎么跟他继女搞在一起?那个抱着蒋海燕的小伙子又是谁?”

“哎呦,看着很面生,不像是我们村的。”

“我想起来了,这是林家的亲戚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