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二百二十七章 离开

二百二十七章离开

“我们是去往京城,这一路,也算是沿途游历一番。”方山说道。

“那太好了,我们其实也该回庄子复命了,正好同路。”柳无常显然很兴奋。

方山并没有立刻答应,他虽然代替林家人出来应酬,却不会替林家人做决定。

“柳兄,这件事我还不能决定,我回去跟她们商量一下。毕竟,车队里人多,还是大家一起商量行事。”

“好,好,我理解的。我们还住在之前那个布庄,楚姑娘去过。要是你们决定了,可以给我们送个消息。”

“好,没问题。”

柳无常走后,方山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氏。

林氏把楚念柒抱了过来,“念儿,要是跟别人一起同路,你喜欢吗?”

“都行,娘,我无所谓的。”

“行,那我再想想。”

等楚念柒从屋里出去,就遇见了王神医。

“乖徒儿,过来。”

“干什么呀?大师傅。”

虽然王神医当了她的师傅,但是张大夫也是她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她不能有了新师傅就忘了旧师傅。

但王神医强势来袭,张大夫又卑微示弱,甚至还要跟自己抢徒弟的位置。

于是,楚念柒只能给王神医的称呼面前,加上一个“大”字,以表示他不可撼动的地位。

“徒儿,你答应柳月山庄那群大傻子吧,咱们跟他们一起去柳月山庄玩一圈儿。师傅给你们二人预备的圣果还没吃呢,得找一个洞天福地才好。我知道柳月山庄有一处温泉,我听说风景不错,我们去玩一圈儿。”

“行吧。”

听完王神医的话,楚念柒就又回去跟林氏说,她想跟着柳月山庄的人一起走,这样热闹。

林氏是宠女狂魔,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

于是迈着一行人又很快决定下来,准备去柳月山庄浪一圈儿。

柳月山庄处在锦州府,冀州府的西南方向。

这个州府,存在许多的江湖势力,其中以柳月山庄最为久远。

而如今,势头正猛的医仙阁也是在锦州府发展壮大。

这两大势力独占鳌头,连当地的知府衙门都对其退避三分。

朝廷和江湖势力历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江湖人武功高,行事不羁,而朝廷权力大,牵扯广。

双方合作,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双方冲突,那就是两败俱伤。

但朝廷毕竟是朝廷,且当今圣上是个明君,还是个文武双全雄才伟略的明君。朝廷势力要远强于江湖势力,江湖门派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

这些江湖势力,很难统一收复,自从上一届武林盟主不幸遇难后,还没有哪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能够令众人服气,拥护其为武林盟主。

门派散落,都想争占鳌头,但是实力都不能令众人服众。

*********

京城。

今日上朝,皇上的心情还不错。

辽州府的匈奴大军终于被压制,即使辽州知府临阵脱逃,也没有发生大乱。

他已经派人将粮草运往边关,如今就算与匈奴呈僵持状态也不怕。

皇上心情一好,就开始痴心妄想。

刚想着,一会儿去皇后宫里吃顿午饭会不会得个好脸。

外面就来了一个小太监,在高公公耳边耳语了一番。

皇上今天心情好,看到此景,也顺嘴问了一句。

“怎么了?”

高公公面色有异,吞吐道:“贵妃娘娘那边派人来传话,说是染了风寒,求皇上去看一看。”

“呵,她伤寒了,应该是找太医看,朕又不是太医,有什么用?”皇上讥讽一笑,顿了一会儿,又道:“你去,派个小公公到太医院,给她请个太医。”

“是,皇上。”

高公公往外走,心里不免叹息。

帝王心思,深不可测。也就是今日,心情好,才露了几句话,能有迹可循。

其实,他一直陪在皇上身边,看的自然比天下人清楚。

天下皆传,当今圣上宠爱沈贵妃,宠冠六宫,无人能出其右。

若是真那么宠,又怎么会因为一个官员失责降罪牵连到她一个后宫的妇人?

后宫,钟粹宫。

看到宫女匆匆而来,沈贵妃赶紧倒在床上,做出一副娇弱无力之态。

她闭着眼睛没看到,但是大宫女却看到了,那宫女身后并没有她们娘娘想要等来的人。

小宫女战战兢兢道:“回,回禀贵妃娘娘,陛下政务繁忙,脱不开身,不能前来。但是陛下身边的高公公亲自派人去了太医院为娘娘请太医,这必定是陛下的旨意。想来,陛下还是看重娘娘的。”

小宫女说话还是挺中听的,还给人留足了面子。只是,她说话时候底气不足,这样一来,让沈贵妃明显的感觉到。

这好像是一场自欺欺人的行为。

想到这里,心中又是一番暴戾。

“滚下去,没用的东西。”

“是。”小宫女被骂了,但是还有些庆幸,好歹是活着命下去的。

然而,她这条小命,在午后,沈贵妃听说皇上去了皇后宫中吃午饭的之后,便结束了。

沈贵妃认为,是她没有把自己的情况说严重一些,才导致皇上被皇后给勾走了。

在自己的宫里大发雷霆。

“沈江那个没用的东西,就会拖后腿。本宫的父亲当时怎么就让他去那里了呢?真是害人不浅。他自己跑就跑了,做什么作死的连累本宫?皇上已经一个多月没来宫里了,这禁足什么时候到头啊?”

沈贵妃生气地抱怨着,连今天上午太医看过病之后开的药也没有喝。

身边的大宫女就安慰道:“娘娘别慌,陛下现在正在气头上。等陛下气过了这阵子,肯定就会解了娘娘的禁足。”

“可是,他什么时候气消啊?现在沈江还没有找到,本宫让你给本宫父亲送的消息,父亲可亲自接到了?”

“是,奴婢亲手递到太傅大人手里的。”

“那就好,但愿本宫父亲能多上一点儿心,尽快把那个害人的沈江抓住,解了陛下的心头的气。本宫,才好出去。”

沈江是沈家旁支一脉的子系,曾经还是一个探花郎。

有沈太傅这个靠山在,沈江的仕途走的非常顺遂。短短几年,就成了一州知府。就等任期欺瞒,调回京城,进入六部做侍郎。

哪想到,就来了这么一件事儿。

真是打的沈家措手不及。

一个临阵脱逃,弃一州百姓不顾,就足够死死地把沈家钉在耻辱柱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