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四十三章 我们好歹曾经是夫妻啊

第三百四十三章我们好歹曾经是夫妻啊

八月秋高气爽,天高云淡。

林园外面有围墙的遮挡,看不清里面的情景。

楚念柒在自己住的念园开辟了一个小后花园,种了药材和水果。

她在这京郊外又买了两个山头,专门种植药材的。

她觉得,山上的果树,明年就会结果子,即使不多,也会开花结果。

在半山腰建造的果酒庄园也在动工建造,是夏千俞找来的人。

她还得种上药材,建造一个制药作坊。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着。

直到这天,楚梁带着一群人上门了。

宁王难得离开林夕儿的身边,自己一个人出来晃悠。

林氏简直怕了他了,这个男人黏人的功力实在深厚,磨破了嘴皮子,甚至冷了脸子才把他赶走。

宁王觉得他这上门女婿的日子过得真是幸福,每日除了和心爱的女人相守,大概也没什么需要他操心的了。

大概也就是天天出来转悠转悠,让在林园生活的下人知道知道,自己可是他们的男主人。

尤其是那天把他绑了的婆子!!

如今的他,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高光时刻。然后来到大门前,就看到了那个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死人脸”。

他娘的,那个渣男前夫哥来了?

他是不是知道了他现在和夕儿双宿双栖,恩爱不疑,然后过来搞破坏了?

这个狗逼!

宁王自己脑补了一大通,然后双眼喷火,双脚跺出六亲不认的架势,恨不得跟那个渣男前夫哥决一死战。

楚梁带着曾经是河下村如今是于家村的村民,来到了林园。

看着这座气势恢宏、占地甚广、远处还在施工修建的宅院,楚梁每次看见都会心痛。

他本来也可以住在这里的啊!

可是,现在却住在那个黄土泥坯房。

不过,好在阴霾过去,很快就会迎来晴空万里。

这个精致辉煌的大宅子,也是属于自己的了。

看到宁王,他愣了一下。

这个男子是谁?

怎么有点儿眼熟啊?

为何会在林园?

难道是新买的下人?

只是为何长得这般俊美?

呵,想不到林氏还是个看脸的。

等着,等他和林氏和好了,就把他辞了。

宁王幸亏没有读心术,不然,得把他头发薅秃了。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他找了十多年的媳妇儿会给你机会和好?

楚梁心里百转千回,但面上还是保持着风度翩翩的姿态。

在林园前站定,对着宁王拱手道:“我们找你家夫人有事要商量,你进去通报一声。”

宁王:“……?”

他是谁?

凭什么一副高姿态吩咐自己?

这个狗逼,气死他了!

宁王弹了弹衣袖上并不存在的尘埃,以比楚梁更高傲的姿态回复道:“呵,我家夫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你们哪儿来的哪儿去。”

这也不怪楚梁没有将宁王认出来,当年宁王到辽州府寻找林氏,虽然去了田家吃过饭,且跟楚梁见过面。

但是那时宁王满身透着颓废与憔悴,被绝望悲戚笼罩,感觉只差一根稻草就能压垮这个男人。

哪有现在这么张扬、嘚瑟加骚包,若是给他一个扫把,他可能都得上天。

一个人的气质改变太大,对于不熟悉的人来说,真的不会一眼就认出来。

再加上宁王当时周身贵气,楚梁也不敢总是盯着人家看啊!

所以,才会第一时间没有认出来。

他尽量压制住心中的不喜,对着宁王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就这样跟我说话?”

宁王恼怒:“我管你是谁?我——”

“子靖,外面是谁?”

宁王本要开始毒舌模式,喷死楚梁这个狗逼男。

但是听到林氏的声音,他瞬间转换了一个脸色。

只见他缓缓回头,眼神幽怨,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林氏轻抿嘴唇,声音低缓带着委屈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他一来就叫嚣着找你,还对我很不客气。”

林氏此时已经走到门口,看到了楚梁和那些河下村村民。

宁王继续眼神幽怨的看着她:“他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理直气壮的?”

林氏:“……”听着这个语气,他又要作妖了!

楚梁看着林氏走来,眼中划过一抹惊艳。

这张脸,无论看过多少次,都会被他惊艳到。

“夕儿,我们——”

“闭嘴——”

楚梁深情款款刚要倾诉衷肠,就被宁王打断。

楚梁被他吼的一愣,然后就见他转过头对着林氏委委屈屈道:“夕儿,他叫你名字,我不开心。”

林氏:“……”就知道,他不会消停。

楚梁:“……”

众人:“……”

躲在大树上看完了整场的楚念柒:“……”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浓郁的白茶香气走来了。

楚念柒是真得佩服宁王,他是凭借一己之力开创了一个白茶风格。

爱穿白衣,行事游走在白莲花与绿茶婊之间,相互转换,游刃有余。

林氏揉了揉额角,对他道:“你别闹了。”

宁王继续委屈地看着她,谁闹了,谁闹了?

对上这个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趁机上位的渣男死前夫,他至于闹吗?

他只想要绝对的偏爱!

林氏无奈,安抚道:“咱们回家再说,现在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

宁王乐了,哈哈,她刚刚说了“咱们回家”,开心。

看着林氏和宁王的互动,楚梁脸色铁青。

林氏对他为何那么宽容,她不是高不可攀、不食人间烟火吗?

为何对他如此包容?

楚梁心里涌起一阵阵异常的烦躁和微不可查的慌乱。

不想再看两人的互动,他赶紧打断了两人。

“林氏,我这次来,是有事和你商量的。”

林氏面无表情地对着他道:“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快点儿说吧,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商量的。”

楚梁气得心一抽抽,心中的话脱口而出。

“好歹,我们好歹曾经是夫妻啊!你一定要如此绝情吗?”

宁王气得要死,直接上前给了他一拳,眼中满是狠厉道:“你们已经和离了,别再提那两个字!”

此时的宁王和之前张扬明朗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倒是有些像之前寻妻的气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