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零三章 宁远县令

第二百零三章宁远县令

宁远县令是个年纪不小的老头,身材瘦小,却是眼冒精光。

大东村的人大概都没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县令大人一面,全都跪下迎礼。

这么一衬托,就显得站着的人分外显眼。

不过宁远县令不是那么没有眼色的人,看到领头的那几个人通身一片贵气,他就知道,那不是常人。

无论如何,也不敢在这行礼一事上较真。

更何况,那些土匪可是这些人带头抓的,没点儿本事,能抓住土匪吗?

他还是不作死了。

走过来非常平易近人地对村民们说:“你们快起来,见到本官不必多礼。”

村民们受宠若惊,战战兢兢起身,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就是你们帮着村民们擒住了山匪?”

“不错,还请大人问罪山匪,还村民们一个公道。”陈杰道

“好,有侠义之心。”

接下来,宁远县令吩咐官差,找几个年轻的汉子帮着把山匪带到衙门去。

这群人,就是大东村山匪的中坚力量。

把他们抓住了,山上的那群人也就不足为虑了。

至于杜村长和他的儿子杜玉郎,性质比那山匪还要恶劣,自是不可能放过的。

山匪抢劫好歹职业本身的问题,可是村长和杜玉郎是披着人皮干着狗事儿。

谁也无法原谅。

宁远县令一顿调查,发现其他人真的没有同村长同流合污,才把他的其他家人放了。

只是,杜村长和杜玉郎出了这样的事情。

杜村长家的名声一落千丈,哦不对,应该说是本来名声就不好,现在没了村长的庇护,他们的生活可想而知。

杜村长和杜玉郎被抓走的时候,杜村长突然抬起仇恨的目光,直直地射向林氏等人。

“都是你们,你们这群祸害、扫把星,要是你们没有来,我们家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他这话好像给杜村长一家提了个醒,村长媳妇本来还在绝望抹泪,这个时候也抬起了头,愤恨地看着林氏等人。

“你们这群扫把星。”说着就要冲上前去,抓花她们的脸,主要目标自然是林氏和云娘。

还没走到林氏等人身边,就被绿英一脚踹飞。

“你快别不要脸了,自己无耻还怪别人没把你教育好?我们又不是你爹你娘。”

楚念柒:“……”默默为绿英的泼辣竖起了大拇指。

林氏冷冷开口:“人心不足蛇吞象,你们会有今日,都是自己贪心所致,与旁人有何关系?你若是继续这个思想活着,恐怕你的孙辈都不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林氏这话让杜老大杜老二精神一振,瞬间清醒。

本来他们也暗暗埋怨林氏等人的,毕竟确实因为是他们的到来,成了自家父亲进了大牢的导火索。

可是再归根结底的想,好像又不是如此。

犯下错误的人是他们的父亲和弟弟,就算没有这一次林氏等人的戳破,总有一天会被发现的。

毕竟纸包不住火,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再怎么说,最大的错误也赖不到别人身上。

这个明显的道理,明理的人很容易懂,而无赖的人,却永远想不明白。

好在杜村长的前两个儿子虽然性格上有些小毛病,但是根子没有完全坏了。

事实的打击以及林氏等人的话,让他们反思了一下自身。

终究没有像他们母亲那样闹,且还制止了他们的母亲。

“娘,你别再闹了,爹和三弟有今天,也是他们咎由自取,你别再闹了,往后我和大哥孝顺你。”

相比之下,老二的脑子更活泛,也更容易接受现实。

听到二儿子这样说,村长媳妇瞬间受不住了。

“你个不孝子,你说什么呢?那是你亲爹亲弟弟啊,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那你想怎样,把我们一家子都作进去才甘心吗?你要是不想我们安生,下半辈子都在大牢里过,你就可劲儿的作。”

杜老二不客气地说,一点儿都没给杜马氏留面子。

杜马氏也被吓到了,闭紧了嘴,呜呜咽咽地哭。

杜老大看着他娘这样,心里不好受,走过来有些责备地说:“老二,你怎么能这么跟娘说话呢?”

“我不这么说,她永远钻那个牛角尖,把错误都怪到别人身上,也不看看,那些人我们惹得起吗?”

杜老大一想林氏那群人,见了县令都不下跪,一下子也闭紧了嘴。

这一出戏闹出来,却意外的让大东村的村民对杜老二的印象好了一些。

至少,他不像他那个娘那么糊涂,也没有他爹那么黑心。

大东村的村长被抓走,自然得选出新的村长。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大家都一致选杜长山做他们的新村长。

其实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就是林氏一行人也跟杜长山家最亲近。这让他们觉得,杜长山背后有贵人相助。

宁远县令把这件事处理完之后,只留下了几个官差就走了。

他还要回去部署一下,怎么发兵把大东山的土匪窝拿下的事情。

剩下的四个官差扫尾,突然间有个官差走到了林氏身前,眼睛直直地看着林氏的脸。

要不是他眼里都是迷惑,而不是猥琐,楚念柒早就动手挖了他的眼珠子了。

林氏许是也发现了他的困惑,抬手制止了绿英的呵斥。

“官差大哥,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这位夫人,请问,你可是姓林?还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女儿?”

林氏脸色有些怪怪的,回道:“是啊,怎么了?”

旁边的楚念柒却是脸色一变,想要阻止而不及。

赶紧问道:“叔叔,你为什么要这么问啊?可是有人向你打听什么?”

“确实是,大概半个多月前,有人来到宁远县打听人,拿的画像就是你啊。虽然画中是一个少女,可是那人也说了,现实中,你应该是一个妇人的样子,还带着女儿。”

这话一出,母女二人的心都是一片翻涌。

林氏想的是,大概是京城那边的人来打听,只是不知道是敌是友。

她这么多年不肯回去,除了不敢给家族蒙羞之外,就是怕自己实力尚小,还未等进京城,就会被杀,白白死在外面。

可是,她何尝不想报仇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