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五十三章 上门找事

第二百五十三章上门找事

自从宋承峰一家搬到镇上来居住,日子便过的有滋有味儿。

他们之前的日子本就清贫,对这奔逃的日子也没有过多怨怼。只要一家人在一起,什么都能过去。

而正如楚吴氏所想,楚月儿和宋承峰成亲,他们得了很多的礼钱,其中林氏送的最多。

他们带着这个家底儿生活,倒也不算落魄。

宋承峰把那当成楚月儿的嫁妆,不会觊觎,但楚月儿觉得一家人过活,不必在意这些。

他们夫妻二人感情好,就不在意这些。

都为对方着想,两个人的感情又升温了一些。

他们刚租好房子,就得知楚满囤一房人被楚吴氏给赶出来的事情。

楚月儿气得浑身发抖,她是真没想到楚吴氏会这么狠心。她父亲好歹是她亲儿子啊,虎毒尚且不食子,她怎么能这样做?

在她担心父母尚无去处的时候,一个宽厚的臂膀搂过来。

宋承峰对她说:“把岳父岳母接过来吧,咱们一家人一起住。”

这是她的丈夫,为她撑起了一片天。

她是出嫁女,哪有娘家人跟着婆家人一起住的道理?

但是此时,她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唯有含泪感谢:“谢谢你,阿承哥。”

于是这样,宋承峰便去找来了楚满囤等人,把他们接到了一起住。

两家人都是性情温和老实忠厚的人,在一起相处,不仅没有摩擦,反而感情更加深厚了。

宋承峰的母亲体弱多病,干不了活计,楚萱儿便在屋里陪她解闷儿。

以往屋里的活计都是楚月儿干,屋外的活计是宋承峰干,现在还有方氏、楚杏儿和楚满囤的帮忙。

大家都松快了许多。

本应是和和美美的日子,却在楚吴氏的拍门声中被打破。

院子里的人听到楚吴氏的骂声,脸色都不好看。

方氏一脸紧张,楚满囤脸色也很是阴沉,楚杏儿满脸都是愤慨。年纪小的楚萱儿吓得躲在宋刘氏的怀里,不敢出屋。

楚月儿担忧地看着宋承峰,宋承峰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拍了拍她的肩膀,抬脚便朝门外走去。

楚满囤见了,抹了一把脸,也走了上前。

外面,楚吴氏还在激情并茂地骂,看热闹的人也看的津津有味儿。

突然,门被从里面打开。

楚吴氏乍一见到宋承峰还有些胆怯,但是看到后面跟着的二儿子,底气又足了起来。

“老二,你来的正好,还不快把你老娘接进去?没有眼色的东西,自己在这儿吃香喝辣,也不管自己的老娘,不孝的东西。”

若是以前,楚满囤大概会为难,可能到最后还得客客气气地把她接进来,屈服于这些年她的淫威。

但是经此一事,楚满囤的心早就凉透了。

“娘,这不是你儿子的住处,这是您孙女婿的住处。本来,我们一家在这里住着就已经被人家戳脊梁骨了,儿子怎么还能让您老人家也被人戳脊梁骨?况且,娘把儿子赶走的时候不是说,以后不准儿子再去找娘,如今娘怎么找上门?”

“我是说让你不能来找我,又没说我不能来找你。我管他是谁的房子,我就是要住,你赶紧给我收拾几间房子出来。”

“怎么,楚老太太的意思是,你身后跟着的人也要住进我家吗?”宋承峰问道。

“那当然,不然他们还能住哪里?”楚吴氏怒目而视。

“那可真是不巧,我家没那么多的屋子,恐怕住不了这么多的人。”宋承峰面上有些为难道。

楚吴氏大怒:“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我可是你奶奶,你们又房子住,却不让我住?”

“不是不让奶奶住,奶奶你一个人住,我们挤一挤也是能挤出地方的。可是这其他人,就有些为难了。”宋承峰依然一副好脾气的样子解释。

他这话说出来,合情合理,也不算过分。

看热闹的人听了也不会怪罪指责,但若是楚吴氏等人咄咄逼人,就显得面目可憎了。

这楚家人没了楚满囤,便少了忠厚善良。少了楚梁,连智囊也没了。以前苏氏和楚吴氏关系好,还会给她出主意,楚吴氏也愿意听。但眼下,梁小珍才是楚吴氏跟前的红人。而梁小珍,却是个没脑子的自私鬼,怎么出什么好主意。

且从宋承峰出现,楚家人里,有一道目光就没再离开过。

此时宋承峰说出这样的话,楚兰儿终于忍不住道:“宋承峰,你就这么狠心,忍心我们流落街头吗?”

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妄图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情绪。

可是宋承峰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似乎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理都没理她。

楚兰儿觉得她的脸皮都被宋承峰给撕了下来,放在地上踩。

还是楚月儿看不下去,道:“大姐,不是我们不愿意收留,实在是家里没地方了。”

楚兰儿怨毒的目光立刻对准了楚月儿,看她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她只觉得心中拱了一把火。

以前在楚家的时候,她是什么地位,楚月儿是什么地位?

眼下呢?

她是个无家可归的老姑娘,而楚月儿,住在镇子里,身边有陪着她护着她的夫君。

楚兰儿讥讽地朝楚月儿道:“好歹你也是楚家的女儿,就算不管家里人的死活,也好歹为你父母的名声想想。”

宋承峰握住楚月儿的手,突然开口道:“楚大姑娘也别忘了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这个道理,如今,月儿是我宋家的媳妇。走出去也得被称呼一声宋楚氏,是我宋家的人。况且,月儿可没有不管娘家人的死活,实在是无能为力。这不与之前你们一大家子住进田家,把我岳父一房赶出来一样吗?”

宋承峰三言两语就事情的来去说了个清楚明白,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拿鄙视的眼光看着楚吴氏等人。

“还以为真是人家当儿子的不孝顺,没想到是这个老刁婆的蛮不讲理。”

“就是啊,孙女婿家的房子,凭什么给他们一大家子住啊?”

“唉,你们没发现吗?刚刚那个小伙子说了田家,会不会就是之前那个闹得五邻四舍都不安生的田家?”

“哎呦,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可不是嘛,听说那田家儿媳妇的娘家人来了,一直在那里住着不走。这就罢了,吃人家喝人家住人家,一点儿自觉都没有,不干活不说,还天天跟人家干架,可不要脸了。”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