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九十七章 放学回家

第三百九十七章放学回家

那何家母女当初仗着身份,想压人一头,事后不知悔改还让整个何家商号都与丽人阁打擂台。

现在丽人阁不卖何氏母女产品,估计她们心里都悔死了。

毕竟,京城中稍微有点儿家资的女人,几乎都在用丽人阁的产品。

钱多的用高档的,钱少的用平价的,但是不管哪一种,都很有效果。

她之前额头上长了好几个痘痘,她娘给她买了一瓶祛痘精华液,结果用了三天就全都消掉了,一点儿痘印都没有了。

这么好的效果,谁用谁知道。

据她娘说,何夫人现在都不爱参加宴会了。

因为发现,参加宴会的同辈夫人皮肤状态都比她好。

再这么下去,她和同龄人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了。

到时候站在一起,恐怕都不像是同辈人了。

当然,她也可以偷着让人买来,她自己偷偷用。

可是,谁都知道她的皮肤之前并不好,结果突然间变好了,恐怕谁都能知道她偷偷用了丽人阁的产品。

所以眼下,何夫人可是被自家女儿害的骑虎难下了。

想通这些的徐芸芝,自是对楚念柒客客气气相待。

这一天下来,虽然偶有小波折,但总体来说,楚念柒觉得还算是圆满的一天。

酉时初,女学这边就放学了。

一众小姑娘领着丫鬟往书院外走,晚风袭来,吹起阵阵香风。

这个时候,男子学院那边也下学了,不过是要去食堂吃饭。

女学在整个书院的西边一处大院子,食堂在西北侧。

从东院下学过来的男学子们不可避免地就会遇上女学生,这些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女孩子的男孩儿们,一个个羞涩的步子都不会走了。

但是羞涩中,又带着一丝兴奋。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那些小姑娘们有的也羞的脸通红,低着头颅走路,那样子,真是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塞到地缝里。

有的甚至直接拿帕子捂住了自己的脸,由着丫鬟带着自己走路。

倒是周暖,是一点儿没有羞涩的神经。

反而跟楚念柒念叨:“这些书生啊,看他们那羞羞答答的样儿,换身儿衣裳简直就是大姑娘啊!唉,大夏要都是这样的男儿,国门谁来守啊?”

说完,还似模似样地叹了一口气。

楚念柒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周暖行事大大咧咧,胸无半点墨水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心怀家国天下的。

现在的闺阁少女,哪有几个会想到这一点呢?

武将战死沙场,保家卫国,但是在那些阳春白雪的深闺少女眼中,就完全是脏兮兮汗津津的粗糙野人。她们的心中,没有保家卫国的英雄,有着的,是花前月下,才子佳人。

一个国家,要都是些酸儒活跃,武备凋零,那这个国家,只怕也离亡国不远了。

大夏本就是马上得来的天下,朝堂稳定后,才开始栽培文官。

四代皇帝下来,大概当今圣上已经察觉到武将凋敝,文臣活跃太广。

所以,开始颁布种种政令,改革朝堂。

就是开办女学,其实也未尝没有发展人才的意思。

当今皇后就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听说当年皇上可是独宠皇后十余年的。

能独宠这样女子的皇帝,必定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的男人。

相反,他应该是个尊重女性,并且欣赏有能力有才学的女性的皇帝。

女子的愚昧无知,也是时代的落后。

若是大夏的女子也能顶半边天,还有那些酸儒什么事儿?

但是帝心难测,这也不过是楚念柒管中窥豹猜测的想法。谁能知道,这皇帝到底是如何想的呢?

不过,她一个小姑娘能想到这么远,楚念柒也不由得对周暖高看了一眼。

“放心吧,文臣死谏,武将死战。江山稳固,社稷清明,只要是英雄,会被人铭记的。”

周暖诧异地看了楚念柒一眼:“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啊?我只是觉得那些书生没有男儿气概,有些手痒,想揍他们一顿罢了。”

楚念柒:“……”所以说,她刚刚是自己想多了?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她就不应该对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有什么期待!

几人说笑着来到书院门口,那里各家的马车都来接孩子了。

因为早上是家中夫人或者老夫人送来的,晚上接人下学,就很少有人再亲自来了。

毕竟,一天城里城外的坐两趟马车,那些整日身处后宅的妇人们可是受不住的。

只有楚念柒一家,又是全家齐上阵。

看到楚念柒出来,一家子呼呼啦啦就上前了。

宁王:“女儿啊,你今天在书院有没有吃饱饭啊?夏小子给你送的饭菜合不合胃口啊?”

林氏:“念儿,今天在学堂有没有人跟你比美啊?比衣服还是比首饰啊?你有没有比过她,没有比过也没关系,不要气馁,娘明天给你打扮的更好看!”

廖先生:“有没有人跟你比学问啊,有不懂的问老夫,老夫给你解答。”

王神医:“有没有人欺负你啊?老夫这里准备了好几瓶毒药,你想怎么收拾她?”

那个在书院门口登记的夫子:“…….”就知道这一家子最不好惹,又来了。那个疑似祖父的人,最残暴!

听着这一家子的对话,夫子简直不忍直视。

但是为了整个书院的安全考虑,她还得必须坐在这里监视着,心累啊!

同样心累的还有夏千俞,他明明是打算来一场浪漫的接人之旅。把小媳妇儿接走后,两人慢慢悠悠地坐着马车,看着窗外的风景,说着学堂的趣事。

哪知道,这些家伙不放心,全都来了。

真是碍眼!

难道他们不觉得自己的头很亮吗?

只盼着今日过后,他们快点回村,日后都是他和媳妇儿的二人世界。

然而,等到了状元府,他才知道,自己的想象太美好了。

这一群非常亮的人,竟然叫喧着为他照亮到下一次休沐日……

夏千俞郁闷地看着小媳妇儿和家人说着话,委委屈屈。

一大家子走了,在山门口登记的夫子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辆马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