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七十六章 断绝关系

第二百七十六章断绝关系

说话的是楚杏儿。

她和楚子贵,是楚家难得,长着反骨的人。

楚家的人,要么像楚满囤那样,浑身都是老实肉,如楚子贵楚子平之流。要么像楚梁和楚满仓那样,内里藏着凉薄自私的心,如楚兰儿楚玉儿之流。

只有楚杏儿和楚子贵,他们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却也让自己的善良有锋芒。

但正是这样的人,才能生活的洒脱痛快,也让人尊敬爱戴。

楚杏儿话落,梁小珍又气得破口大骂。

“你个小贱蹄子,一家子贱东西,一辈子穷酸的命。我一定要把你卖了,把你卖到窑子去,让你去做那个千人骑万人枕――啊――”

梁小珍还没骂完,楚满囤一巴掌就呼了过去。

扇在她的脸上,把她扇了一个趔趄。

也就是楚满囤一直饿着,要不然能把她扇倒在地。

但即使实在这样,她的嘴角也渗出了血丝。

梁小珍足足愣了有好几息的功夫,才想起来大哭。

她今天是怎么了,刚刚被人家推,现在又被打?

她可忍不下这口气,气得直接叫嚣着,让吴大柱给她打还回去。可吴大柱可是老实人,咋可能动手呢?

楚吴氏在一边气得大喘:“反了,反了,都反了天了。”

一时间,场面很是混乱。

就在这时,几人身后突然涌过来两个人,把楚满囤一家还有楚子贵给拦到了后面。

楚满囤这么一看,才发现竟然是宋承峰和楚月儿。

“月儿,承峰?你们怎么来了?”

不怪楚满囤这么惊讶,宋承峰在楚记粮铺是有活计干的。

而且这次楚记粮铺也没有关停,宋承峰根本没必要来逃荒。

本来楚满囤一家也是不必逃荒的,可是楚吴氏逼着他们二房一起走。没办法,只能离开了故土,与大女儿分离。

谁能想到,退步如此,仍是遭到狼心狗肺的对待。

“爹,月儿不放心你们,我就先把那活计退了,陪着月儿来跟着你们。我给我娘买了一个下人照看着,还告诉了铺子里的掌柜的,他们会照顾好我娘。等你们这边安顿好了,我们再回去。”宋承峰淡淡地解释道。

楚满囤大加感动,他是真没想到,女婿能做到这一步。

就因为女儿担心他们,就辞了活计陪着女儿来找他们。

感动之余,又是对这种任性行为有些责怪。

“承峰,月儿不懂事瞎胡闹,你咋也能陪着她一起胡闹呢?这事儿太不妥了。”

“没事儿,爹,你想多了,我们这也不算白来。等到了京城,掌柜的还给我安排了别的任务,不算是胡闹。”

听到宋承峰这样说,楚满囤和方氏的心才算放下。

而楚月儿则是和方氏相互抱着痛苦。

楚月儿在宋承峰的照顾下,一路上倒是没怎么饿着,跟那些真正的流民没法比。但是好歹也是走过来的,苦和累都是实实在在的。

母女两人可是好一通发泄。

这两人的到来在楚家掀起了一丝波澜。

楚吴氏的眼睛黑黢黢地,在楚月儿和宋承峰的身上打转,仿佛是要看看这二人身上有什么值得她算计的。

其他人或明目张胆或暗暗窥视,其实也差不多跟楚吴氏一个心里。

只有楚子富三兄弟,是和二房一样的高兴。

这其中,还有一个人,她的心情最为复杂。

她既为能看到宋承峰而高兴,也因宋承峰为楚月儿做到这个地步而气愤。

这明明是她的未婚夫,不过是一个换亲的,却能得到宋承峰那样的爱重。

说不后悔吗?

那是不可能的。

这种悔恨,在看到宋承峰高大宽阔的身影,在看到他对楚月儿的爱重呵护,在自己现在十九岁的大龄还没嫁出去的情况下,越发深重……

“姓宋的小子,你们来做什么?”楚吴氏没好气儿的问。

“楚老太太,我来,自是有我来的道理。之前您让我的岳父岳母陪着一起赶往京城,这没什么。身为人子,即便是分家了,父母强逼,也该受着。可是万万没有父母不乐意,强卖分家的孩子的道理。别说这是在路上,就算是在村里,我岳父岳母不愿意,你也别想。”

宋承峰一顿讽刺挖苦地话,劈头盖面地说出来。

又是气得楚吴氏两眼翻白,差点儿没背过气儿去。

只撒着无赖道:“这是我们自家的事儿,你管不着!”

“是,这是你们楚家的事儿。但是你欺负的是我岳父,是我媳妇儿的亲爹,我还就管得着。”

“行,那你乐意管,你就拿粮食来。”

“凭什么无缘无故拿粮食给你?”

楚吴氏被宋承峰的难缠气的要命,竟然难得发出崩溃一问。

“那你到底要咋着?又要管,又不给粮食的。”

“给你五斤粮食,楚家二房所有人从此以后,再也跟你们没有关系。”

听到这话,楚吴氏下意识就拒绝。

“不行,那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他就是到死,都得孝顺我,凭什么跟我没关系?”

“十斤粮食,够你们这些人省吃俭用到京城了。而且二房人走了,还少了几口人吃粮食,划算的很。”

楚吴氏有些意动,十斤粮食可不少了。就是卖给人牙子,也没那么多的粮食。

可是断绝关系,她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舍。

当然不是舍不得儿子的那种亲情,而是她觉得,万一楚家二房跟林氏那样,和楚家没关系之后发达了,她就一点儿光都沾不上了。

梁小珍看出了她的顾虑,悄悄趴在她的耳边道:“娘,二哥二嫂咋能跟林氏那个贱蹄子一样啊?他可是你亲儿子,就算断绝关系,他以后发达了也不敢不管你。一个孝道的帽子压下来,他就屁都不敢放了。林氏那里,毕竟是已经和离了。这可不一样。而且你当谁都有林氏那本事啊?二房能不能发达还是个未知数呢!但是现在断绝关系,粮食却是实实在在的。”

梁小珍这么一劝,楚吴氏也定下了心。

对,发不发达的,以后再说。

眼前的粮食才是最重要的。

“好,我答应你。十斤粮食,换二房断绝关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